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243分清关系

我的书架

243分清关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下,电话那端翻文件的声音都停止了!

无声中,像有一种暧~昧开始跃跃欲跳着……

男人暗哑的嗓音,绕有兴致的问着:“说说,怎么睡法,我再考虑今晚是否过来。”

“……”

即便隔着电话看不见脸,江云燕都能感受到从这男人口中起的戏谑!

什么时候起,这个性情冷静自持的男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踝!

言语还这么直白赤~裸!

也不知道该多注意注意身为大总裁的形象!

“随……随便你来不来!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而已!”

江云燕脸蛋一阵红一阵白的说着,试图掩盖她内心想法。

早知道这男人说话这么露骨,她就不打电话问他来不来了!

原本也只不过是想听听他声音,想见见他人而已……

现在呢!

人家哪里想听自己声音?哪里想见自己呀??

人家分明就只想着怎么睡?用什么姿势睡她好麽!

真不知道他大总裁每天脑子里把她都……都当什么啦!

电话那头没有回话,安静一片。

彼此虽然谁也没开口,但仍能感受到一种和谐和平静。

江云燕红着脸拿着手机,无声中,有种让人错以为细水长流的感情在恣意生长。

而电话那头翻阅纸张的声音再次响起。

只是对方边工作边接着电话,并没要挂断的意思。

那阵势,真有几分让人误会要自己在电话那端陪他一起看完文件的样子。

良久后。

门口突兀的‘叮咚’声打破了两人的安静——

江云燕才后知后觉,道:“有人来了,我先去开门,你如果今晚工作太忙的话,就不要来了好啦,早点休息~”

反正,明天不就得入住那男人家里了麽……

少在一起一会儿,她虽然有那么点点的想念,但也不至于一天都不能见。

而且她知道,这男人向来都把工作放首位,其次也不喜欢在工作时被人打扰。

现在她打电话来,他没拒接已经是难得的了!

见电话那端没声音,听不出喜怒,而这头门铃又按了一声。

江云燕就匆匆道:“我去开门了,晚安。”

说罢,就把电话切断——

穿着睡衣就急急忙忙去门口开门——

起来时,心头还一直回旋着一个问题……

那么晚了,谁会来啊?而且颜清和小天天都在家里。

待走到门口开门时,才见穿着一身休闲服的男人站在自家门口……

*******

同时,另一边。

电话切断后,本是两手分别忙于四份文件中……

现下难得腾出一只手,拿过一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点整。

*******

“意彻,那么晚了,你怎么还来这里啊?”

江云燕怪异的问道。

站在门口,也并没有让人进来。

外头楼道里昏黄的灯光,亮了又暗,配上这男人淡泊的气韵,竟有些神秘的色彩……

自从回到海城后,这男人就愈发让自己看不懂。

时而,是以往谦谦君子的模样,时而,又几分难以读懂的诡秘。

“你钱包落病房里了。”

萧意彻伸手将一个女性钱包递给江云燕,又问:“你今天去看过伯母了?”

“谢谢。”

江云燕边拿来钱包,边检查。

倒不是检查钱多少,而是照片里放着那张她和白桐的合照,以及那份……

失误的DNA——

这两样重要东西留在家里,怕小天天会乱翻,所以她始终放在皮夹子里的夹层内,隐蔽的地方,这样又不会被人看见,同时也随身带着。

“我没打开过。”

在江云燕翻找的同时,萧意彻淡然的道了句……

而事实证明,自己的确多心了。

那两样东西不但在钱包里,并且还原模原样的摆放着。

江云窘迫的点点头。

最近,不知为什么,这男人明明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可始终都会有种莫名的隔阂,让她无法坦然……

或许,有时候坦然相对,和感情也有关。

“不邀我进去坐坐?我有话和你说。”

像是看出了江云燕的疑虑,每每都会在话后补充一句作为解释,“是关于去法国的事,就一会儿。”

江云燕应声,便让人进来。

说得直白点,恩人找上门,能拒之门外么……

正好,她也要和他说这事,

否则明天搬去檀冰亚家里就更没这个机会了!

屋里。

萧意彻坐在沙发上,江云燕则倒了杯水给他。

继而在下午时,心里周转了很久,已是打好心思。

“意彻,去法国的事……我恐怕不能去。”

“因为要搬去他家?”

几乎话音刚落的同时,萧意彻就问出口。

客厅里,静静摆放着两个行李箱,是今天稍微收拾了些衣物出来的。

而对江云燕家里,无论从梗概还是细节,哪怕过了一个月没来,都能清楚的记得原本位置放着什么东西,后来又多出什么。

真不知道是该说着男人上心,还是说记忆力好……

“嗯。”

江云燕应了声他的问题。

有愧疚,有含羞,也有抱歉……

对上那双清幽的双眼,突然间有些无从面对,尤其是看到他眼底的自嘲……

仿佛在笑话,这么多年来的付出,只不过是一场空……

越是这样的眼神,越让江云燕没勇气说接下来的话。

对这个男人,这六年里,她一直都很感激。

尤其,在她最无助的时刻,在她怀孕的时候,在天天出声缺少一个假设性的父亲时候……

都在太多太多的时候,他会凭空降临。

“意彻,真的对不起。”

江云燕忍了忍心头的愧疚,残忍道:“我的事,请你以后……不要再插手了……包括我妈,这些年里我真的很谢谢你对她的照顾,现在既然我已经知道妈妈没去世,我想以后她的病都有我管。”

“云燕,伯母的病情国内没有一家医院可以治好。”

“那我会去国外找的!总之,你不要插手了,也不要让我再继续欠你了……!”

虽然知道这话很没有良心,但既然他们俩没了关系,在这方面还是划分清楚的好!

况且,那个男人也不希望看见自己和别的男人有牵连。

只是关于亏欠萧意彻的……

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还……

屋里。

一时半会儿安静的没有人讲话,而这份安静看起来更让人有负罪感,就像一块石头无形中压在心上。

良久,才见到从他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意彻,对不起……对不……”

“我最厌恶的就是对不起!尤其是你对我说!”

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

他花了整整六年时间在一个女人身上,想听的绝对不是一声无用的“对不起”!

无论对任何人来说,从十月怀胎至到陪伴孩子成长,再到这些年里都默默无闻的照顾着她母亲……

最后的结果却是和她的前夫走了!

这种感受是任何一人都不能接受的!

尤其像萧意彻这种男人!

江云燕两手环胸,是无助时的表现……

正如那年,她刚去法国孤身一人,怀着孩子站在他家门口的样子……

是她无助的表现。

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次的无助是他给的——

*******

萧意彻离开时,江云燕已是回房睡了。

楼下,防盗门刚打开,就迎面一辆黑色保时捷疾速在公寓楼门口停下——

相比萧意彻一身烟灰色针织衫,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要冷沉得多。

两个男人不止装束相反,性格也不同。

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冷峻逼人。

此时的画面是,萧意彻站在台阶上,檀冰亚则是从保时捷车上下来——

两人谁也没对视一眼,仿佛根本没有对方的存在。

偏偏,无形中的凌厉气焰自对方身上悄然显现……

正当两人即将擦身而过时,檀冰亚脚步一斜——

在他眼前站定——

清冷的月光洒下,倒影出路灯下正面交锋的两人……

*

昨晚太累本想睡一小时再起来码字,结果睡过去了…今早趁着上班用手机偷写了点哎,晚上继续更新补给大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