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233这场官司撤了,让陆易衡以后不用过来

我的书架

233这场官司撤了,让陆易衡以后不用过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每次都因那个小子而打扰他们的性~生活,那还有完没完了!

檀冰亚站在床.沿边未上去。

伸手,就抓过江云燕的右脚脚踝,将她整个人连拉带拽的拖到自己面前。

于是,现在的画面就成了江云燕躺在床~上,檀冰亚赤着身子站在床沿边上。

男人倾身逼近,一股冷冽的气息也随之袭来……

他伸手拨开江云燕因害羞而夹紧的双腿跬。

没有前戏,挺身就将他的东西没入她体~内。

彼此间熟悉的触感,以及一触即发的电流肆意蔓延在彼此身上。

下意识,江云燕双腿情不自禁的夹紧檀冰亚精窄的腰侧,轻银的声音忍不住从口中溢出。

所幸,门外那个小家伙为了打扰卧室里那两人的姓生活,将音响开到最响,并没察觉一门之隔里头发生什么状况。

在她身上索~欢良久后……

到底大总裁还是享受被伺候的感觉,一击翻身就把江云燕抱坐在他大腿上。

大掌轻拍了两下女人娇柔的吞步,循循善诱道:“想要?就自己来。”

方才的迎合,让眼前的男人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

而因倏尔停止的进出,让江云燕不满的嘟了嘟嘴,只觉下面有样东西堵着不动很不舒服。

“用腿借力上下,试试。”

难得,大总裁居然有闲情逸致教人这个!

江云燕红着脸,照着他说的话主动。

只觉有种致命的魔力,让她全身变得酥~麻。

而檀冰亚说过这句话之后,就再没开口说过话。

气氛一直处在安静状态,除了偶尔有她的轻银出声,昭示着画面的爱昧。

那双冷沉的眸子沾了暗色,始终都凝视在她脸上,或是偶尔垂眸看彼此贴合之处。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眸色过黑,那时而审视的眼光,总让她觉得似乎自己做错什么了……

可偏偏,自己又觉下~身没来由的舒服。

比起自己时而吟出声的声音,檀冰亚真正是要冷淡许多!仿佛对她难得的主动并没什么特别感受一样?

江云燕再次瞅了他一眼,忍不住问:“你……舒服吗……?”

哪有人做这种事还这么冷静的??

看着就好像只有她一人深陷其中似的!

檀冰亚单手揉,弄在她后~臀上,嘴角微微悬出一边的笑意,道了三个字:“好好学。”

“……”

所以呢!?!

是不舒服?!?

这回,江云燕赌气的罢工不干,坐在他腿上就是不动了,那阵势仿佛不说她好,她就不动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就想到江雪……

女人总是这样,在和一个男人做一件相同上一任的事时,总会拿自己比较。

于是……

江云燕心一横,暗讽道:“我是学的不好,哪像江雪和你睡了那么多年,你俩在这种事上一定很默契吧!!”

想到这个男人和江雪曾经做现在同样的事,再加上‘好好学’那几个字眼,简直是赤果果的评判他没有多大感觉好不好!

那倒还不如不做算了!

“没事提她做什么。”

檀冰亚剑眉微蹙,显然对于江雪这个话题很是不满。

大手掌控在她欲要离开的身子上,冷声道:“我没碰过她。”

江云燕的心没来由的‘砰砰’直跳。

这话……

算不算他的解释??

起码,这么久以来他都没对自己说过这类有关解释的话。

可是……

又转念想到上回在病房门口时,分明清清楚楚的听见江雪在和他欢~爱的声音!怎么可能没碰过??!

况且,还有檀娇娇!

那又怎么证明不是因为他碰了江雪,他们俩才有的孩子?!?

男人总是在做这种事时,专爱骗女人!一点都不假!

男人精睿的双眼看出了江云燕眼里层层叠叠的疑惑,只是道了句:“我和她已经离婚了。”

作为提醒。

向来,他大总裁都不是停滞不前的人。

尤其对于过去的事,他更不想提。

但也因这句话,让江云燕哑口无言,犹如在指责她的多想。

“以后和我做这种事时,我不想再听到你提第三人,听到没有。”

语毕,男人的分~身略有惩罚性的在她体~内撞击了下——

“嗯……”

江云燕努嘴,忍不住吟了声,乖乖点头,“知道了……”

两人的欢好再次如火如荼的展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他的感染,以致江雪那

根刺,暂且在她心底剔除——

其实只要,这个男人没再和江雪有关系,他们俩的相处都算和谐。

起码当中不会隔着一个人——

这次,不同过去那好几次,或是勉强或是逼迫和强势,这次彼此都很迎合着对方,以致这场欢~爱变得缱绻腻人……

到最后,男人暗哑的闷哼声,将爱~液全数释放……

*******

客厅里的小东西,已是气打不出气。

他都把音响调到最响了!

都出言威胁说要离家出走了!

这两人居然还在卧室里你侬我侬!!

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亲儿子放眼里过!

“咔擦——”

这回,喂饱了檀冰亚的江云燕,好不容易得空被放出来瞧瞧那个小东西。

“天天,你没事把音乐放这么大做什么。”

江云燕身上穿着居家服,看着和平时没差。

可偏偏在小天天眼里,就是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

刚才他分明看见檀大叔没穿一件衣服!大王裤子也没穿的!

