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194天天被他带走,做DNA

我的书架

194天天被他带走,做DNA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檀冰亚单手边扯了扯领带结,另一只手已将手里的离婚证书扔给一旁的秦源——

动作慵懒,散漫,不失野性。

仿佛在他手里的不是离婚证书,而是一张废纸,任凭他丢弃。

别人离婚,都是哭哭啼啼或者就是怒意横身的。

怎么这会儿轮到他们家大总裁离婚,就跟来民政局打酱油似的,走一圈过场就匆匆回去。

至于江雪…酢…

早在里头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时候被大总裁无视走人了!

“檀总,这离婚证……怎么处理?”

怎么说也是大总裁的离婚证书呀!

“放公司储物柜。”

“是檀总!”

总裁办公室那个储物柜,是有关一切‘垃圾’物品的搁置地。

那里千年不动一次,若不是这回他提起,秦源真怀疑檀大总裁是不是早已遗忘那块只进不出的‘垃圾’堆放地了!

记得上回大总裁最后一次打开那个储物柜时,还是在六年前檀冰亚和江云燕离婚那年……

那天晚上暴雨横飞,檀冰亚突然凌晨三点像着魔似的飙车到公司,打开了从未碰过手的储物柜,只为……

用打火机将那本与江云燕的离婚证书一把火点燃,烧成灰烬——

自此以后,这个男人就一直都是如今冰冷如霜的脾性,待人没有丁点温度。

如今,秦源对于那个储物柜还是有些后怕,生怕哪天檀大总裁心情不好,一把火又把储物柜也给烧了……

“对了,檀总,国经那边的情况今天有不少媒体围堵在檀氏门口,我们需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吗?”

秦源边尾随在檀冰亚身后,边和陆易衡打了声招呼,交代了DNA的事电话联系,便各自分散。

“不必。”

檀冰亚俯身坐进迈巴~赫,习惯性的翻起公司文件。

“檀总,关于江氏在国经另外百分之六十使用权,您说怎么处理?”

秦源开口问,又补充一句:“我已经派人向江祁山催过这四年多来使用权资金的问题,可能江氏需要再给一段时间……才能将资金还清。”

至于给多久,明眼人一听就知道。

都过去四年多了,若还早还了!

“剩下百分之六十使用权也一并没收,现在就实施下去。”

从他口中说出的话,永远都是那般冷然,声线没有任何起伏,却足够冷酷至极!不失威慑!

不得不说,江家与檀家联姻是好。

好处在于拿到国经百分之八十使用权,坏在……

一旦关系崩裂,将面临的穷途末路。

******

江云燕才回到公司没多久,身为唐炫唯一秘书的她!就被派去医院探望那位一个多礼拜没见的大少爷!

并且,还得将此次会议纪要全部上奏给这位不务正业的大少爷听。

当她走进病房时,就见从不看新闻的唐炫,今儿个居然乖乖躺在病床~上看起新闻了!?!

是闲着没事干,欣赏下他花花公子的花边新闻不成?

江云燕走近时,不由瞟了眼电视机……

就见新闻里正放着国经新闻,以及对江檀两家的猜测,和檀冰亚的离婚事件——

甚至!

电视上还拍到了今天下午在民政局门口,那个男人和江雪一同进去的身影!!

难道……

檀冰亚真的和江雪离婚了??

脑里正猜测,电视机就被躺在病床~上的唐炫拿遥控器关掉了。

“本少爷住院那么久,你到今天才来看本少爷,是不是太晚了!”

唐炫没好气的说着。

他为了找这个女人跑去国外找她不说,回来的时候还被唐鸿发现,当场在飞机场把他打伤进了医院!

住院都快一周的时间了,这女人居然今天才来看他!

若不是因为这边有自己父亲的眼线,他早就溜出医院找她算账了!还有没有良心了?!

江云燕意思意思的给他削了个苹果吃,送到他嘴边,“这样行了吧,大少爷?”

