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四)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森林完全暗下来时,庄正停在河道边一处略高的平地上,叫停了队伍,说:“我们就地扎营过夜吧,今天下午的行进属于适应性行进,给你们一个缓冲的时间,明天起我们就要加速赶路了。”

庄正的话对于筋疲力尽的众人来说不亚于天降甘霖。

天已经快黑了,庄正、赵乌和那对新人情侣中的男性一起打着手电筒砍了点合适的树枝回来,又扒拉来一些枯叶用作引子生起了火堆。

在他们去搞树枝时,谢今夕、何英卫和新人中的一位拿着他们随身带的一个小锅打着手电筒去河边取水。

生火主要是要为了烧开水过滤,在野外不烧开过滤的水看似清澈,但里面都不知道漂浮着多少细菌和看不见的脏东西,喝了很可能会拉肚子拉到虚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把水烧开后,他们围在火堆草草加热了点东西吃。

一边啃着压缩饼干,何英卫一边抱怨道:“我之前经历的世界都不是这样的,虽然恐怖但至少不用玩什么丛林求生,吃的喝的也有保证。唉……后面可怎么过啊!”

“对于我来说,比起这种耗费体力求生的世界,悬疑解密为主的世界更适合我。”季川墨也赞同地说道。

赵乌嗤笑一声,说:“你们不喜欢?怎么我们难道有选择的权力吗?还是想想一会儿怎么睡觉吧。我们没有帐篷,这里虫子这么多,光睡袋能有用吗?”

他们每个人都背着睡袋,但整理物资的时候没发现有简易帐篷,估计是他们没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考古冒险队”遇险在逃跑过程中丢了。

庄正犹豫时,蛇巫却忽然从袍子内取出一块白色的块状物,然后直接扔进了火堆中。

“你?那是什么?”庄正立刻警觉起来。

蛇巫并没有解释,但随着火焰的焚烧,一股浓郁却熟悉的香味向四周扩散开来。

谢今夕刚一闻到就想了起来,这是在部落首领房间闻到过的香味儿,那时候翻译小哥说这种香的用途是驱虫。

“好像是用于驱虫的。”谢今夕说道。

他话音刚落,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众人。

那香味儿扩散开后,地面上、周围的树枝上,无数各种各样的虫子爬出来,争先恐后一般向着四周散去。

看着这一幕赵乌几乎控制不住连飙了一连串的卧槽,众人更是一边蹦一边跳,连忙躲开那些涌出的虫子。

谢今夕在那毯子一般的虫群中,甚至看到了比手掌还长的蜈蚣和小半个拳头大的蜘蛛,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谢今夕真的非常非常恐惧虫子,恐惧一切虫子。

很奇怪,哪怕是蛇、蜥蜴这类的爬行动物,他都不恐惧。唯有虫子,任何样子的虫子他都恐惧,甚至连蚊子他靠近看都害怕到不行。

那种恐惧的来源,大概是因为虫子像是某种天外来客,完全不像是正常演化中能出现的生物。每次注视虫子,他都有种注视着异形或者某种外星物种的恐惧。

“太刺激了点吧。”赵乌看了看火堆,有些心有余悸。

王翰池望着那撤走又消失不见的虫群,忍不住摁了摁太阳穴,说:“这就是我说森林中处处都是危险的原因。怪不得今天下午赶路时,围着我们的虫子远比我想象中少,我们在部落首领房间内呆了一段时间,身上多多少少沾了点香味儿。”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想起刚刚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场面,还是忍不住骂了句:“去他妈的。”

庄正则皱眉看着火堆,看到蛇巫问道:“这香能够维持多久?会不会引来其他野兽?”

蛇巫并没有回答他。

庄正皱眉,又问道:“我们现在走到哪里了?保守估计距离蛇谷中的神庙还要走几天?七天内能到吗?”

黑袍笼罩下,也许是捕捉到了“蛇谷”或“神庙”这种关键词,他说:“前行,蛇谷,就在那里。蛇神,在等着,你们。”

依旧是那种要死不活的气音,断句更是奇怪,他说话仿佛是一个词一个词挤出来的一般。

庄正又通过其他问法反复问了几遍问题,蛇巫都没有再回答。

季川墨对庄正摇了摇头,说:“庄队,别问了,他肯定不是正常人,估计是那种特殊的npc,只有固定的行为模式,也只对固定的几个关键词有反应。”

“算了。”庄正摇了摇头,对其他人道,“白□□进在森林中时,我没发现什么大型野兽存在的痕迹,但鉴于部落房屋的房檐下挂着很多种野兽的头颅,小心为上,我们分组守夜。”

“我们十二个人,队伍中有三位女性,加上年纪最大的那个新人,这四个人可以好好睡觉不用守夜。剩下的八个人两两一组,每个组守夜两个小时,总共晚上休息八个小时。”

庄正一般不喜欢跟别人解释,习惯于做好一切安排,其他人听他安排就行了。

但考虑到这个世界开始时那一幕,加上他们几个之间是陌生人组成的队伍,他还是解释了一下:“之所以让他们四个休息,是因为他们体力最不好,这不是不公平,而是为了明天加快赶路。我们是一个整体,让他们休息好可以尽量不拖慢我们的行程。”

“剩下八个人自由两两结组,还有其他问题吗?”

