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238好好管管你前夫让他收敛点

我的书架

238好好管管你前夫让他收敛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忘收拾行李,下周搬我这里。”

没回‘信件’这个话题,檀冰亚只提醒了句同居的事,就离开。

走前,男人薄唇轻亲了下江云燕嫩滑的脸蛋再走。

床~上的人儿,很是甜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竟有几分贪恋……

即便他唇上的温度很凉,可脑里满满都回味着那片刻温度和碰触感……

其实,假若他们俩真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跬…

起码,她很喜欢最近他们俩的相处方式。

和谐,甜蜜,还有因小天天的存在带着那么点一家三口的温馨。

躺在床.上,江云燕又赖了好一会儿才起来的。

打开~房门。

就见颜清和小天天两人顶着黑眼圈在吃洪姨做的早餐,面上是满满的幽怨和困意。

“云燕啊!你前夫真是够会折腾人的!一大清早和你在房间里干坏事就算了,还得把咱们家上上下下,连带那条狗!都一起赶出去‘散步’!!”

“真是把老娘我给折腾的半条命都没了!”

“为了成全你们俩,不说我通宵加班就算了,好不容易回到家,还得再领着一人一狗去花园吃一小时的西北风!有没有良心呀!”

颜清一见江云燕从卧室出来。

就把刚才不敢对檀大总裁说的话,全都抱怨给江云燕听听。

并还补充了句:“好好管管你这前夫!让他收敛点!!”

“……”

的确,大清早的把人从家里赶出去,目的再明显不过……

江云燕被说得脸蛋红了又红,心里则是各种暗骂那个衣冠禽~兽!

八成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没满足他要求,就把兽.欲发泄到早上了!!

能让他大总裁克制一个晚上的兽.欲……

也真是为难他了!

“好啦颜清,再过几天我就不住这儿了。”

江云燕说道:“我要搬去他那里住了……”

说到这事,颜清就难过起来。

怎么说,从前在法国的时候,也是她们俩住在同一屋檐下的。

这么一住都住上好几年了,早就习惯家里有对方存在,现在一下子要分开……

“哎!”

颜清叹了口气,抱怨:“重色轻友!!”

“啊呀,我会每天都来看你的啦。”

“嘁!”

颜清不屑的哼了声,又挖墙脚,道:“和前夫同~居,也不怕他把你折腾的下不了床!”

现在吧,这大总裁就这样不能忍受。

要是同~居了的话……

还不得接个吻都有感觉了!

“颜清!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江云燕被说得脸通通红。

虽然知道她是故意在挑檀冰亚毛病,可这事怎么也得和自己有关联呀!

“大王,今天我们去游乐场玩嘛??!”

小天天从厨房里捧了杯牛奶出来。

“妈咪下周末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今天妈咪有事,你和颜清阿姨在家玩会儿吧。”

“啊,别!我昨晚通宵加班今天可要睡觉的,没时间陪这小子!”

颜清毫不客气的一口拒绝。

小天天飞了个白眼过去……

跟着毫不客气道:“我才不要和颜清阿姨玩,有代沟!”

“……”

“大王,你今天有什么事呀?我和你一起去!”

很快,小家伙一只手捧着牛奶杯,一只手拽着江云燕的衣角,和她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其实今天江云燕打算去医院看看白桐,这么多年不见自己母亲,当然得时刻关注着!

何况白桐现在还未完全康复,她也心有余悸。

至于有关白桐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江云燕继续劝:“天天,那你可以待在家里打游戏,或者……”

“不要不要!”

小家伙噘着嘴蛮横拒绝,“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出去!!”

本来吧,他也不是特别想跟着江云燕一起出去,但见江云燕巴不得要把他丢家里,他就一定要跟着一起去看个究竟!

*********

无奈之下,江云燕只好由着这个小东西和自己一起去医院。

路上。

江云燕想了又想,打算短时间里先不把自己宝贝儿子的事告诉白桐,怕她心脏承受不住,就打算日后再说。

到了医院。

江云燕把小天天带到了儿童区域,让他一人在那里玩会儿,晚些会来接他。

“那大王,你去哪个病房?谁生病啦?”

