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35第一步:檀总带走天天

我的书架

35第一步:檀总带走天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年前,是江雪。

六年后,却是檀娇娇!

她江云燕受够了!

同样,眼前的男人没多好的脸色,那张脸已是布满戾气——

江云燕望着那双幽暗的眸子……

说不怕这男人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可今天积攒在心里的委屈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出来謦!

近在咫尺的俊脸也同样紧绷,眼底早已凝结成霜——

“所以,你是因为娇娇才想放弃。”

檀冰亚启口,不冷不热的声线没有丁点起伏,听不出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

江云燕试图挣开被禁锢住的手,“不管因为谁,我……”

“这是什么。”

因为挣扎的关系,檀冰亚刚巧摸到了她手指上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

抓着她的细腕愈发收紧——

抬手举起在彼此眼前——

那枚钻戒在夜里发出璀璨刺眼的光——

“再敢戴别的男人送你的戒指,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手指剁了!”

态度,强势。

口吻,居高临下!

在夜里,此刻的他霸道的不可一世!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自己摘下,我们就继续。”

显然,是把这一决定权落到江云燕身上。

说着,男人原本抓着她的细腕就重重放下,黑眸紧紧逼视——

江云燕揉着吃痛的手腕看他。

眼里是满满的幽怨!

凭什么每次这男人要自己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凭什么他说要怎样继续就怎样继续,他要离婚就离婚,他要恋爱就恋爱了!

就凭赢了她那颗心吗!

可惜!现在她不想再受这个霸道、自大、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摆布了!

即便这枚戒指她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自己摘下,但此刻就是要反抗!

“檀冰亚!继不继续不是你说得算!现在,我就是不摘!我就是不要继续了!我永远都不要再继续喜欢你了!”

喜欢这个男人,太累!

他们之间永远都堵着一堵墙,或许,是檀娇娇,也或许是她根本看不清这男人是否喜欢过自己,哪怕丁点!

她都没有看清过!

倘若说唐静是他们的绊脚石,檀娇娇就是他们俩的隔阂,而最终能使这段感情破碎的主要人物并非她们俩,其实一直都是……

他的那颗心!

这才是她想要的!

可惜这么多年来,恐怕自己是连一只脚都没踏进过!

站在眼前的男人,那双冷静的眸子第一次掠过疑惑……

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与这般黑夜一样,混为一潭。

檀冰亚两手放在西裤口袋,稀疏的月光落在他身上,尽显尊贵、傲世。

或许就是因为这股傲气,所以她才高攀不起!

“可以。”

檀冰亚冷笑,黑眸里的阴冷,如同森林里的野豹,就连嗓音都沉如深海,“敢违背我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那冷如冰刀的声音,如今增添了一许危险气息。

仿佛,下一秒她就必然会付出点什么!

江云燕挺直了身板,眼里,是不想再屈服——

语毕,檀冰亚斜睨了她一眼,就冷漠走过——

保时捷也随之在夜里消失……

————首发网站,乐文————

回到家的时候,江云燕才觉四肢有些瘫软。

不知道是淋过雨的关系,还是刚才的勇气花了她太多力气,洗完澡就睡下了。

一直到早晨。

迷迷糊糊醒来时,有一只温软的小手四处摸着自己脸颊……

江云燕睁了睁沉重的眼皮……

就见小天天那张白白嫩嫩的脸蛋儿出现在眼前。

原本皱成一团的小眉头,在见到江云燕醒后,立马挂上灿烂的笑容——

“大王!你怎么才醒呀!我都叫了你二十分钟了!你都没有搭理我!”

小家伙鼓着小嘴说道。

江云燕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是早晨八点!

平时这个点,小家伙都已经到学校开始上课了!

眼下,小天天的身上早已穿戴整齐,就连床柜上还搁着他的小书包。

“对不起,妈咪太累了……”

江云燕说出话时,才发现自己喉咙都是哑哑的。

两手撑起要起床……

结果身子都还没怎么抬,又重新倒回在被窝里……

“大王,你是不是生病了??”

小天天摸着她滚烫的脸颊说,纯稚的脸蛋是说不尽的担心。

出现在他这个年

龄的脸上,显得又可爱又心疼。

“没事,你扶妈咪起来吧,我送你去学校。”

“大王,你喉咙都哑了啦!还说没事!”

小家伙盘腿坐在她面前,是一脸恨极了江云燕撒谎,拿过早早就倒好的白开水道:“大王,你先喝一点水,喝完以后我打电话让大叔送你去医院~”

“不行!”

江云燕一口拒绝——

昨晚他们俩还分道扬镳,今天早上就让宝贝儿子去找他,她才不要!

挺也得挺过去!

小天天肉嘟嘟的面上是一脸古怪,心里八成猜到两人一定是吵架了!

“那我打电话让萧叔叔来呢??”

小家伙又问。

“不用了,妈咪休息会儿就好了。”

同样,江云燕也不想见到萧意彻。

这下,小东西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也不想那也不想那怎么办嘛!不如大王我送你去医院吧!”

“……”

她要是能让这小东西送自己去医院,也不用她送他去上学了!

“你帮妈妈找下感冒药,妈咪应该只是感冒了。”

于是,小天天照着江云燕的说法找感冒药去了。

顺便,又拿来昨天买的面包,让江云燕吃上几口后才服下的药。

“天天,给颜清阿姨打个电话,让她送你去学校吧。”

江云燕道。

这个点,颜清有可能去公司上早班了。

“不要!”