众人想了想都觉得不错,纷纷回答没有异议,然后快速开始准备度过这个夜晚。

结组时,庄正、何英卫、王翰池都选择了带新人,估计考虑到了他们经验不足,最后是轮到了谢今夕和赵乌一组。

何英卫和新人守第一轮,接着是庄正和新人,然后是谢今夕和赵乌,最后是王翰池和新人。

最困最难守的中间两班留给了庄正和新人、谢今夕和赵乌这两组,主要是考虑到庄正能力强,而谢今夕和赵乌又是唯一一组两个人都是资深者的组。

夜晚到来,气温快速下降,考虑到守夜人保暖和燃烧熏香的问题便没有熄灭火堆。

谢今夕钻进睡袋中终于可以休息了,他本来就比较嗜睡,加上一下午的行进可以说是耗尽了体力,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谢今夕忽然感到有人在推自己,他迷迷糊糊醒来、拉开睡袋坐起身,看到叫他的人是庄正,他问道:“到我们守夜了?”

庄正点了点头,小声对谢今夕和已经被另一个新人叫起来的赵乌道:“我们刚刚听到了一些奇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但火堆燃着显得周围太黑什么东西都看不见,我们怕手电筒的光引来其他野兽,就没有拧开查看周围。”

“我们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有东西靠近,但那声音确实有过,你们守夜时一定要小心,有任何事发生都要叫我们起来。”

谢今夕和赵乌点头表示明白了,赵乌去行李那边找出砍刀拿在手里,谢今夕则接过了手电筒。

谢今夕和赵乌围在火堆边守夜,上一个世界好歹还有手机,这个世界就什么都没有了,干坐着实在是太困。

谢今夕勉强撑着眼皮,对旁边的赵乌说:“不行我太困了,你要是看我没有反应就怼一怼我,或者叫我一声。我也一样,时不时叫你一声,别我们两个都不知不觉睡过去,那就太危险了。”

赵乌点点头,拿着树枝翻弄着烧得差不多了的火堆,说:“唉,没意思,那不如我们聊聊天,咱俩互相讲讲经历过的世界,要不然真撑不住。”

这个世界毕竟只是谢今夕第二个世界,他对其他人的经历充满了好奇。

毕竟听得多一点,就有可能从别人那里得到经验和启示,以后自己再遇见类似的情况,也不至于等死。

反正也没什么事,赵乌率先开口道:“这是我第三个世界,前两个世界吧……怎么说呢,反正各有各的诡异和恐怖。”

“第一个世界叫地下迷宫,就是把我们一群人扔到迷宫中,要我们限时找到出口逃离,迷宫内有各种各样的陷阱和怪物,墙壁不光坚不可摧还会定时移动。我是真的不擅长解密啊,还好我遇见了一个挺瘦弱的小男孩,他好像有一种特殊的直觉,他能感觉到自己是否危险。”

“他带着我们躲过了很多怪物和陷阱,但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发现迷宫的通道越来越窄,整个迷宫都在缩小。如果我们找不到出口,最后我们就会像磨盘上的蚂蚁一般被墙壁碾碎,当时不少人都崩溃了。”

“那你们最后是怎么找到出口的呢?”

“陷阱。”说起这里,赵乌的表情隐隐有些狰狞,他低低骂了一句,才接着道,“真正的出口在陷阱中。那些翻板陷阱,有的底下是刀子、有的底下是吞噬人的火焰,那么多翻板陷阱中,只有一个是出口。”

“我们是运气好,在那个有特殊直觉的男孩带领下找到了唯一的那个隐藏在翻板陷阱中的出口。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们第一个世界十一个人,只有四个人活了下来。”

谢今夕怔了怔,敏锐地从中捕捉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两个经历的世界,虽然完全不同,但最后通关的方式都隐藏在思维死角中。

迷宫中有难以计数的翻板陷阱,迷宫中的路线还不停地在变,而且一开始说要找的是“出口”。自然会有人觉得只要避开陷阱和怪物,找到出口走出去就可以了,但恰恰那所谓的“出口”就在“陷阱”中。

谢今夕的第一个世界也一样,要规避鬼杀人,就需要在白天躲在别墅内,夜晚躲在别墅外,最后时刻缩在阳台卡bug,这都与正常人的思维相反。

谢今夕也说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尤其在谢今夕犹豫着说出包括他在内只有两个人活下来时,赵乌忍不住露出了钦佩的目光,啧啧称奇道:“你小子挺厉害的嘛,要是我真的就想不到这些。”

说着,赵乌的神色慢慢沉下去,他道:“我第二个世界,则和魇术有关,这就更操蛋了。我们之中有一个所谓的魇存在,它是那种……怎么说呢,怪物,对,怪物的一种。它可以制造梦魇,使人陷入噩梦中,被自己的噩梦杀死。”

“我们的任务是要分辨现实与梦境,在陷入梦境时,魇会幻化成你身边的一个人或者某种物品,你必须要找出它毁灭它,才能结束那个世界。”

“结果就是……”赵乌摇了摇头,“很多人在梦魇中死去,有的人能从噩梦中挣扎着醒来,却因为在梦中魇化成了自己的队友,结果在现实中失控杀死了队友。”

“很混乱,非常混乱……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也要死在那操蛋的噩梦中,但最终我还是成功分辨出了魇,杀了它通过了那个世界。”

谢今夕忍不住想了想那种噩梦叠着噩梦、梦境与现实不分的任务世界,问:“那你是怎么分辨出……”

“那是什么!”赵乌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猛地戒备地看向一个方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