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124我们分手吧——

我的书架

124我们分手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江小姐,我今天说的话你明白了吗?或许连你自己也没想过到底是否要嫁给意彻,但如果你没打算嫁给他的话,请你,快点和他分清关系!”

冯萍也不是什么仗势逼人的人,萧家虽是名门贵族,但却并没像别的有钱人家那样要娶个门当户对的回来。

当然在这点上,冯萍也是出于无奈,放任自己儿子才导致的结果燔。

“萧夫人说的话我知道了,我回去考虑完后会给出答案。”

答案也就无非两个。

一个是她嫁给萧意彻。

另一个就是她和萧意彻分手。

至于究竟选哪个,她是要回去好好想想!

下了萧家人的车后,江云燕到家时就见颜清等在家门口,大门都替她开好了窠。

“怎么样怎么样?聊了什么?是不是让你赶紧和意彻哥结婚??”

颜清跑来八卦的问道。

“是,不过我还在考虑。”

“考虑什么呐?意彻哥帅气温柔又有钱!哪点还需要考虑啊?”

颜清实在搞不懂,“你看,他这么多年来对你无私的照顾,哪点不好了?又哪点让你受过半分委屈了?”

“我不知道……”

江云燕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旁的抱枕,将下巴搁置在上面,“我有时候在想……其实,不结婚也挺好的不是麽?现在我只想有天天就够了……”

“你疯啦!”

颜清伸出食指就往她额头上一点,“不结婚?亏你说的出来!你不为自己考虑,怎么说也得为天天考虑考虑好不好?!天天现在才那么小,原本的父爱已经少了五年了,难不成你还要欠他一辈子的父爱么?!”

“可是……意彻又不是他的亲爸……”

江云燕揉了揉被点红的额头,终于还是把这几年来心里的疙瘩说出来,“我就是觉得,不是亲爸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像陈梅对我,陈梅不是我亲妈,你觉得她对我有尽过一份母亲的责任麽?!”

这种感受她太能理解。

或许就算小天天哪天叫了萧意彻一声爸,心里也不会舒坦吧?

就像在江家活了二十多年来的自己一样……

这种亲情只是名义上的亲情,只能弥补外界世俗而又传统的眼光,却治不了根本性的问题。

在这点上,其实血缘关系很重要的不是吗?

颜清停止了劝慰,是的,她怎么忘了江云燕在江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来的经历?

这么多年来她都唤陈梅一声妈,而陈梅真正有尽过一份亲妈的责任吗?!

有的只是尖酸、刻薄、刁难……

如果江云燕真正的母亲看见的话,一定会很心疼吧!

这种感情正是血缘至亲的区别。

颜清抱了抱她,“好啦,我随便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我觉得意彻哥起码不会像陈梅那样对小天天,起码他现在很疼小天天不是吗?当然了……最主要还是看你自己,我也不是帮着他说话,只是希望你有个依靠,一个人那么多年……真的很辛苦的。”

这六年来,颜清一路都看在眼里,就算有萧意彻,但很多事情终究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不方便。

而如果说现在要让江云燕做出选择,倘若她的选择还是与萧意彻断得一干二净的话……恐怕到时候自己一个人更辛苦!

不止是身体上的辛苦,还有精神上和心理上的苦吧?

“行了,一下子这么伤感做什么?”

江云燕抱过一旁假装在画画,实则在偷听的小天天,问:“天天啊,你喜欢萧叔叔吗?”

她更多还是想看小天天对萧意彻的看法,何况,她一个人做什么不好?

如果她真是一个人,说实话,她结不结婚根本无所谓。

可现在不同,她顾虑自己是其次,顾虑小天天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喜欢呀,萧叔叔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小天天单纯的仰着头道,他这么多年收了萧意彻那么多东西,怎么说也不能白拿是吧?适当的时候还是要替他说几句好话。

不过喜欢归喜欢,重点还是……

“喜欢和能不能当我爹是两码事,大王,关键得看你自己,你喜不喜欢才对。”

小天天摆出一副小大人的面孔,一本正经的说着,“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要求不高,只要能用生命来爱你的,我都能接受,萧叔叔能不能用生命嘛……那看他自己吧。”

颜清赞同的点了点头。

说完,两人便一同去打游戏,独留江云燕一人坐在沙发上做嫁还是不嫁的选择题。

最后,一直想到躺在床~上都没想出个结果。

夜已深,辗转反侧到深夜,最后不但没睡着,还变得更纠结了。

忽然间,发现今晚萧意彻怎么没

打电话给自己?

平时一般没什么事,萧意彻都会主动打电话给她,道了晚安后两人才睡的。

想起昨天晚上在媚惑里发生的事,难不成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还是打一通电话问问看吧!

拿起手机,拨通那头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很久对方都没接,直到江云燕打算挂断那头才接起。

“喂?”

那头安静,声音平淡。

“意彻,还没睡?”

“嗯。”

那头只简单应了声,倒是没再主动多说什么,只听见翻阅纸张的声音,可能在设计草稿吧。

“还在生昨天晚上的气?”

