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五)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顺着赵乌的目光看过去。

森林中实在太暗了,星光月光大部分都被参天树冠遮挡,光源唯有他们面前快要熄灭的火堆。然而火焰的光,反而使得周围的环境显得越发黑暗。

谢今夕第一眼看过去只看到一片黑,眯起眼睛瞪了一会儿,才慢慢看到远方憧憧树影。

森林中高大的树木在黑暗中抽象成了枯瘦的影子,伸展出的枝叶勾连在一起,随着冷风吹过摇摇摆摆,好像无数手臂交缠在一起晃动。

而在那摇摆的树影中,仿佛有个人形的影子挂在树枝间,随风飘荡。

谢今夕脑海中残留的那点困意瞬间如潮水般褪去,心跳骤然加速。

那……到底是什么?

等眼睛适应了更黑暗的环境,谢今夕确认那个离他们不到五十米的树上,真的挂着一个类似于人形的东西。

那东西好像没有重量,对比它旁边晃动的树叶,它飘动地更像是一块破布。

第一个世界杀人犯鬼的杀人方式是看见并意识到它有恶意,所以在看到那个影子后谢今夕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赵乌没有谢今夕的经历,他盯着那边,低低地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鬼?”

因为在他们之前守夜的庄正提醒过他们,营地外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见赵乌盯着看没事,谢今夕也重新将目光投向那个影子,然后点了点头,打手势示意他和赵乌一起起身去叫其他人,赵乌心领神会。

然而他们两个一动,那原本挂在树上飘荡的影子忽然停住不动了。

谢今夕心中一紧,立刻按住了赵乌。

他们不动,那影子也不动,只是挂在那里。

这次挂在那里的影子仿佛有了重量,不再随着风飘动。

黑暗的森林中,他们两个和那远远挂在那里的鬼影诡异地对峙着。

既然不能动,那么……

谢今夕的手在地面上摸了半天,摸到一个空的罐子,估计是他们晚饭吃剩下的,他盯着那鬼影,试探着将罐子拿到手里。

那鬼影挂在树枝上,重量仿佛不停在增加。

谢今夕和赵乌虽然看不清它的具体样子,但能感觉到它压弯了树枝,微微往下坠了一节。

要掉下来了吗?

谢今夕心中一横,手腕一甩将罐子往后面扔过去。

那鬼影也猛地坠下来,好像树上成熟的果实往下掉。

“操!”赵乌大骂一声,怕那东西靠近而他们又看不见,干脆直接拧开了手电筒四处扫了扫。

配合着谢今夕刚刚扔到营地里的罐子,刚躺下没多久的庄正猛地坐起身抽出随身的砍刀,也拿起手电筒,走到谢今夕和赵乌身边,问:“怎么了?什么东西?”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醒过来,抄起手电筒连声问道。

赵乌打着手电筒四处环绕着照,道“消失了?不见了?真不见了?”

那个果子一般掉下来的鬼影消失了,白色的手电筒光柱打入黑暗的森林中,照了半天也没看见其他东西靠近。

“刚刚有个鬼影挂在树枝头。”谢今夕组织了一下语言,形容道,“很像吊死在树上的吊死鬼。”

“刚刚那个鬼影掉下来却忽然消失不见了。”

新人中有人骂了一句,一想到自己睡觉时,有个吊死鬼挂在枝头,没准还在看他们,简直打心底里冒凉气。

“掉下来?消失不见了?”庄正转动着手电筒,认真环视了一圈,是真的没发现谢今夕口中类似吊死鬼的鬼影。

被惊醒的王翰池看着树枝头,也喃喃道:“我别的不怕,就怕这种……吊死鬼。”

“你们估计没有去过农村,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村后面就是山,经常有……过不下去的人拿三尺麻绳去山上吊死。”说到这里王翰池脸色煞白,“有一次有上山去采野果,有一具不知道挂了多久、烂透了的尸体直接砸下来。”

“□□闭嘴啊!别说了!”何英卫一掌糊他脸上,逼迫他闭嘴。

季川墨望着外面黑暗的森林,道:“这不对啊……虽然这森林里不知道埋葬过多少生命,但……这不应该啊。”

中年人何英卫估计是想转移话题,立刻问道:“哦?季小姐有何高见?”

“一般来讲,在碎片世界遇见的鬼怪大概率和我们的任务相关,对我们来讲,致命的危险很大可能只来源于一个核心,其他危险都是这个核心的延伸。”

季川墨道:“比如我们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讲,我们的任务是要在七天内走到蛇谷中的神庙解除诅咒,我们面临的危险就是诅咒这个核心。其他在进入蛇谷之前遇见的危险,都是这个诅咒本身的延伸。”

“所以危险很可能是诅咒相关或者是变异的蛇,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那个电影,《狂蟒之灾》,听过吧,我以为我们的危险大概率来源于蛇,所以为什么还会出现鬼呢?”