小天天昂头问着。

有关去哪间病房他必须得问问清楚,

不然万一这个糊涂大王忘了时间,他岂不得一人可怜兮兮的在这片小天地里等她?!

“妈咪的一个朋友生病了,我去看看她,在903病房。”

江云燕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道:“你在这儿玩哪里都别跑,有事就打妈咪电话,知道了吗?”

小家伙点了点头,没再问话,就去儿童区玩了起来。

儿童区有看护人员在,所以江云燕放心的去了楼上。

病房里。

白桐已经醒了,正坐在病床~上看电视。

“妈,身体怎么样?昨天睡得还好?”

江云燕拎着在楼下买的水果进来。

“好,妈见到你了,这身子能不好麽。”

白桐笑呵呵的看着她,坐起身。

又瞅了瞅病房门口,问:“今天你没和意彻一起来医院啊?”

江云燕可没忘之前萧意彻对自己说,还没告诉白桐他们俩分手的事情。

“意彻今天可能有事吧,所以没来。”

自从分手后,她和萧意彻的接触就很少,那个男人的作息时间她也不清楚。

至于白桐这里……

就等她情绪平稳,心脏稍微好些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也不急。

“嗳,行。”

从昨天白桐见到江云燕后,不管脸上还是眼里,都始终带着母亲慈祥的笑意。

尤其是江云燕还没有责怪自己消失那么多年,也算了了她心中的郁结。

“云燕,这转眼间,你都成大姑娘了,妈这些年……”

说着,白桐想想这二十多年的苦难,双眼就泛红,“妈这些年真是对不起你,真是对不起你啊!妈现在老了,还得让你来照顾妈,真是妈欠你的……”

“妈,你说什么客气话,女儿照顾妈是天经地义的呀。”

江云燕削了个苹果,“只要妈能一直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会的会的。”

白桐想到什么,又问:“昨天意彻送你回去,你有没有好好谢谢人家?”

“妈能活到现在,也真是多亏有他在!”

“不过啊,幸好意彻是你男朋友,早晚都是一家人,如果是个外人这样照顾我的话,我可真是觉得要欠人家了!”

江云燕沉着声不语。

欠萧意彻的,她承认。

只是在白桐这里……

似乎是把萧意彻当成自己人了!

想和她解释,但又怕会增加白桐的心理负担。

所以江云燕还是忍下没说,而对于萧意彻这么多年来的照顾,她暂且也还没想好感谢的方法……

“云燕,意彻是个好孩子,单我这个病啊……我就见他给我换了不少医生。”

“还有你这些年在法国的事情,我也听他一直跟我提起,你们俩就是在那里遇见的是吧?”

白桐接过削好的苹果。

“是,妈,你还想吃点别的什么吗?”

江云燕转移话题。

虽说让白桐现在就知道自己和萧意彻分手不好,可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终究心底怕白桐讨论的更深刻,更久远……

“妈不想吃别的,妈也就想多了解些关于你和意彻的事而已,咱们这么多年没见面,妈总得跟上你的生活吧。”

“昨晚意彻送你回去后,他又回医院和我聊过,我们还说了关于你们俩结婚的事……”

“咳……咳咳……”

江云燕刚拿起水杯要喝水,就因这话呛住了。

“妈,你怎么和他说这个。”

“嗳,这可不是妈说的,这是你刚回海城时,意彻告诉我他送你订婚戒指的事,妈才知道他向你求婚的,这不,见你们俩在一起才问的。”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传来……

打破了两人的话题。

江云燕从包里拿出手机,就见‘檀冰亚’三个字张扬的在屏幕上闪烁着——

也没多顾及,江云燕就接了电话。

“喂?”

“你卧室电脑桌上的文件袋,给我送到办公室来。”

电话一接起,就是檀冰亚低沉冷静的声音。

沉如弦音,与往常一样。

早晨离开前,这男人不是说今天有封信件要给别人,怎么现在是要办公事的节奏??

江云燕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白桐,对着电话问:“现在?”

“有问题?”

