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蛇谷神庙(九)

我的书架

蛇谷神庙(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听着季川墨和庄正分享的信息,联想到了第一个碎片世界发生的事。

他好像能够通过和鬼直接接触而和鬼共感,体验到鬼生前所经历的事,并且可以将鬼破碎的一部分保留在体内,遇见危险时再释放出去。

这算什么?这也是天生的特殊体质吗?

那边之前带过路的新人又问了一个问题:“中式背景?西式背景?难不成我们还会遇见那种西式背景的碎片世界吗?遇见什么……恶魔之类的东西?”

季川墨摇了摇头,道:“只能说可能性几乎趋近于无,我们做任务时,也很少碰见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每个人都成长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不同的文化背景所孕育出来的恐惧象征也是不同的。‘祂’的目的是尽可能地收集恐惧和负面情绪,如果语言不通或者背景我们不理解,那就很难达到效果。”

“一般来讲出现语言不通的情况,就是类似我们这个世界的本地部落人,专门用来隐藏信息、增加恐惧感的。”

简单的信息交流后,一行人继续艰苦地跋涉,中午最炎热时为了防止脱水,他们停下来补充食水恢复体力。

气温不断升高,所幸他们在森林里,大部分阳光被冠层阻挡,树冠投下的阴影和阔叶的蒸腾作用,使得林中的温度还维持在一个相对可以忍受的程度,不过湿度却越来越大。

吃饱喝足之后,困倦反而涌了上来,谢今夕靠在背包上,有些昏昏欲睡。

昨晚他只勉强睡了四个小时,其他人都跟他差不多,甚至庄正比他睡得还少。

一整个上午的行进走得谢今夕眼前发黑,乍一放松下来他觉得人都傻了。

真累到极点,脑子都不会转了,只能靠着背包缓一会儿续命。

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谢今夕瘫在那里,赵乌靠过来问他要不要去树后解决一下生理问题,谢今夕摇摇头拒绝了,他现在只想瘫着。

见他没意愿,赵乌又去问了王翰池和那个带过路的新人。

谢今夕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只见王翰池摇了摇头,然后那个带过路的新人站起身跟着赵乌往树后走。

谢今夕这时候缓过来了一点,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任务者。

他们中状态最不好的就是新人中的中年女性和何英卫,季川墨虽然自称运动能力不好,但她毕竟年轻,精神状态上比他们两人好得多。

现在中年女性和何英卫都睡死了过去,庄正正在整理物资,他站起来走到季川墨和新人中年轻女性那里,说要重新分配一下负重,要不然她们撑不下去。

王翰池则旁边的地上捡了根短短的木棍,在地上不知道画着什么,他盯着地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忽然站起身对他们道:“我去看看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说完王翰池站起身走向了树林。

不久,几声尖叫响起。

谢今夕条件反射般猛地跳起来,戒备地环视一圈,然后背上物资靠近庄正。

何英卫和那个中年女性也被吓醒了,几个人聚在一起,谢今夕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道:“好像是他们去方便的地方,过去看看吗?”

庄正拿好砍刀,带着他们几个走了过去。

绕到那颗巨大的树后面,就看到了挂在旁边矮树丛上的王翰池,赵乌和那个新人缩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瑟缩在一起。

那被挂在半高的矮树丛上的王翰池,乍一看好像是自己在站立一样,没什么异常,但他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谢今夕心中一沉。

庄正走过去用刀背碰了碰王翰池,他就倒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庄正蹲下身,伸手在他脖颈按了按,起身道:“没了。”

没了?

谢今夕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庄正看向赵乌和那新人,沉声道:“谁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乌暴躁地扯了扯领子,道:“我就叫这个人一起来撒个尿,然后王翰池不知道为什么跟过来了,我一点也没发现啊!结果放完水一转身看到这!”

“操。”赵乌又爆了一句粗口,“我摸了一下,人还是热的,但触感……操他的太诡异了。我感觉他的尸体像是个装着糊糊的沙袋,外表是整的,但里面都稀碎了。”

“就,你们能知道吗?就是一般人体都是皮肤裹着脂肪和肌肉,一摸是个整体,他这个就是皮裹着馅,里面一捏是搅在一起的。”

庄正垂眼看着王翰池的尸体,垂眼沉思,然后他挑眼看向那个新人道:“你说。”

那新人皱着眉,道:“我也没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刚刚背对着他,正在……咳,方便。”

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没有看到王翰池是怎么死的了?

距离赵乌和新人这么近,但完全不惊动他们两个,还有这个死状,不可能是人类能办到的。

谢今夕想起了死在他面前、沉在枯叶泡中的那个中年新人……

一样都是被森林中的某种东西杀死的吗?

