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118你嘴唇怎么流血了?

我的书架

118你嘴唇怎么流血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自己没理解他的话时,檀冰亚已用双唇表明了这一刻——

一吻,落下。

想到刚才她的唇就那样紧贴自己下面,那种轻软,那种温热,每一触感都勾起六年前与她欢,爱的回忆……

心底那把火跟着逐渐燃烧,蔓延全身。

唇微凉,他吻得不轻不重,但触到的那一刹,有种致命的电流贯穿她全身,惑人,又熟悉……

悄然间,檀冰亚更深一步探进,撬开了她双唇,想要获取更多窠!

江云燕心一慌——

他们俩在做什么?!!

不,是他在做什么!

他居然吻自己!

他们俩已经离婚了啊!何况这男人自己还没离婚,居然还吻自己!这不摆明了就是婚内出轨!

何况……

萧意彻就在眼前的牌室里!

只要里面的人门一开,就能看见他们俩在接吻!到时候是全场人都会误会好不好?!

搞不好江雪又以为是自己主动的,又要给自己冠上勾~引檀冰亚的罪名了!

可他长舌已探入自己口中,肆意掠夺侵占!好像一只凶猛的豹子急切品尝着自己的食物!

江云燕两手在他胸膛前用力推了推,可这男人是完全浑身不动!

“檀……唔……”

“放开……”

经这一小动作,眼前的男人由缓转疾,甚是咬了下她舌尖,力道并不重,隐隐带着一种惩罚。

江云燕想开口说话,可这男人哪里给自己开口说话的时间,满满的都是霸道!

他越是不放开自己,那颗心就跳得越快,生怕牌室的门会被人打开!

再加之他的吻,让自己整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口了,整张脸都通红通红的。

本是还有推开他的空隙,但因江云燕想要推开那一动作,眼前的人把她禁锢的更牢!连动一下的空间都没有!

就连吻在她唇上的力道都转化成蹂,躏!

他的吻,别说留给自己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就连说一个字都不给!

根本不让自己有反抗的余地!

忽而,江云燕重重咬了下口中那只禽,兽,一股腥甜的血液味充斥在彼此口中……

“嘶——”

“咔擦——”

几乎在檀冰亚离开的同时,牌室的门打开了!!

她慌张的别开眼不去看出来的人,幸好刚才咬了这个男人让他离开,不然现在就已经被发现了好不好!

“冰亚~他们说你不在打牌也没劲,我们就不打了,出来和你……咦?!冰亚你嘴唇怎么流血了!!”

江雪一见檀冰亚嘴唇上沾了血渍,连忙跑来检查他的伤势。

转而一见坐在他身边的江云燕,一屁股就横坐在两人中间,把他们隔的远远的!

后面,牌室里跟着走出来三三两两的人,都是没继续打牌的。

这么一出来,一群人都注意到了这里的状况。

就见檀冰亚锋利的唇角边上沾着几滴血珠,像是被……

再看江云燕……

很不巧,她的双唇像是被蹂~躏过一样红肿。

这副景象,实在让人起疑刚才这么短时间里,他们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了?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扫视在他们身上,就连萧意彻也顿足了!

“这……”

身为此次组织人的邵斌,一下子后悔把这群人全都组织在一起活动了,他哪里知道原来这群人还全都认识!

认识也就罢了,关系还特复杂!

他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做么?!

“咱们喝酒!对,大家喝酒!别光顾着打牌,咱们大伙都还没干一杯了是不是?”

邵斌推了推站在对面一声不响的萧意彻,他目光里的阴晴不定是所有人都没见过的。

以往虽然知道他这人待人疏离、淡漠,可起码表面上还是温润的,可这下是连个表面都没有了!那眼神,那气韵,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来啊意彻,我们大家一起干一杯嘛!”

说着,邵斌就把他推坐到江云燕身边,“听江雪刚才说,你们都快成一家人了是不是?反正你俩结婚是早晚的事嘛,对吧,这都谈了五六年恋爱了不是?怎么连坐个位子都磨磨蹭蹭的?”