明明话是疑问句,可从这男人口中说出,听着就像隐隐带着一种谴责。

并且,还不给人回绝的机会。

想了想,可能真有什么重要文件落在自己家里了吧。

应声道:“好,我一会儿就送来。”

“嗯。”

那头应了声后,两人就切断通话。

江云燕看向正一脸疑惑着的白桐,“妈,我临时有点事要离开,晚点来医院看你吧!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带来。”

“不了,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妈吃医院里的午餐就行了。”

白桐嘴上虽这么说,眼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不舍。

毕竟自己二十多年没见的女儿,真是想时刻都能看到。

但又碍于自己身体的原因,得常年居住在医院,没法说出院就出院的去看江云燕。

这头,道了声别后江云燕就匆匆走人。

经过医院儿童区的时候,见小天天和里头的小朋友正玩得开心,就没去打扰他。

反正送完文件后,她还打算再来医院一趟。

***********

经过这么多天以来。

檀冰亚从起初频繁来自己家,一直到现在一连几天晚上都住自己家中。

无形中,家里都有这男人暂住在这里的生活品和换洗的一两套衣服。

估摸是打算住到江云燕搬去他家。

在卧室电脑桌上,将昨晚檀冰亚遗留在这里的文件,一并打包进文件袋时……

就看到了文件袋里隔着的一叠白纸里,夹着一份信封……

记得,早晨问这个男人周末还上班时,他说的今天要给别人一封信的!

怎么现在这封信落在她这儿了??

鬼使神差,想到今早不告诉自己是什么信,现在正巧被她逮个正着!

江云燕就把一叠白纸中的那封信抽出来看——

信上,有常年被人拿在手中反复来看的痕迹。

泛黄的信封包装告示着信封的年龄,以及纸上还毛毛的,许是放了好几年了!

江云燕把信放正,一看就见信封上写着——

‘遗嘱’两字!!

遗嘱??!

谁的遗嘱??

认识这个男人那么多年,并没听说过檀家有人去世过啊?

难道还是她了解不透?

抑或这封遗嘱是别人的??

临走前,那男人不是都说了,今天是要把信给别人吗!

那就更说明这封信不是他的了!

可能只是转个手给别人吧,和他并没多大关系……?

江云燕拿着这份‘遗嘱’看了又看。

信封已被人有意粘好,若是拆开会有很明显的痕迹。

目前她和檀冰亚相处还算和睦,不想因为这份与自己不相关的信件而坏了关系。

放下心里的好奇。

江云燕还是把这封‘遗嘱信’重新放入文件袋里——

**********

医院。

十一点。

这儿点里,儿童区只有小天天一人。

其他小朋友都被大人领走去吃午饭了。

“天天啊,你妈妈还没有来接你吗?要不要跟姐姐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呢??”

小护士弯下腰,很是喜欢的看着眼前的小正太。

小家伙把手里的皮球随手扔掉,酷酷回道:“不用。”

说着,就一脸不悦的离开儿童区。

他就猜到这个大王会糊里糊涂忘记时间,然后再把自个儿给忘了!

没想到还真是!

幸好问了她病房号,不然自个儿真是傻啦吧唧在这里等到晚上,都不会有午饭吃!

哼!

“咚咚咚——”

小家伙一人跑去903号病房找大王。

两手交替着来回拍病房门,一副找人算账的嚣张样。

近来,自家大王总是把自己遗忘!

在家,因为檀大叔的存在自己被遗忘。

现在好不容易檀大叔不在了,都去医院了,还要把他给忘了!

他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么??!

一会儿开了门后,一定要好好找她算账!

“砰砰砰——”

“咚咚咚——”

“开门开门!”

小天天亮着嗓音,喊道。

“咔擦——”

没一会儿,病房门就被里头的人打开了。

白桐身穿病服,就见门口站着个矮矮胖胖的小男孩儿,正满脸幽怨的瞪视着病房门。

那眼神,看着就好像这间病房和他有仇似的……

“小朋友,你找谁呢?”

白桐弯腰,慈祥的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小东西眉眼间和江云燕有几分相似,让白桐觉得有些亲切感。

小天天才不客气呢,也不回白桐的话。

就大摇大摆的走进病房——

边走,还边喊道:“大王呢?给我粗来!”

