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八)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时间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有其他声音反而显得那对讲机中的人声越发凄厉。

谢今夕他们听了一会儿,确认这对讲机里翻来覆去就这两句话。

庄正直接用树枝把对讲机从尸体旁边挑开,蹲下身捡起来关掉,冷声道:“装神弄鬼。”

说完他挥起砍刀快准狠一刀砍在尸体的肘关节上,尸体的小臂被剁下来后依旧奇怪地在地上扭动,扭动了一会儿后便缓缓不再动了。

庄正像是发现了什么,跟谢今夕说:“退后,退远一点。”

谢今夕立刻听话后撤,给他让开了地方。

庄正用刀尖把尸体的胸腔和腹腔轻轻划开,下一刻,好多细小的蛇从胸腹中涌出来,吓得本来就离得远的谢今夕赶忙又后退了几步。

等那些小蛇四散爬走之后,这才露出了尸体的胸腹腔,谢今夕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挪开视线,差点呕出来。

那尸体的胸腹腔间都是白花花的蛇卵,蛇卵陷在腐烂了的内脏中,好像人身体里长出的癌变肿瘤,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谢今夕连连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干呕。

反倒是庄正用刀尖搅了搅蛇卵,又看了看尸体手臂的断口,站起身神情严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转身走向谢今夕他们,问:“物资收拢好了吗?”

王翰池点了点头,道:“有用的都收拢好了,你那边怎么回事?”

庄正说道:“先赶路,一边走一边说。”

众人再次踏上前往蛇谷的旅途,庄正说:“那尸体内部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有蛇钻入尸体体内产卵,将尸体当做孵化床。”

“而有些小蛇,不知道到底是孵化出来的,还是钻进去交|配完结果钻不出来的。其中有几条小蛇游走到了手臂的位置,一受到刺激就不停扭动。在外界看来,自然就像是尸体的手臂自己在动,抽动的手臂又碰到了对讲机的开关键。”

“不,等等。”王翰池听完了,喃喃道,“这不对啊!那些蛇在尸体内靠什么活?蛇确实可以一次进食后几天不食,但没有氧气它们依旧活不了多久啊。”

季川墨摇了摇头,说:“这个世界危险的来源就是诅咒和蛇,你不能用常理去推断那些蛇。你刚刚没发现吗?那尸体内部腐烂的程度要远远高于外部,而其中有些蛇游走到了尸体的四肢。”

“你觉得,那些蛇会不会在一段时间后,顶着人的皮囊行动?”

“想想吧,你遇见一个人,乍一看确实是个人,但一划开它腐烂的皮囊,里面掉出的全部是……”

季川墨忽然停住脚步,看向在前方领路的蛇巫,口中吐出最后一个字:“蛇……”

忽然想到这个可能,在白天湿热的森林中,季川墨却觉得浑身发冷。

蛇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没有漏一丝皮肤在外面,而且它不用进食不用休息,又燃熏香招来了蛇群。

这么看,如果蛇巫并不是人,只是一群蛇顶着人的皮囊在移动,那就说得清了。

谢今夕却摇了摇头,否定了季川墨的猜想,他说:“你的猜想是可能的,但我们都听过蛇巫说话,一群蛇或许可以顶着人的皮囊移动,但它们怎么伪装人说话?”

“就算它们有办法伪装人说话,蛇巫明显是有智慧的,一群蛇中,又以谁的意识和智慧为主导呢?难不成那些蛇中,还有一条充当大脑的核心蛇吗?”

季川墨和谢今夕坠在队伍的最后面,小声讨论着。

谢今夕一直在观察蛇巫,他不认为蛇巫会是遇难者尸体那样,蛇巫是个很特殊的npc。

它的出现使得本地部落猎杀外来者的行动终止,它又号称可以和蛇神沟通,又会说他们的语言,又是他们前往蛇谷的向导。

谢今夕沉思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加快脚步走到庄正后边,道:“对讲机,那个对讲机是尸体按开的,可是究竟是谁在对面说话?说的还是我们的语言?”

比起那个内部满是蛇和蛇卵的尸体,还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更让谢今夕感到恐惧。

“都是蛇,不要进森林,这有可能是之前的考古探险队遇难者说出来的,可最后一句是……不要进神庙?”

“考古探险队在森林中遇难了,我们是被救下来的‘幸存者’,考古探险队严格来讲根本就没进过神庙,自然也不知道蛇谷和神庙中到底有什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会给出‘不要进神庙’的警告?”

“难不成,是之前的那些任务者的亡魂还没有散去?”