会是那个……第一夜出现的鬼影吗?

“回营地拿好物资,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既然两个人都没有看到王翰池死的现场,现在没办法清查纠结他的死因,庄正准备带着他们继续赶路。

回到刚刚的营地后,谢今夕看着地面,忽然想到王翰池跟过去之前,好像在地上画了什么。

谢今夕立刻走到刚刚王翰池呆过的地方,发现他在地上画的东西只是简单的线条。

最左边被打了个叉号,然后一根线从叉号延伸向右边。叉号旁边不远处,有两根线先是交叉并成一根线后,又跟从叉号延伸出的线并成一根。这后两根线的起始点,一个离叉号很近,一个离叉号稍远。

这是什么?

谢今夕隐隐觉得眼熟,联想到王翰池画完这个后,就去找了赵乌……

交叉?会和?

路线图!

谢今夕忽然意识到这好像是第一晚的路线图。

叉号是谢今夕和那个沉入枯叶泡的新人所在,然后谢今夕沿着叉号延伸出的线往营地走,遇见了王翰池和赵乌,也就是另外两根并在一起的线,然后三根线并在了一起。

对了,那晚王翰池说他听到了谢今夕那边喊救命的动静,才往他这边走,中途遇见了赵乌,就和赵乌一起找到了他。

王翰池往谢今夕这边走,居然先遇见了赵乌?

也就是说赵乌当时离谢今夕很近。

谢今夕在遇见他们之前没敢从枯叶泡那里走多远,就怕自己乱走,也就是说……赵乌当时就在枯叶泡附近!

可他没有露面,也没有冲过来帮他救人,反而是撞见了王翰池之后,才跟他会和。

王翰池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后他去找去方便的赵乌了,接着他就……就死了?

谢今夕瞬间觉得全身发寒。

他记得自己和赵乌守夜时看到了那个鬼影,枯叶泡附近又遇见了赵乌,刚刚赵乌也是第一个来叫他去解决生理问题的。

他想让我当鬼影的目击者,然后……也想杀了我?

“出发吧!”那边庄正喊了一声。

谢今夕一个激灵立刻将地面那个简陋的路线图用脚胡乱涂掉,然后状若无事地跟上队伍继续行进。

可……死在枯叶泡中的新人和王翰池,他们的死明显不是人能干的,那就是鬼。

谢今夕想到自己也能用“怨鬼的碎片”去达到某种鬼才能做到的效果,还有季川墨说过的特殊体质的事……

赵乌是不是……在养鬼啊?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或者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但这真的很有可能。

谢今夕表面不动声色地又往庄正那里靠了靠,尽量紧跟在他身后。

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等下一次休息,他要避开赵乌把这件事告诉庄正,哪怕他真的想多了,也总好过赵乌真的拿他们养鬼。

下午的行进走了没多久,庄正忽然站住了脚步。

“怎么?”谢今夕问道。

“树枝在晃。”庄正握紧了砍刀,“戒备 !”

树枝不是一直在随风晃吗?

谢今夕抬头看向头顶的树冠,马上发现了原因。

在离他们前方的一颗巨树的冠层上,一条细长的蟒蛇正探出头,暗黄色的蛇瞳正盯着他们,仿佛在思考要不要冲下来叼走一个吃掉。

当然这个细长是相对昨晚河道边出现的那条蛇来说的,这条树蟒看上去比较细长,但粗也足有人的大腿粗。

谢今夕心跳加速,也学着庄正的样子戒备起来。

谢今夕感觉双方进入一种僵持状态,那树蟒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攻击、却也没有退去。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队伍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谢今夕下意识回头,就看见一条同样花纹的蟒蛇已经绞缠住了队伍末尾的何英卫。

肌肉极其发达的蟒蛇绞杀一个活人几乎只用了几息时间,何英卫已经没了反应。

赵乌就站在蟒蛇倒挂下来的那颗树边正作出惊恐的模样。

但不知道是不是谢今夕的错觉,他感觉赵乌那他看过来的那一瞬间对他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

“小心!”

前面庄正大吼一声,谢今夕的注意力被吸引回前方。

前方的那条蟒蛇也猛地扑了过来,庄正反应极快地一闪闪开了蟒蛇的扑击。

谢今夕刚刚得到提醒也是就地往旁边一扑,连滚带爬闪开了一段距离。

那条蟒蛇扑空之后重新盘回树干上,上半身弓起来,像是随时准备作出后续扑击一般。

谢今夕这时候才明白,该死,这两条蟒蛇在合作。

前面的蟒蛇先暴露自己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后面那条蟒蛇从树冠中垂落直接缠住了何英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