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六)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庄正的声音,其他人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河道边绝对不能过去,那他们唯一剩下的路就是反方向的森林。

谢今夕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跑,但他知道不能在森林中跑散,在夜晚的森林中跑散危险性更高。

可现在正是千钧一发之际,谢今夕只看到有个人越过自己往森林中奔去,他来不及多思考就跟着跑了进去。

真正的亡命狂奔究竟是什么感觉,谢今夕算是真真正正感受了一番。

晃动的手电筒在漆黑的森林中晃出白色的光线,耳边呼呼全是风声和自己的呼吸声,跑起来踩在落叶、藤蔓和树根中更是深一脚浅一脚。

他还时不时被绊几下,好几次被绊到,又想都没想爬起来接着跑,胸肺更是像破风箱一般拼命鼓动。

“等等!”谢今夕忍不住冲前面狂奔的人大喊,“等等我!慢一点!”

“别……别跑太远!会跑散了的!”

前面那个人头也没回大喊道:“你跑快点!”

谢今夕猛地被绊了下,一脚踩中了枯叶泡、半个小腿直接没了进去,整个人随着惯性不受控制地前扑重重摔在地面上。

谢今夕扑倒后手撑住地面想要爬起来,然而一用力却感觉地面整个都是软的,他人正在往下陷。他没进枯叶中的那条腿根本没有踩实,裤子都被浸湿了,完全用不上力。

“该死!”谢今夕立马意识到,他恐怕是踩中了那种大型的枯叶泡。

这里靠近河道地势低,雨季会使泛滥的河水向周围溢出,河水和雨水浸泡透了这片土地,上面又落了重重树叶和枯叶,表面上根本看不出落地地下到底是不是空的。

谢今夕慌不择路,也根本没有注意脚下的土地,所幸他陷得不深,身体又扑在地面上。

他四处挥动手臂,抓住了旁边很近的一丛灌木,奋力往外面爬,成功把腿拔了出来。

谢今夕重重喘了几声,瘫在结实的地面上,吓出了满身的汗。

“救我!救救我!!!”

然而跑在谢今夕前面的那个人就没有他这么好运气了,他跑得太快,跑出了几步才发觉陷入了枯叶泡中。

谢今夕抬头看向他时,他已经有一半陷入枯叶中了,此时正奋力挥动手臂想要“游”向岸边,但越挣扎越往下陷。

“你别动!”谢今夕认出了他是新人之一,大声阻止了他的动作,“你越动越向下陷我拉你!”

谢今夕环顾一圈没看到合适的树枝,他自己从营地跑出来太过于猝不及防,压根没背装着绳子的物资。

实在没办法,谢今夕只能把外套脱下来,草草拧成绳子扔过去。

“抓住!”

还好晚上气温偏低,他刚刚还在守夜,就套了另一个外套,要不然他只能光膀子站在森林里了。

那个陷进去的新人挥舞着手臂一把抓住衣服,谢今夕用尽全力想拉他出来。

“不……等等!等等!”那个人的声音忽然变了调,接着他惊恐地惨叫起来,“有东西,有东西在咬我的腿!”

“啊!啊啊啊!在啃我的腿!在扎我!”

“啊!”

那人一边惨叫,一边猛地拉紧了手中的衣服,大喊道:“快拉我上去!拉我!”

“救救我!我的腿!啊啊啊!救救……救救我!”

谢今夕只感觉到衣服上传来一股巨力,他踉跄两步差点被带过去。

“不行,坚持住,你不要用力往你那边拉!”

而那个新人又恐惧又痛苦,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抓着手中的衣服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更是不管不顾用力拉衣服,想要把自己拔出枯叶泡。

但力都是相对的,他用力拉衣服想拔出自己,谢今夕就被拽得一直往他那边倒,他几乎坚持不住。

“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要!好痛!啊啊啊!好痛啊!”

“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谢今夕手中的衣服绷到了极致,但他依旧拽不出对方,反而对方仿佛被什么东西拉着往下沉。

“你救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救救我啊!”

他的声音凄厉又绝望,他腰腹部已经沉了下去,痛苦让他发狂一般猛地往他这边拽衣服。

“你跟我一起死吧!去死吧!都去死吧!”

