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一)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庄正,这是我第五个世界。”自称庄正的精悍男人只简单说了下,然后看向他旁边一位高高瘦瘦的女性。

那位女性脸上架着金边眼镜、长发,穿着显然也是在进入这个世界后换过了,尽管穿着宽松藏绿色的工装,她身上也有着知性的气质。

庄正看着她说:“很高兴又遇见你了,季小姐。”

“高兴的应该是我,看到庄队长我就安心一些了。”她推了下眼镜,自我介绍道,“我叫季川墨,这是我第四个世界,我在进行第一个世界时曾经和庄队长合作过。他在现实世界中是武警队长,是位值得信赖的领导者和保护者,多亏了他我才能从第一个世界活下来。”

“至于我自己,我在现实中是位推理小说家,但运动能力差,这次任务恐怕还要麻烦大家了。”

随后自我介绍的是位体格偏瘦、气质斯文的男性,他道:“我叫王翰池,是个什么都懂点的学者,这是我第三个世界。”

剩下两位资深者,一位自我介绍叫赵乌、体格比较健硕,这是他第三个世界;剩下一个是位中年男性,名叫何英卫,这是他第二个世界。

轮到谢今夕,谢今夕也简单报了名字,说这是他第二个世界。

至此六位资深者都做了自我介绍,其中能力最强、也是通过世界最多的自然就是庄正,其次是那位季川墨小姐,一个第五一个第四世界。剩下两个第三世界,两个第二世界。

资深者算是分配地比较均衡,有领导者,也有中坚力量。

剩下六位新人四男两女,通过他们的自我介绍,谢今夕知道他们居然都是现实世界中一场惨烈的连环车祸的死难者。四男两女中,有一对年轻情侣,还有一对成年夫妻。

自我介绍环节结束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庄正。

庄正开口道:“根据任务要求我们必须在第七天零点前到达蛇谷深处的神庙,现在是第一天上午,一会儿我会去跟部落首领交谈,询问是否可以有向导带着我们前往。否则茫茫原始森林,没有人带路,别说七天,就是七个月都不一定能准确找到神庙的位置。”

“这个上午,你们可以检查装备,修整好,做好心理准备。”说道这里庄正神情严肃,“原始森林里面可不是那么好走的,这或许是你们未来七天内唯一可以好好休息的时间,珍惜吧。”

“等等。”块头比较大的赵乌反驳道,“虽然我没有你走过的世界多,但也知道信息才是最重要的。知道的越多,越有可能找到生路,你一个人去见部落首领……不太好吧。”

话里话外的意思,仿佛在说庄正有意独占情报,不让他们跟上。

庄正看向赵乌,赵乌倒是一点不虚,理直气壮和他对视。

王翰池也在一旁说:“对啊,庄队长,不是我们不信任你,但该知道的信息还是要知道的,也少了你再转述的麻烦,你说对不对?”

庄正收回视线,站起身,道:“我只是习惯分头行动,每个人完成自己的任务,由此达到最大的效率,扩大生存下来的可能。既然你们想一起去,那就走吧。”

谢今夕和季川墨其实也期望可以得到更多情报和信息,由此也跟了上去,其他新人一看资深者全部走了,也干脆跟上。

庄正找到了部落的一位年轻人,想问问他首领在哪里。然而刚开始交谈,他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语言不通。

部落年轻人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没办法庄正只能一通比划,但比划了半天对方也没理解。

这时候,正好一个穿着宽松的部落服饰的青年走了过来,说:“你们都醒了?”

“你能听懂我们说的话?”王翰池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向他。

那人点了点头,说:“我是混血儿,会这里的语言,也会外面的语言,只是你们的语言说得不太好,不过给你们当个翻译也足够了。”

“走吧,跟我去见首领,你们身上的问题很严重。”

谢今夕一行人跟着翻译往部落的核心走,一路上谢今夕也大致浏览了一遍这个部落的大貌。

这个部落的房屋很类似于谢今夕从父亲那些民俗书中看来的吊脚楼,房屋整体被树木做成的柱子支撑悬空,屋檐上挂着许多风干了的动物头骨。谢今夕不是什么动物学家,认不出这些头骨的种类。

之所以这个部落的建筑悬空,大概是因为这个部落位于原始森林的边缘、依河而建,背景介绍中还出现了雨季、河水暴涨等等信息。悬空的建筑有利于规避雨季暴涨的河水和地面上的毒虫猛兽,也有利于通风防潮。

而且这个部落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原始,谢今夕还以为这里是电视上演的那种、人只能围树叶蔽体的原始部落,但一路上遇见的部落人都穿着宽松的自制衣服,他还看见有妇女披着红色的头巾在纺织布料。