萧意彻被推坐到江云燕身旁,连看她的一个眼神都没有。

邵斌那叫一个尴尬,又不好当着那么多人劝他,只得低声跟他说:“别多想了,你女朋友都谈了那么多年恋爱了,还不信她麽?真是疑心鬼!”

是,他以前是信!

而且以前在法国的时候,江云燕根本从来没让自己操心过!

可是自从回了海城后呢?他何止是操心这么简单?只要她每天

一去檀氏上班,他简直是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生怕她对檀冰亚回心转意!

他之所以经常会不打一声招呼就出现在檀氏门口,没错,他是在监视她!他就是害怕她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和她的前夫有半点牵扯!

“江……江小姐……”

邵斌向她使了个眼色道:“哄哄呗,他就听你一个的!”

这个时候,本身就是她的错,虽然那个吻是被檀冰亚逼得没有反抗余地,可她到底还是和他接吻了。

“意彻……”

江云燕轻轻唤了声,到底还是怕人多口杂,便附耳对他轻轻道:“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好不好?”

果然,只要江云燕稍说两句,萧意彻面色就转好了。

只是嘴角悬出一抹苦涩的、无奈的笑意……

他能怎么样?

纵使自己再生气又能怎样?

不理她吗?

他做不到。

伤害她吗?

他自己都心疼。

分手吗……

他宁愿独自一人默默忍受锥心的痛意,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

最终,还是他心软了。

“我没事。”

那张脸上再次换上了风轻云淡,温润如风的神色,刚才的事仿佛没发生过一样。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了,大家出来开心点嘛。”

邵斌指了指一旁的侍者,示意他开一瓶威士忌,把所有人的酒杯都灌上。

“来,我们大家干一杯~既然大家都认识,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是不是?”

邵斌率先举杯。

其他兄弟也自然跟上,现在的场面实在太尴尬,让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走一步算一步。

江云燕不是很会喝酒,一杯就倒的那种,但碍于所有人都拿起酒杯了,她拒绝显得太不合群。

“少喝点。”

旁边是萧意彻关心的语气。

就算刚才他还在生气,可在这种情况下他到底还是嘴软了。

“嗯。”

江云燕应了声。

一群人齐齐举杯,发出杯子互相碰撞的声音。

“今晚不醉不归!喝!”

江云燕抿了一小口……

这酒,烈的狠,只一口酒像烧一样。

“呕——”

忽然,身旁传来江雪的干呕声,引得一群人看去。

“江雪,你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呕——”

又一阵干呕,要吐吐不出的那种。

有女同胞道:“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吃坏肚子不是这样呕的呀?”

江云燕心颤了一下,这种呕吐的方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曾经她十月怀胎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是不是,我就胃不舒服啦!”

江雪虽这么说着,可嘴上却是挂着缕缕笑意,手捂着的位置哪里是胃,分明就是肚子啊!

“真的只是胃不舒服吗?我看着不像是啊?可别你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啊!”

“就是啊,回去检查下吧?没准是真怀上了呢!到时候又得当妈妈啦!”

一种窒息感,无端的压制在江云燕心脏……

真的怀上了吗??

记得圣诞节那天,她就听到檀老爷子让他们俩再生一胎的事,现在算算的确过了好一段时间了,难不成又……

“不是的,没有呢……”

江雪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余光若有若无的瞥向坐在身旁的江云燕……

“檀少,你可又得当……”

有人打趣着檀冰亚,可在看见男人一张布满阴沉戾气的脸上时,余下的话是完全不敢再说下去。

江雪刚还笑着的脸上,在看见檀冰亚时立马澄清:“没有没有,你们真的误会了,真没怀!”

*

关于最近对女主的评价,我只想说感情总有一方先迈出第一步,免费章节时是女主迈出第一步,但从上架后一直都是男主慢慢在主动和靠近,请某位读者看清了,女主从没主动过!请不要三番两次谩骂!

而女主心里是有男主,我想谁的心里都会藏着一个人,这人或许是你的过去式,是你的痛是你的遗憾和惋惜,但你不会再对他主动,女主现在的状态也正是如此,还有檀少和江雪结婚的缘由之后会提。

另,感谢最近不少送花花月票钻石的亲(此段话不收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