“哼,大叔什么时候走?”

小家伙坐在沙发上,抱着肥肥的癞皮狗问道,一副很希望檀冰亚快点离开的样子。

“天天,你不是希望他待在我们家的吗?”

江云燕把音响关掉,走近,道:“大叔今晚应该会在这里过夜。”

什么!?还过夜!?

真是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再这样下去自家大王都要被抢走了!

这么想着,小天天连忙连拖带拽的把江云燕往自己卧室里推。

嘴里嚷嚷着:“不行,今晚你得和我睡一起!我才不要你和大叔睡一起呢!”

那个臭大叔,和他抢大王都抢到家里来了!

没办法,今天已经让这个小东西受冷落很久了,江云燕就同他一起回的小卧室。

待把宝贝儿子哄到入睡后,再回的自己卧室。

卧室门一打开,就见檀冰亚半躺在自己床~上,单手操控着笔记本电脑,另一只手则在接电话。

江云燕也没避开,刚说好的晚上睡一起,也没必要再扭扭捏捏。

很自觉的,就乖乖睡到男人身边的位置。

“檀总,可是今天您都说好约的陆律师,现在他都已经在你办公室里等着了!”

电话那头的话有些模糊,听不清在说什么,只听见是秦源在说话。

估计是在汇报工作吧,江云燕就没上心听。

“那檀总,关于抚养权的官司您还打算什么时候约陆律师?我帮您和他约个时间。”

“不用。”

檀冰亚掀了掀眸子,斜睨了眼躺在他身旁的江云燕,道:“这场官司撤了,让陆易衡以后不用过来。”

“什么!?!”

电话那头的秦源那叫一个震惊!

昨天才约来的律师,怎么今天取了DNA血液,外加见了回大总裁的前妻,这官司就不打了?!?

难道檀大总裁的儿子也不打算争了?!?

他才不信自家总裁会轻而易举放手呢!

同时惊讶的人不止秦源,还有躺在旁边的江云燕。

原本檀冰亚口中的‘撤官司’,已是让她好奇不解。

现在又提到陆易衡这个名字……

在脑海里捕捉了好久,江云燕才想起当初她和檀冰亚离婚时,就是陆易衡一手操办的!

怎么好端端的,又有什么官司要打了??

不,应该说成,本来打算打,现在撤了!

一直到旁边的人挂断电话,江云燕才打破无声,朝他问道:“要打什么官司?出什么事了吗?”

“公事。”

眼前的人是撒谎不打草稿,随意扯了句。

并没把抚养权的只字片语泄露出口。

再将电脑搁置在床头柜上,顺手将她搂入怀里。

江云燕脸蛋乖乖贴在男人健壮的胸.肌上,心底却仍有好奇存在……

公事??

放眼望去,整个海城有谁敢和檀氏打官司??

况且就算和檀氏打官司,也轮不到他大总裁亲自上阵吧?!?

怎么想,怎么都觉不对劲。

可现在既然官司都撤了,又觉没必要继续追究事情由来,反正官司都不打了。

“啪啦哒——”

被子下,睡衣上的纽扣被男人轻而易举的解开……

江云燕惊愕的看着他……

心底,隐隐有着惴惴不安。

一直到檀冰亚将她睡衣扣子全都解开一大半,大手钻入她睡衣中,便更让她确定这男人是想……!!

连忙将睡衣拉扯回去,嘀咕道:“刚不是才……那个过嘛。”

这男人的兽.欲该不会又要爆发了吧?!

现在她两腿都还酸着,如果再来次的话……恐怕真得下不了床了!

“多练练。”

男人沉稳的声音没半点起伏,犹如诉说着一件很是平常的事。

好好学?!

多练练?!

怎么都觉今晚这两句话,别有用意?!

江云燕继续拒绝,“天天就在隔壁,刚睡着了,这样……不好。”

毕竟,房间的隔音效果差。

而刚才小家伙在客厅把音乐开到最大,才得以欢.爱声被淹没,可现在夜深人静的……

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果不其然,檀冰亚不耐的收回手,又改成搂在她腰际上,没再继续方才的动作。

“这房子,是你买的?”

檀冰亚扫视了圈卧室……

这倒还是他大总裁来这里几次,第一次打量她的住所呢!

“不是,是我和颜清合租的。”

江云燕老实回道。

“这两天收拾下,下周搬我这里住。”

“……”

搬他那里??

那里是指哪儿?

檀家?还是他名下的某一套房里?

檀冰亚摸了摸她白皙的脸蛋,粗粝的指腹极富男人味儿,

“这里做起来不尽兴。”

他低沉的口吻,又像在诱~骗一只乖顺的猫。

江云燕的脸早已噗噗红,把脸埋在他胸.膛里蹭了又蹭。

前夫前妻再次同居……

这样,真的好嘛!

******

次日。

再醒来时,床.上的男人早已离开,江云燕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是早上十点。

向来都把属于他的东西释放在外的男人,昨晚居然出乎意料的把爱~液释放在她身体里!

这个点,买紧急避孕药服用的话……应该来得及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