病房里,满满都是他清脆的声音。

明明生着气,却因尚且奶声奶气的声音,听着就煞是可爱。

白桐跟在小家伙身后,问:“小朋友,大王是谁呢?是你妈妈吗?我或许可以帮你找哦。”

见这小孩似乎是因找不到妈妈而着急生气,白桐就友善的问着。

反正,她平时每天在医院里闲着也是闲着,寻点事也可以消磨下时间。

小天天背着小书包,迈着小短腿,在病房里晃悠了一圈都没见到江云燕的身影……

感觉自己是冒犯人家了。

难道是他记错病房号了??

“请问,这里是903病房嘛?”

怕是找错地方,小家伙也收敛了性子,礼貌问道。

“是呀小朋友,你找谁呢?”

“我找我家大王!”

小天天回了声,觉得没把话说清楚,就又补充了句:“大王是我妈妈!”

白桐一听,这小孩子是丢了妈妈,心底颇有感触。

像是融入了他的世界似的,道了句:“哎!这孩子的妈真是的,孩子都丢了不见了,她都不知道麽!”

“来来,给我说说你妈妈长什么样,或许我可以带你去找到。”

小天天疑惑的瞧着白桐。

撅着嘴,一脸打量。

见她不像骗子,而且还面色虚弱,体弱多病的模样,就暂且放下防备,磨叽磨叽的挪步到她面前。

掏出卡通手机,翻到相册里的照片给她看——

“呐,这就是我们家大王,漂亮吧?!”

明明是找妈妈,结果小家伙却是拿着照片给人聊起来。

还一张接一张的翻给白桐看。

“这是我和大王的合照~~我是不是很帅~当然啦,我们家大王也很漂亮~”

“还有这张呢,是我和大王捉迷藏的时候,我偷~拍她的,嘿嘿嘿……”

“这张呢,是她在校门口等我的样子。”

“这张呢……旁边这个人是萧叔叔,他对我可好了,我要什么他都给我~!”

“他呢,喜欢我们家大王,可惜吧……我们家大王好像更喜欢我亲爹,哎,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没办法~”

小天天一见和自己有共同话题的人,那张小嘴就一张一合说个不停。

浑然没觉坐在旁边的白桐有什么异样——

“你……你叫什么名字……?”

白桐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小男孩。

两人都坐在床沿边上,小家伙身子矮,所以得抬头看白桐。

“我叫江佑天。”

“江,就是江云燕的江。”

“佑,就是保佑的佑。”

“天,就是天天的天。”

小家伙用着自以为最通俗易懂的字来形容,满脸天真无邪。

经这么一介绍,白桐更是惊讶不已——

这六年里,萧意彻虽然会和她说有关江云燕的境况,但从来都没听说过……

自己女儿居然还有这么大一个孩子!?!

更重要的是……

这孩子,还不是萧意彻的?!!

那如此看来的话,她们母女俩岂不是一直都在亏欠萧意彻!!

白桐整颗心都开始跳得厉害,呼吸都开始逐渐变喘……

坐在身旁的小天天见不对劲,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哪里难受啊?”

“给……给我把……药……”

“把药……拿来……”

白桐指着床柜上的药说道。

小天天不敢怠慢,真怕白桐会出什么事。

赶忙跳下病床,跑去拿了白桐指着的药,又拿了柜子上的杯子。

“呐,你没事吧,快吃吧。”

说着,小家伙还怕白桐没力气开药瓶,就帮她拧开药瓶,拿了片药送到她嘴前。

白桐顺口就服下。

又喝了口小家伙递来的水,把药片咽下。

小天天有下没下,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拍着白桐的胸口,关切问:“好点了没呀?”

这药很是管效,刚服下,情绪就逐渐平稳……

白桐看了看正拍着自己的那只小手,又转眼看向另一只手搭在她肩头上的小肉手。

还有那张近在咫尺,一脸萌萌的脸蛋儿。

心头不由百感交集,握住小天天的手,把他抱坐到腿上。

“没事了,外……外婆没事了……”

想来想去,白桐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出‘外婆’这个称呼。

或许是因为不想拖延认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比如江云燕,再比如眼前这个孩子



而且,她现在这样的身体,指不准哪天就那么去了,到时候真怕是想认都没法认了!