唐炫冷哼一声,“一个苹果就想打发本少爷?这也太简单了吧?”

话虽这么说,但唐炫已低头咬住苹果时,顺亲了下她手背。

邪肆的桃花眼里,像偷吃到蜜糖似的甜。

江云燕早已习惯他一身玩世不恭的模样,只把手背在他被单上擦了擦,没说话。

“国经的事,有什么想法?”

向来不关心公事的大少爷,居然关心起这??

而且!这语气怎么听着都像对这件事已了如指掌,甚至不比她知道的要少??

正好,也省去向这男人介绍国经的现状了。

“你爸

说要我去加入项目部,一起参与唐氏在国经投标这……”

“本少爷没问你这。”

唐炫厌烦的瞅了她一眼,似乎对于这件事根本没兴趣。

也是,大少爷怎么可能管公事呢?

江云燕没打算再开口时,唐炫就道:“你父亲的公司,目前在国经已被没收百分之二十使用权,以本少爷看,不出三日,江氏就会被没收所有使用权,这件事,你不想找本少爷帮忙?”

唐炫主动提议帮忙的事。

毕竟,江氏是她父亲的公司。

江云燕坐在一旁低着头未语,说不清对于江氏被没收使用权的心态……

有关江氏的事,其实她并不知晓多少。

因为江祁山在名下没有给她半点股份,只给了江雪和陈梅各一点……

所以说得难听点:

江氏不是她的,甚至她连里面的员工都不是,只是江氏里有一个她的亲人而已。

“需要本少爷帮忙吗?”

唐炫咬了几口苹果后搁置在一边,一脸认真的看她,似乎并不像开玩笑。

“大少爷,你管的真多。”

接下来,江云燕扯开了话题,没再提起江氏。

对于江氏现状,她自己心里也不清楚怎样处理。

况且,以她一己之力,根本无用。

但倘若,让她欠唐炫一个人情的话……

江云燕想想还是算了,唐炫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帮自己,或许事后会让她付出同等的代价!

而至于江氏的未来,恐怕把整个江家的人轮遍了,也不到自己操心吧!

******

离开病房。

江云燕才走出医院大门时,就撞见了从另一侧门出来的萧意彻——

男人穿着深灰色呢绒大衣,内着白色衬衫,干净清洌。

而面色……如常。

看上去并不像一个生病的人,而昨天他和小天天一起在广场上玩时,似乎也没见身体不适,怎么才一个晚上就来医院了??

“云燕?”

走在斜前方的男人,似注意到了身后的人视线。

警惕的回去看了眼……

就见江云燕站在原地看他。

“意彻,你怎么在医院啊?”

江云燕敛去眼底被察觉到的尴尬,望向他澄澈的双眼。

看着,这男人似乎还是从住院部那扇门走出来的……

有谁住院了??

“朋友病了,就顺便来医院看看。”

萧意彻并肩与她站在一起,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清润,平静。

对于萧意彻的朋友,江云燕知道的大多数都在法国,而在海城的除了之前邵斌那一伙人之外,就没再接触过其他人了。

没准萧意彻口中的朋友就是指邵斌呢?

只是想起他方才在察觉身后有人时,澄澈的眸子掠过的警惕,让江云燕又觉……

说不清哪里的不对劲。

忽然又想起,前阵子路过停车场时看到这个男人的车,那应该也是他来医院看他口中的那位‘朋友’??

“是认识好多年的朋友,身体一直不行,所以我没事会来看看。”

萧意彻半是解释的说道,眼神很是坦诚。

江云燕点头没应声。

只是心想,应该不是邵斌那些人。

两人见后,萧意彻提议一起去用晚餐。

江云燕并没拒绝。

她有说过,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六年来的那份恩情存在,不至于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所以目前他们俩的关系,只能用朋友来形容。

两人选的餐厅是在国经。

因为萧意彻说之前他带小天天来这里做过脸萌,到现在一直没有取,今天就顺道这里吃饭取了。

如今,满城都是江氏被没收使用权的问题。

国经这个是非地,更是说明此事不假!