原本盘腿坐在她旁边的小东西,一股脑窝到江云燕怀里……

“你不让大叔过来,也不让萧叔叔来,如果我还去幼稚园,那你生病时不就没人照顾你啦?!”

说着,小东西就一个劲儿的往江云燕怀里蹭……

结果反而发现她身体冷得很!

又伸出小爪摸了摸她脸蛋,却还是滚烫滚烫的!

“大王,你到底是冷还是热啊?”

江云燕搂过懂事的宝贝儿子,道:“妈咪有点冷……”

于是……

小东西又再次跳下床,找来了颜清的被子,和自己房间里的小被子,矮小的身子被遮挡的只剩一个脑袋,一路拖到江云燕卧室,再给江云燕盖上——

再次附赠一个小宝,主动把自己也跟着塞入这些被子里。

又短又肉乎乎的小手臂抱着江云燕,道:“那这样冷不冷啦??”

江云燕看着为自己忙里忙外的小东西,心头是说不清的感激和悸动。

亲了亲他软嘟嘟的小脸蛋,“谢谢宝贝~妈咪不冷了。”

……

母子俩,又抱着睡了一上午。

因为被子盖的厚,对于生病的江云燕来说出一身汗是好事,可对于怀里那小正太……

再次醒来时。

就见小天天白嫩嫩的脸蛋早已憋得通红通红……

脑门两边还滴滴答答流下汗珠……

那对圆溜溜的双眼却是平静的很,没半点嫌弃和不耐烦,一直眼巴巴的瞅着自己。

睡过一觉,又吃了感冒药的江云燕。

说不上精神好,但起码还是恢复不少。

撩开被子就把小东西给放出来透气……

“宝贝,你热的话可以出来的。”

毕竟,现在都快要大热天了,盖三条被子对正常人来说实在夸张了点。

“大王,你好点了嘛?”

小家伙憋着通红的脸蛋看她。

江云燕点点头,起床时,才看见被子上还平躺着四脚朝天的癞皮狗……

尾随两位主人一起睡觉,结果也热得不停喘气,舌头都垂在外面……

江云燕拽着小东西去洗了一身澡后,就带小天天出门。

“天天,这个点学校应该才吃完午饭,妈咪送你去上学,放学的时候我来接你。”

“哎哟~都那么晚了不要去学校了啦~!”

小天天变扭。

“不行!你马上就要幼稚园毕业了,不能不去!”

说着,就把小东西拎走,送去学校……

小家伙眼巴巴的瞅了她一眼……

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

到了幼稚园后。

临走前,小天天还不忘叮嘱了一句:“下午一定要去医院看看哦!虽然比早上好了,可是你高烧还没退呢!都那么大人了,别再让我担心呀!”

“……”

好吧,这小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小大人了。

不知道的人,还真要以为这小子是自己的爹呢!

不过,最后江云燕还是听了小家伙的话,去医院看病。

倒不是因为还没完全好,而是因

为最近小毛小病太多,比如月经不调,有时还会呕吐等等……

顺便就一道去医院看了的好!

因为打算看完病就去看白桐,所以江云燕就去了白桐住的医院。

结果才步入医院,就迎面撞见穿着病服的白桐和萧意彻……

“云燕,你来了。”

原本正要往挂号处走去的江云燕,不得不变了步伐……

“妈,你怎么不待在病房,下来了?”

“嗳……意彻这孩子说我整天待在病房太闷,就说中午吃完饭陪我去楼下散散步!”

白桐说话时,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江云燕手指上的那枚钻戒……

瞧了眼后,又用着满意的目光看看江云燕,又看看萧意彻……

欣慰道:“你俩呀……就早该是这样的!”

结果一下午,陪白桐聊天聊着聊着,也就暂且把自己要看病那一事给搁置了。

等到三点,江云燕见差不多小天天快要放学了。

就同白桐打了声招呼,先去学校接小家伙。

*******

幼稚园。

放学,小天天一出校门就被四名黑衣男子团团围住——

扎眼看去,就像欺负弱小似得!

小家伙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黑衣人了,尤其他们穿着统一,衣服上还标有檀氏集团的logo,能让他一眼就认出不是坏人。

“我长那么小,你们用不着花四个人把我围住。”

小天天既有自知之明,又百无聊赖的说了句……

“小少爷,檀总吩咐要带您回去!”

其中一名黑衣男子道。

小天天瘪了瘪嘴,一定是大王和大叔又吵架了!所以坏大叔想找自己当和事佬吧!

哼唧两声,“我才不去呢~!”

“那小少爷,抱歉了!”

说罢——

为首的两名黑衣壮汉就毫不客气的把小东西拎起——

一个抓着手,一个抓着小家伙乱蹬的两条腿,另外两个则走在前面开路——

二话不说就把小天天打包带走!

“啊啊啊!我才不要去大叔家!你们放开我——!”

*

最近回馈各位正版读者,子桑会在群里发红包作为感谢哈~为避免被群管视为盗版读者移除,群里的妹纸们一定要把群名改成乐文ID!!三天时间修改,三天后会清群,谢谢大家配合~

另外,感谢荷包花花和月票的亲们,我都有收到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