小天天不以为然的点点头。

对于‘外婆’这个称呼,他并没有多大概念。

他的世界里只有‘妈妈、爸爸’这几号人物。

而且‘爸爸’还是没怎么见过……

对父爱都模糊的一个孩子来说,就更不懂外婆、外公、爷爷奶奶那种关系了。

所以白桐这样称呼着,他也没放心上去。

“天天,你是来病房找妈妈吗?”

白桐有些爱不释手的抱着这个小东西。

怎么看着,这都好歹是自己女儿生的孩子呀!

虽气萧意彻和江云燕的不说,但只要看着这个小男孩,心底就觉高兴。

“是呀。”

小天天说着,就抱怨:“这个大王真是太没良心了!说让我在儿童区玩一会儿会儿就来找我,结果呢!这都几点了,别的小朋友都去吃午饭了,她到现在都还不来接我吃午饭!真是可恶!”

白桐一听,自己小外孙没吃过午饭,就赶忙把医院送的营养餐端来……

“来来,你看看这个你喜欢吃吗?”

小天天现在饿得慌,一见有吃的,就毫不客气的接过,“谢谢外婆!”

这一声‘外婆’,立马把白桐叫得呵呵直笑。

**********

檀氏。

总裁办公室内。

江云燕把整理过来的文件袋递上,“东西都在里面,我都帮你整理放在一起了。”

“嗯。”

檀冰亚放下手中的钢笔,抬眼看她。

那深邃的眼神,以及没有过多的话语,明明平常得很。

可那般黑沉的眸子,与他对视,就如能跌进万丈深渊……

江云燕见他没有再要开口的意思,就道:“那我先回去了……?”

“过来。”

男人两手自然的放在老板椅的扶手上,卓越的身姿,逆光而坐,显得格外气势凌人。

江云燕听话的绕过桌子,走近。

嘴上问道:“怎么啦?”

“累。帮我捏肩。”

檀冰亚牵过她的手,启口道。

又将她拉至自己身后,似真要让自己给他敲背捶肩的样子!

江云燕见他揉着眉心,似是看了一上午的电脑而眼睛起的酸痛。

就乖乖站在他身后,伸手在捏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你闭眼休息一会儿吧。”

江云燕关心道。

话里,还有几分温柔。

檀冰亚应了声,抬手松了松系在脖子前的领带,就闭上眼睛任由那两只柔软无骨的手在他肩上轻捏轻捶。

身上,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冷锐气势并未有丝毫减退。

闭着的双眼,更让人难以揣摩他眼底的情绪。

只是时光静静,落地玻璃窗外的暖阳,刚好照在温馨的这一幕上。

岁月,也变得静好。

好一会儿,正当江云燕以为眼前的男人闭眼睡着时……

老板椅忽然一百八十度转了下——

随后,整个人都被抱坐到男人的大腿上——

江云燕轻呼了声,问:“你怎么啦?”

檀冰亚猿臂环在她腰际两侧,深眸凝视在她白皙的脸上,轻轻了两下,未语。

原本,吻只落在她脸上,没多久后又蜿蜒转移到她唇上……

唇齿相~缠间。

继而,细密的吻又落到了她的锁骨上……

他抬手,拨开了她领口两颗纽扣,继而俊脸又磨合在她肌~肤上。

还能感受到男人高挺的鼻梁,同时也在磨合她脖子以下的肌~肤上。

气氛,逐渐开始升温……

江云燕用手抵了抵他结实的胸~膛,示意他停止:“今早不是才刚刚……那个过嘛,不要了。”

怕会惹火,江云燕就先把话放在前面。

怎么之前就没见这男人动不动就亲,动不动就有那方面需求……

最近,在这方面上他倒真是勤快的很呢!!