一路乘观光电梯从一楼至顶,就见原本属于江氏的地方,现在都重新挂名,甚至有的空出,等待投标。

“伯父那边,需要我帮忙吗。”

耳边传来男人温润的声音。

那双看着她的清眸,就像化开层层涟漪。

同一天里,这样的话她听到两次。

这回,她不帮倒是真显得没有良心了!

只是想到如果帮她的人是萧意彻的话……

那恐怕这辈子自己欠他的真是要还也还不清了!

这六年里,萧意彻照顾自己和小天天不说,如今分了手后,还要他帮自己父亲争取使用权……

那真正是把她卖了都还不清!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不用了。”

萧意彻还想说什么,两人已走到脸萌店。

这一大一小做的脸萌人物都是江云燕。

小家伙做的歪歪扭扭的,认不出是自己。

萧意彻做的倒很是逼真。

取了脸萌,吃过晚餐后就回家。

楼下。

萧意彻的车刚开走,江云燕还没来得及上楼,另一边就有人唤住自己——

“云燕!云燕!”

只见,从黑漆漆的道路里,江祁山出现……

“云燕,你怎么才回来啊!爸在这儿等了你好久了!”

原本,江祁山是去楼上找江云燕的,可是却被颜清堵在门口,说了她不在家后,也没打算把这老人家放进屋里。

更重要的是,江云燕心软,她身为江云燕的死党兼闺蜜,必须替她好好惩罚下这个瞎了眼的父亲!

就算不能动粗,也得晾他大晚上的,在楼下吃上两个小时的西北风才行!

“爸,你有事?”

江云燕下意识有些提防的看他。

毕竟,每次江祁山来找自己都没好事,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因为……

“没,没事……就来看看你……”

江祁山尴尬的说,“那个……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萧意彻吧?!”

江祁山面上带着几分讨好,眼里甚至还有那么点点的祈祷,似乎是还在希望江云燕和萧意彻在一起。

“是。”

江云燕回道:“不过爸,我和他现在只是朋友,没有别的关系了!”

“嗳……爸也没说别的什么。”

江祁山随便回了句,站在面前没打算走,也没打算更近一步说话。

江云燕有些不能理解了。

现在江氏频临危机,自己父亲不去打理江氏,居然有空来这里和自己话家常??

“爸,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江祁山见她开口,也跟着开门见山,“云燕啊,国经那边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爸就是想来……想来……问你借点钱……”

“……”

“你也知道,江氏在国经虽每年都有小赚一笔,但若要付得起在国经这百分之八十的使用权,那可得……那可是天价啊!!爸公司现在资金周转不过来,所以就想来问问,你能不能帮帮爸?”

江云燕冷嗤一声,“爸,我哪里有钱啊。”

她天生一个打工仔的命,就算是个小白领,但也比不上那些在商界翻云覆雨的名门望族。

“不是云燕,那个……萧意彻家里不是有点钱吗?”

江祁山已把事情想得面面俱到,就连江云燕最近和唐炫的事都了解了,“还有啊,听说唐家大少爷唐炫近来对你很有意思!你看,你这不也可以向他们两家借钱吗?!你说是不?!”

江云燕皱眉,“爸,他们的钱又不是我的钱,何况我和你说了,意彻现在和我只是朋友!至于唐炫,他现在也只是我的上司而已!”

“还有,这钱我是借不出口,要借你自己去借!我才不要欠别人人情!”

说着,江云燕就想走,可却又被江祁山拦住。

“云燕,难道你非得看着爸的公司倒闭不可吗!这么多钱我去哪儿弄啊?我生了你,让你给我借点钱怎么了?爸又不是不还!”

“你生了我就是为了让我做你一颗棋子?”

江云燕紧了紧手中的包,“当年让我嫁给檀冰亚还不够?现在江氏资金没法周转,还让我这个在江氏没半点股份的外人替你借钱?”