谢今夕被拉得一脚又踩进了枯叶中,求生的本能占了上风,谢今夕下意识松开手向后倒去拔出自己的腿。

没有他拉着绳子,那个人猛地又向下沉了一截,只剩下肩膀以上还留在地面上。

他口中断断续续咒骂着谢今夕,骂他为什么不救他,时而又惨叫着说他好痛,可他很快就沉了下去,只剩下‘呜噜呜噜’的声音,随后很快完全没了声息。

谢今夕拔出了自己的脚,倒在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出了满身的汗,刚刚用尽全力的手臂都在发抖,两只手中间留下了深深的勒痕。

他重重喘着气,两眼发直。

手电筒掉在他脚边,一束白光射入黑暗的森林深处。

一条人命,不,算上被蟒蛇绞死的那个人,两条人命,就这样消失在他眼前。

刚刚发现的一切实在太快了,从鬼影出现到蟒蛇袭击营地,再到狂奔入森林、另一个人沉入枯叶泡死去,危险让人应接不暇。

谢今夕抹了把脸,缓了缓后捡起手电站起来,现在还不是自责恐惧的时候,现在摆在谢今夕面前的,还有另一个更恐怖、更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他跑散了。

该死的!

他转动手电筒看了看四周,除了沉进去的那个人之外,没见到其他任务者。

刚刚蟒蛇袭击营地,大家慌乱之下四散奔逃,谢今夕有意不想跑散,结果还是跑散了落了单。

四周除了树就还是树,只能勉强辨别他来时候的方向。

他谨慎地看着来时的方向半天,没发现蟒蛇追过来的痕迹和动静。

不能乱走,乱走要真是迷路了找不回营地,那也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谢今夕辨认好来时的痕迹,沿着那痕迹走了一段,远离刚那个人沉进去的地方,

那个人不是窒息死的,而是被什么东西从底下咬死或者啃死的。

他一直惨叫着有东西在咬他、扎他,谢今夕可不想赌那东西吃了一个人有没有饱,会不会想要爬出来找他加个餐。

沿着来时的痕迹走了一小段路,确认已经看不到那处枯叶泡后,谢今夕才停下脚步,重重喘了会儿气,给自己不堪重负的肺一段休息的时间。

这一段亡命狂奔和救人,肾上腺素激增,缓了一会儿谢今夕才镇定了一些。

周围很黑,但谢今夕总感觉仿佛有无数条蛇游走在各个角落,无数双冰冷恶毒的眼睛在窥伺着他们,仿佛在思考着是否要猎杀他们这些活物。

谢今夕镇定了一些后,认真想了想,除了刚刚那种比人还粗、不知道有多长的蟒蛇外,人这种体型的动物并不在其他蛇的食谱上。

蛇群是被那种香味儿吸引过来的,但就是不知道那种香会不会诱使这些蛇攻击他们。

谢今夕觉得可能性不是特别大,毕竟香味儿是由火堆焚烧一块白色的块状物后发出的,扩散开后又不止是人沾染上了那种香味,顶多能把蛇群吸引到特定的范围内,使它们躁动。

总不可能那香还能使蛇分辨哪些是人,从而攻击人吧。

那还挣扎什么,丛林中这么多蛇虫,就凭他们绝对走不到蛇谷,干脆找一条毒性大的直接咬自己一口,省得诅咒发作死得凄惨。

所以说,被那种香味儿吸引过来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其实就是那种巨蟒,其他要怕的,就是乱跑的过程中踩到或者碰到哪种毒蛇,被咬上一口就绝对死定了。

没办法,刚刚那巨蟒实在太有冲击力了,加上他们正处于蛇群包围中,乍一见到蟒蛇绞死活人,实在没办法冷静下来。

在文明产生之前,人类曾经在陆地上有过漫长的演化时期,对蛇的恐惧完全铭刻进了基因和本能里,更何况乍然见到那种重量级的巨蟒。

那种面猎物对捕食者的恐惧让他们四散奔逃,也让谢今夕陷入现在这种孤立无援的境地。

谢今夕强迫自己分析了一下现状,蟒蛇没有追过来,但问题是他和其他人跑散了,想要活命必须重新聚在一起,因为蛇巫还不知道去了哪里。

没有物资,没有向导,怎么想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必须和其他人会和。

要会和,最佳选择其实就是回到营地,他们不能丢了物资啊,物资都还在原地呢。

可问题在于,那几条巨蟒会不会还守在那里,真守在那里回去不一样是给蛇加餐吗?

谢今夕皱眉,不知道庄正跑的时候有没有带信号枪……

现在这个状况,谢今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沿着来时的痕迹往营地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附近逐渐有了脚步声,两道手电筒光从树木遮挡后显了出来,其中一个人看见他喊道:“谢今夕!这里!我们在这里!”

谢今夕心中一喜,赶紧过去,发现是赵乌和王翰池。

“怎么回事?就你们两个?庄正和其他人呢?”谢今夕赶紧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