谢今夕可还记得第一天晚上出现在森林中那个挂在树梢上的鬼影。

不会吧……

不会之前死在这个世界的任务者的幽魂还徘徊在森林中吧。

“别瞎想。”庄正镇定地开路,“这是你第二个世界吧,你第一个世界有遇见资深者吗?”

“啊,有一个。”谢今夕有些不懂话题怎么转到这个上面来了。

“那他挺废物的,这个都没有跟你讲过,大概是他也不知道。”

庄正回头把几个新人叫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资深者在碎片世界碰见时,在周围环境大致安全的情况下会交换情报。”

“我们并不知道这个所谓世界的反面和控制反面世界的‘祂’究竟存在多久了,但你们刚进入反面世界时,应该有得到一条信息,那就是反面世界是由人的负面情绪凝聚而成的,那个控制反面世界的‘祂’,象征着人类最终极的负面情绪——”

“对死亡的恐惧。”

“其他鬼怪的存在,也是由于人的负面情绪。你越是恐惧、厌恶,它们也就越是强大。”

“等你们经历那种以厉鬼、冤魂为主的世界时,你们会发现它们不会一上来就直接杀掉你们,相反它们会慢慢折磨你们、用各种恐怖的场景,激发你们的恐惧、厌恶、愤怒等等负面情绪。”

说到这里,庄正望着那无尽的森林,声音沉了下去:“其实那个‘祂’,你们可以理解成更强大的厉鬼、冤魂。‘祂’将任务者投入不同的碎片世界,就是为了吸收我们产生的负面情绪,以此来变得更加强大。”

“而我们之所以成为任务者,是由于我们在现实世界死亡时感到极度的恐惧,这使得‘祂’的力量短暂定位链接了正面世界,从而将我们拉入反面世界。”

谢今夕听得认真,他说:“那这么说来,‘祂’其实会越来越强大?”

“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队伍中间的季川墨接口道,“我不知道经历七个世界究竟能不能返回现实世界,但‘祂’确实越来越强大。”

“我说过我曾经遇见过一个有特殊体质的资深者,她其实在现实世界中,就经常能感应到反面世界,当然在进入反面世界之前她并不知道她所感应到的就是反面世界。进入反面世界后,她的特殊体质得到了增强,她可以感应到鬼魂的数量和具体位置,更可以和鬼魂沟通,你们可以简单理解为她是灵媒。”

“她因为她的特殊体质,比我们更能感知到‘祂’的存在。她说,当‘祂’足够强大后,‘祂’就可以入侵现实世界。首先是短暂影响现实世界,能出现在反面世界的我们就是例子;第二步是将反面碎片世界嵌入正面世界,以此来增加对现实世界的影响;第三步就是同化,‘祂’会将现实世界同化,以此来得到现实世界的掌控权。”

“那个时候,你们就可以理解为,唯一的真正的‘神’出现了。”

新人年轻情侣中的女性勉强笑了笑,说:“这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位由负面情绪和恶意构成的神,这就是……浩劫吧。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发生吗?”

王翰池摇了摇头,说:“天真,太天真了,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还在哪里,我们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呢。‘祂’还没有成神,却也是掌控反面世界的存在,我们拿什么去阻止‘祂’?”

赵乌的关注点却在另一处:“季小姐,你也遇到过有特殊能力的人?我第一个世界就遇见过,是个小男孩,他可以预感到哪里更危险。”

“季小姐,你知道我们怎么获得这种能力吗?不说别的,至少能让我们活下去的几率提高。而且,季小姐,厉鬼、怨鬼、幽灵啊之类的东西,这有区别吗?还是说仅仅只是一个称呼上的不同?”

季川墨擦了擦脸上的汗,道:“我不知道怎么获得这种能力,这好像都是天生的体质,每个人都不同。”

“至于你后一个问题,怎么说呢,在一般的中式背景下,我们一般称呼那种……攻击我们的灵魂叫怨魂或者恶鬼,西式背景下更倾向称幽灵、幽魂,这种只是称呼上不同。”

“厉鬼的话,你们最好祈祷自己不要遇见。怨魂相对较弱,杀人需要满足一系列的前置条件,你们可以理解为需要进行一系列铺垫,直到你们的恐惧让它强大起来,它才能突破规则杀人。”

“厉鬼则不同,它死前曾经经历过足够的痛苦,产生了足够的恐惧和怨气,使得它一旦成为鬼就极其强大。对于厉鬼来讲几乎没有规则可言,或者说它可以制定规则,厉鬼还可以役使其他怨魂做自己的伥鬼。”

“最强悍的厉鬼,就可以称之为鬼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