“云燕,你说哪的话!什么外人,等你这次给爸借到钱了,我就把江氏的股份……”

“不用!”

江云燕打断,“反正,你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宝贝女儿吗,你让江雪给你去借钱好了,她向檀冰亚开口的话,他应该会把所有使用权都给你们吧!”

语毕,江云燕就甩开江祁山的手匆匆进了楼里……

浑然不管身后的人还对自己说,檀冰亚已经和江雪离婚的事……

只是心底了然,这两人大抵是真的离婚了。

只不过现在那两人,同自己都没半点关系,离不离都与她无关!

回到家时。

就见向来尾随小天天的癞皮狗,今天在她一开家门时,就围着自己转,并还对着她叫了几声。

边叫,还边探头看小天天的房间。

江云燕放下包就跟着癞皮狗一同进小家伙房间,就见现在都晚上九点了,这小东西居然还不在家!

“颜清,天天去哪儿了?怎么那么晚还没回来?”

江云燕发急了。

若说平时没回来那还可以说是被萧意彻带出去玩了,可今天她才和萧意彻在一起哪!

“啊?我还以为你带天天出去玩的呐……”

颜清也是一脸茫然。</

江云燕赶忙打了电话给洪姨。

谁知那头居然说:“江小姐,今天我去幼稚园接天天时,正巧看到檀先生接走的天天,他还让我不用告诉你,说是已经和你电话里说过了!”

“……”

这男人什么时候和她说过了!

更重要的是,没有她的允许,他居然把小天天接走了!!

一想到接走……

江云燕整颗心都慌张起来。

该不会是被那男人发现什么了吧?!

转而,江云燕又拨去檀冰亚的手机……

那头所幸没关机,铃声响了很久后才被接起。

“什么事。”

男人声音凉薄,低沉。

他的冷静反而显得江云燕格外心急,“你说什么事!你把天天带去哪里了!”

“……”

那头沉了很久没人说话。

江云燕早已是心急如焚,生怕晚一秒这男人就会伤害到自己宝贝儿子,又道:“你们俩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就过来!”

“……”

那头依旧沉了好一会儿没人讲话。

只是过了没几秒后,就听到电话被换了一个人接听……

“喂喂喂?大王啊?”

那头传来小天天奶声奶气的呼唤声。

江云燕一听到宝贝儿子的声音,整颗提着的心都松懈下来,“天天,你在哪里?怎么放学不乖乖跟着洪姨回家!居然还跟……还有,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啊呀,我忘记开机啦。”

小天天嘟着嘴撒谎。

他可不敢把自己上课偷偷玩手机游戏,而导致手机没电的事告诉江云燕。

小家伙头上还带着发光的兔耳朵,仰着头,在街道上原地转了圈,最后定夺道:“大王,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耶。”

说着,小天天顺口咬了下手里的撒尿牛肉丸,含糊不清道:“不过大叔说一会儿会送我肥家的,你不用担心的啦。”

“那你现在就回来!”

江云燕也不指望那男人会告诉自己他们在哪里,就叮嘱了好几遍小天天,让他督促檀冰亚送他回家后,才不舍的挂断电话。

“大叔,大王让我回家了。”

小天天抹了抹嘴上的油渍和番茄酱,仰头看着气场强大的男人。

“嗯,我送你。”

说罢,小家伙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大叔后面进了车里。

檀冰亚刚坐下,就看向坐在身边小家伙的脑袋,“兔耳朵一直开着费电,我帮你关了。”

“嗯嗯,好呀。”

小家伙点点头,晃悠着两条短腿,咬了口撒尿牛丸后,才把头顶过去让檀冰亚替他把带在脑袋上的兔耳朵灯关上。

“哎哟!好疼!”

小天天伸出肉手摸着被拔掉的某处头发,揉了揉大叫:“大叔!你在做什么!”

檀冰亚不着痕迹的将发丝收起来,回了句:“车里太暗,没找到开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