季川墨眼中满是狐疑,她正色道:“这虽然只是我的第四个世界,但我在度过第三个世界时,遇见过一位已经度过了四个世界、和庄队长一样的资深者。她有特殊的体质,可以感应到鬼怪的存在,所以她的经验非常多,知道的也远比一般任务者多。”

“我们交流过,很多世界都是符合一个核心致命危险、衍生出其他危险的定律,有怪物就不太可能出现厉鬼,出现厉鬼就不太可能会有诅咒。”

“所以我才说,这不应该啊。”

季川墨思索道:“难道这是复合型的世界?但那位资深者告诉我,她遇见过足足度过了六个世界的大佬,复合型危险世界只会在队伍中有正在经历第六或者第七世界的任务者时才会出现,我们队伍中没有那种大佬,不太可能遇见复合型世界。”

“除非……”

谢今夕在心中默默补全了她想说的,除非他们中有人隐瞒了自己经历过的世界数量,毕竟到底经历过多少个世界,光看外表又看不出来,全靠人一张嘴说话,自然可能会有人撒谎。

何英卫却若有所思,道:“季小姐,也许仅仅是因为这个世界有些特殊,难度提升了呢?翻译小哥和首领提到过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之前是大逃杀型的任务世界,任务者会遭到部落中人的追杀,后来蛇巫出现,才终止了猎杀任务者的行为。”

“我们估计都清楚,那蛇巫……恐怕……”

恐怕不是人,不,准确点说不可能是人。

谢今夕的目光看向一直站在营地靠河道边缘,一动不动的蛇巫。

昨天半个下午的行进,蛇巫没有摄入过任何食水,晚上更是没有休息过。

这怎么可能是活人。

笼罩在黑袍中看不见面目的蛇巫,挂在树梢上的鬼影……

谢今夕的心不断地沉下去,而这个时候,依旧在拿着手电筒不停查看四周环境的庄正忽然道:“季小姐,你刚刚说过我们这个世界的危险,很可能来源于蛇吧……”

“对……怎么?”季川墨愣了愣,然后脸色大变拿着手电筒扫向森林。

庄正很严肃道:“我们被包围了。”

“我之前听到的声音,就是蛇群围过来的声音。”

“怎么可能?”王翰池不敢置信,“晚上这个温度,不是蛇喜欢的、会活跃的温度啊?”

王翰池也拧开手电筒,向周围转了转,并没有看到蛇,他道:“你看错了吧?而且能包围我们的,那得多少条蛇啊……蛇又不是像狼那样群体性活动的动物,这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吧。”

谢今夕也转动着手电筒,他们是在河道边缘高出一截的岩石上扎的营过夜,离森林很近,但问题在于森林内的植物实在过于茂密,树木的根系交缠在一起凸出地面,地面上又满是枯枝败叶。

在一片黑暗中凭借手电筒那束光,根本分辨不出哪些是树根,哪些可能是蛇。

但庄正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慢慢的,其他人都捕捉到了森林中植物异常的晃动和窸窸窣窣的声音。

树木枝头、灌木丛中,一些s型游走的细长条状物正向他们靠近。

“蛇……蛇?”王翰池后退半步,“这不应该……”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目光落到几乎已经熄灭的火堆上,然后又看向蛇巫,大喊道:“是香,那个香有问题!该死的!”

那个香帮他们驱逐了毒虫,却引来了蛇群。

“啊啊啊!不!”一声惨叫忽然从众人背后响起。

谢今夕猝然回头,就看见一个新人被一条巨大的蟒蛇缠绕住,那人不断惨叫着奋力挣扎,但很快就失去了声息。

但那条蟒蛇几乎比一个人还要粗,黑暗中更是看不出有多长,但只一眼就可以看出绝对足够吞下一个人。

那蛇是在他们看向森林时,从河道中无声无息潜过来卷住了那个人。

手电光晃动间,谢今夕居然又看到河道处游过来几个庞然大物。

“跑!”庄正看到那蟒蛇时本想上去救人,但随即又看到了河道中潜过来的其他几条蟒蛇,当机立断拔腿就跑。

开什么玩笑,他们手中只有砍刀,又没有枪。

那个重量级和大小的蟒蛇,十几个人都不一定能制住它,哪怕一条都足够他们几个搏命了,更何况还有其他几条。

他们唯一的期望就是跑进森林中尽量远离河道,然后祈祷这些巨蟒在气温偏低的晚上对他们兴趣不足以使它们追进森林中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