也对,毕竟这里的部落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神庙、信奉着蛇神,他们只是维持着他们的文化与生活习俗。

也许是注意到他们这些“考古探险队员”四处打量的眼神,翻译小哥解释道:“是不是和你们想象中的不同?这里虽然偏僻封闭,但又不是与世隔绝。尤其是神庙的传说传出去后,一直有不少像你们这样的外来者到来。从第一批到这里来的外来者到你们,至少已经有快两百年了,这里当然不会再像原来那样原始。”

说到这里,翻译小哥还挺无奈道:“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好的,一批批这个学者、那个探险家到这边来,连森林中到底有多危险都不知道,就往森林深处闯。激怒了蛇神,蛇神可是会降下洪水和灾祸的。”

“就像你们,今年雨季来得太早了,雨水也远远多于往常。你们恰好遇见被河水冲垮的蛇窟,遇见了灾祸,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外来者擅自进入森林激怒了蛇神。”

说到这里,翻译小哥伸手在胸前画了个奇怪的符号。

谢今夕注意到了这个,那个符号一路频繁地出现在部落房屋的外墙上、支撑房屋的木桩上、部落人穿着的衣服上,那符号很像两个数学里的无穷符号上下相叠。

这是代表那个所谓“蛇神”的符号吗?

谢今夕默默吸收着翻译小哥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

这时王翰池却指着一栋房屋的屋檐问道:“那是人的头骨吧?”

他这突然的一句话,翻译小哥和众人忽然顿住了脚步,场面顿时陷入一种古怪的沉默中。

谢今夕顺着他的动作望过去,果然在屋檐下看到了那颗人头。

动物的头骨他认不出种类,但人类的头骨学过生物、看过相关图片就绝对不会认错,那就是人类的头骨。

而且好像越往部落的核心走,屋檐下挂着的人头越多。

王翰池接着道:“我记得有些部落,是有猎头的习俗的,他们会杀了外来者,将他们的头割下来挂在房檐,以此来彰显自己的武力和强大。”

他自称是什么都懂点的学者,如此看来,所言不虚。

谢今夕也在自己父亲那些乱七八糟、什么杂乱传说都有的民俗书中,见过关于猎头族的记载。

古怪的沉默中,新人中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还有人的牙关正在打战。

然而王翰池虽然这么说,但却表现得斯文从容,倒是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

谢今夕观察了一下庄正和季川墨,发现最有经验的他们两个也是同样。

翻译小哥叹了口气,挠了挠额头,说:“吓到你们了吧?我们这里确实有猎头的习俗。部落中的人成长到可以狩猎后,会将猎物的头骨挂在屋檐下作为强大的象征。除去猎物的头骨,我们还会和其他部落发生争执、会猎杀外来者。敌人的头颅,自然也是最好的战利品。”

“但猎杀外来者,那是上代人才会做的事,已经不会再发生了。”

翻译小哥说完继续领着他们往部落核心走,他道:“这其实也和我们的信仰有关,我说过贸然深入森林会激怒蛇神,蛇神会降下洪水和灾祸。”

“你们外来者不在乎,因为你们考察完就走了。可部落的人在这里安家生活,洪水对部落的人来说就是灭顶之灾,所以这里一开始才有猎杀外来者的习俗。”

翻译小哥说得轻松,但也证明了这里确实有过猎杀外来者的习俗。

想到这里了,谢今夕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翻译小哥说大概距第一批的外来者至今已经快两百年了。

那么前几批外来者,会不会也是任务者?

毕竟这里是世界的反面,是碎片世界之一。

如果是正常世界,森林之外自然会有外界社会,但碎片世界是碎片,很有可能这个碎片世界的大小就只有这片森林大。

就像他的第一个碎片世界,只有那么一个别墅区大小。

所以除了任务者,根本不会有什么外来者。

而根据翻译小哥的说法……前几批任务者的任务,会不会是在猎头族的追杀下活下来?

如果是,那究竟是什么促使了这个部落放弃了追杀外来者呢?

季川墨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一针见血地问道:“那为什么不杀外来者了呢?难道蛇神不会再因外来者闯入森林而降下灾祸了吗?还是你们不再信蛇神会降下灾祸?”

“当然不是,都不是。”翻译小哥斩钉截铁否定道。

“至于为什么不再猎杀外来者了,其实我不太清楚,具体原因只有首领和蛇巫知道。”

“我们到了。”

翻译小哥带着他们停在一栋房檐上全部挂着人头的房屋前,回身看向他们:“具体原因,你们好奇的话,就亲自去问首领吧。”

“走,我们上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