檀冰亚难得停手,没再继续深入。

拍了拍坐在他腿上的臀~部,“起来,一起去吃饭。”

“啊……?不行诶。”

想到小天天还在医院等着自己,还有白桐也在医院。

若是自己吃个饭再回医院的话,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得饿成什么样了。

“理由。”

檀冰亚双眸紧锁在她脸上,直接了当的问。

眉间,还隐现出不悦。

“天天等我和他一起去吃饭嘛,不然他一人会饿着。”

江云燕没把她去医院的事告诉檀冰亚。

短时间里,让这男人知道有关白桐的事,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方便。

而且,目前也不适合。

“他一人,你看他会不会饿着。”

檀冰亚没好气道。

显然,对于江云燕回去和小天天吃饭,不和他一起吃有所不满。

“他年纪还小嘛,需要照顾。”

江云燕替小天天说着话,但也怕眼前的男人会真不开心。

捧着他的脸,难得主动在薄唇上吻了下。

撒娇道:“我先回去啦。”

不知是不是因这一吻,总之这男人是没再刁难自己,松手放她走。

江云燕没走几步,想到什么,又问:“今晚你还来吗?”

这几天,檀冰亚时常出现自家种,常常杀她个措手不及。

这点,还是有必要问清楚。

“你希望?”

男人掀了掀眸子看她,黑眸底下是满满的饶有兴致……

江云燕见他要和自己开玩笑,才不要理会呢。

红着脸丢下一句:“随你啦!”

转身,就走。

楼下。

江云燕乘电梯下楼时,就见到不远处迎面而来的妖娆身姿——

同时,江雪也看到了正从电梯里出来的江云燕。

环臂,一脸挑衅的看去……

“你不是都在檀氏辞职了吗?还来这里做什么?”

江雪朝她眼前一站。

挡住了江云燕的去路。

“姐,你不是和他离婚了吗,还来这里做什么。”

江云燕用着同样的话,问。

只是面无波澜,平易近人的说着不咸不淡的话语。

江雪一看见她这般冷淡的姿态,就打心眼底不悦!

在她眼里的江云燕,就该像六年前那样,唯她是从才对!哪能像现在这样清冷!

可气势不能输,江雪趾高气扬道:“哼,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可是冰亚叫我过来的!”

“是吗。”

江云燕冷笑。

“是啊,而且今晚冰亚还说要我去他家呢!”

江雪挑眉说道。

那模样,神气的很呢!

关于这个问题,她刚才的确有问过那个男人,只是……

他都没有给自己正面回答过,所以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真的和江雪……有约在先??

“那既然你还有事,你就上去吧。”

江云燕大方让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不着急!”

江雪走近,“去见冰亚前,我得先和你把这些日子的帐算算清楚才行!!”

之前,檀冰亚始终派人盯着自己,没法和江云燕接触分毫。

可如今一连她那么久,都表现出没再要找江云燕麻烦的样子,得以让那男人姑且放过自己,没再被人监视!

现在,还不得把新账老账全都算算清楚才行!

“抱歉江雪,我还有事。”

对于江雪的称呼,她早已改口。

尤其发生那么多事之后。

江雪见她绕过自己要走,立马伸手抓住她手腕,手指上做着长长的指甲故意掐入她细~嫩的肌肤里。

“江云燕,都是你的出现!害得冰亚和我离婚!我一定把这帐跟你算清楚!”

说着,刚拽着江云燕转身就走。

眼前就被男人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阻挡了去路——

男人一身烟灰色西装,衬得笔直的身材英俊高大。

扎眼看去大约有三十好几,眉宇间有凌然,还有过尽千帆的淡漠。

“谁啊?挡在这里做什么?!”

江雪正在气头上,一见有人挡她路,就觉碍眼。

“松手。”

眼前的男人双目始终定格在江云燕面上,不冷不热的声音,有着异常的深重。

江雪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刚要开口反驳,就听一旁的人传来声音……

“大少爷,檀总在楼上等你。”

大少爷??

能在檀氏的地盘上不带姓称呼的人,那就说明这人是……

江雪在听到这一称呼后,像是联想到什么,赶忙识趣的松开江云燕的手走人。

江云燕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虽对这位安娜口中的‘大少爷’好奇,但还是礼貌的道了声谢就走。

“她就是冰亚的前妻?”

檀景承出声问。

“是的大少爷。”

男人顿步。

转眼,幽远的视线再次追踪在江云燕已然离开的背影上……

眼神,久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