江云燕启口询问。

毕竟,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人接吻这种事,论谁碰到都会生气,难免的。

“料到了。”

“……”

料到?

料到什么?料到她会和檀冰亚接吻麽?!

那头似乎都感应到江云燕对这个问题的疑惑,补充道:“在没回海城时就料到了。”

他的声音略冷,却依旧能听出一丝失望,像是对自己的失望!

只是她在法国的时候,一直和他保证自己不会再和檀冰亚有半点牵扯。

可谁知道命中注定,自己又阴差阳错的成了檀冰亚的下属,还和他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不过以目前的形式来看,她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再以女朋友的身份劝他别生气。

毕竟冯萍说的话到现在还回想在她脑海里,他们俩的关系,该有个表率了!

“睡吧,我还有事,这几天我想一个人静静,晚安。”

语毕,电话就被切断!

也不等她说晚安,萧意彻居然就挂了电话!

都那么晚了,还能有什么事?!

还说这几天他要一个人静静,是指让自己别再打电话给他吗?!

将手机扔一旁,经过这通电话后,发现自己心更乱了,更睡不着了!

仔细琢磨下他的话,其实萧意彻也同她一样,在想这段感情还要不要再继续下去不是麽?

再想的深入些,如果不能毫不犹豫的决定是否要在一起,那就说明意志不够坚定!

既然意志不够坚定,那就说明这段感情已经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了!

现在他萧意彻是如此,自己也正是如此。

既然彼此都不坚定,那就……

江云燕从床~上起身,简单穿了身常日装后就出门。

一路驱车开往萧意彻家。

她来他家的次数也就一次,那次还是他喝醉的时候……

抬头看了看别墅二楼,正面面对自己的是萧意彻的卧室,房间里还亮着一盏昏黄的光,昭示着里头的人还没睡。

“叮咚——”

江云燕按下门铃后又后悔了,这个点萧意彻是没睡,可是萧父萧母已经回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住这儿?

她大半夜的凌晨一点钟跑来找他们儿子,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看自己。

“咔擦——”

大门一开。

江云燕整个人怔在原地不动……

开门的人不是萧父萧母,也不是萧家的佣人,更不是萧意彻,反而是……

檀晓漫?!?

“晓漫??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云燕讶异的问着,视线早已在她身上扫荡。

檀晓漫穿了件紫色低~胸短裙,将她苗条的身姿很好的展现,还有她傲然的丰盈,她双脚光着鞋子都没穿,就好像是……

听见有人敲门,从床~上起来一样?

只是不知道睡的是谁的床呢!

“咦?云燕,你大晚上的……不对,你怎么来这里?你认识意彻?”

原本还眼带朦胧的檀晓漫,在看到江云燕后完全没了睡意,有的只是惊讶。

而后又想起刚才她问自己的问题,便回道:“那个……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我在相亲嘛~对象就是意彻啦~嘻嘻~没想到会被你发现,你也认识他呀?怎么那么晚还来找他?”

所以……

刚才萧意彻对自己说现在有事,就是因为檀晓漫在他家里,不方便?

所以……

他让自己这几天不要找他,就是因为家里藏着一个女人!!?

想起今天早上在医院碰见檀晓漫,告诉自己她的相亲对象找她去他家,那就说明檀晓漫不是主动送上门的,而是萧意彻要求的?!

“晓漫,门口是……”

借着月光,檀晓漫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男人,只是在看见自己后,萧意彻停止了说话。

似乎就连他都没想到,这么晚了江云燕还会过来找他,更是连电话都没

打就来了!

嗯,一口一个意彻,一口一个晓漫。

看来他们俩关系发展的还很不错啊!

再者,萧意彻身上虽穿着睡衣,可又松松垮垮的敞开了一大截,怎么看,不让人误会都难!

“云燕……”

萧意彻深眸定定的锁在她身上,眼里蕴着错综复杂的情绪。

“你们俩认识啊?”

檀晓漫疑惑的问着。

“你先上楼回房间。”

萧意彻双眼比了比楼上,示意让檀晓漫先离开。

等人走后,又成了一片安静……

“云燕,先进来吧,有什么事先……”

“不用,我就说几句话就走。”

江云燕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伸向自己的手。

萧意彻眉宇凛了凛,从来,江云燕都不会避开自己,今天这一细小的举动,让他双眸都不由紧了几分。

“意彻,我过来只是想和你说,我思考了很久,我发现其实我们俩……不合适,所以,我们和平分手吧——”

江云燕嘴角悬出抱歉、无奈的笑意。

不由,就见眼前的男人黑眸里充斥着若隐若现的暗光,第一次,感觉向来温润如风,对自己宠溺至极的萧意彻变得阴暗无比!

他眸色充满了讽刺、紧迫、深沉,还有危险!

“都谈了那么久了,你现在才说,你是在耍我吗。”

此时此刻的他,真正是全身都有种阴暗的气息!恐怖之极!

江云燕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下子变得不习惯,可嘴上还是说:“对不起,浪费你那么多时间……但现在说也不算太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