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云燕檀冰亚 > 结局篇3身世:我的孩子只有一个,天天

我的书架

结局篇3身世:我的孩子只有一个,天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瞬间,江云燕整张脸爆红--

上回,这个男人说想她身体,这次干脆直接说的更裸~露了!

连哪个部位想哪个部位都说清了!

还要不要脸了!!

自己脸皮子薄,江云燕所幸装糊涂不懂他说的话,不去看他。

原本,以为自己现在怀孕了,这个男人会消停些,谁知道呢…鲎…

不但没消停下来,反而变着法子想吃自己豆腐!

有没有考虑过孕妇的感受啊!!

江云燕见自己下颔上那只手不但没收走,反而还愈加收紧,让彼此对视。

才不情不愿推脱了句:“改天吧……”

自从这个男人有了那一次后,现在倒是上瘾了,变成每晚都要一次??!

“改天的事改天做,今天的事今天做。”

檀冰亚难得说了句长话,偏偏这话里的意思……是格外的令人面红耳赤!

江云燕知道自己在反对只会引来失~身之灾……

变着法子讲起道理来:“据说,男性频繁用嘴……会早……”

泄字还没说出口,江云燕就硬生生的被那道冷锐的视线把那字给活活咽了回去……

可她,明明说的就是事实好不啦!

况且现在她怀着孕,难保未来还有八个月里,这男人不会频繁用这种方法来解决需求呀!

她是出于为他大总裁的身体着想,才好心提醒的嘛~!

江云燕轻声嘀咕着,旁敲侧击的补充:“在这方面,偶尔还是要节制的……”

言下之意,就是今晚还是算了吧!

这男人本就在这方面持久的很,要是再重蹈覆辙一遍前几天的事,那她这张嘴还要不要啦!

要知道,每次那样做完一回,自己的腮帮子处就酸痛一次。

“你怀孕到现在,就碰了你一次,还不节制?”

旁边的男人反问过来。

说话间,那双深邃的眸子始终定格在江云燕的嘴上,看得她心里都毛毛的。

檀冰亚边将他所剩的裤子褪下,边道:“你有义务,帮我解决每一次我的需求。”

……

最终,江云燕逃不过帮这男人解决生理需求的命运……

突然发现,做他大总裁的女朋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不但要应对这男人的大男子主义,还得应对随时可能被欺负的危险!

才刚完事,房门就被打开——

江云燕心虚的往檀冰亚这边缩了缩身子,像怕被人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似的。

进来的是檀娇娇。

刚才小东西不愿回去后,檀景承就一个人回去了。

接着昏黄的灯光,就见小女娃眼圈微微泛红这,嫩嫩的脸颊上还淌着两排泪痕,像是哭了。

因为家里只有小天天用的一只枕头,她睡觉时用的就是小熊抱枕。

此时,檀娇娇吸着鼻子踮脚打开房门,手里拿着抱枕进来。

江云燕还以为小家伙欺负人家了,关心问:“娇娇,你怎么哭了?天天欺负你了?”

小天天平时睡觉的睡姿她不是不知道,有时一不小心就一脚把人给踹了,何况檀娇娇还那么小,那一脚下去还真可能不能承受。

檀娇娇噘嘴道:“我要……呜呜……我要大伯呜呜呜……”

这一问,一想,立马小东西哭出声来。

整个卧室都成了檀娇娇放声在大哭,“哇啊——呜呜呜……我要大伯陪娇娇睡呜呜呜……”

自从檀娇娇被接走后,就一直都是檀景承带着她的。

不管做什么事,吃饭由他抱着,出去玩由他陪着,睡觉时也成了和檀景承一起睡。

无形中,看似很简单的陪伴,有时候还是变成了习惯。

平时,檀娇娇对檀景承甚至还有几分使唤的意思存在,那个男人的包容和耐性周边人都看得清楚,才导致檀娇娇变得越来越恃宠而骄。

原本对檀景承的感受,小女娃心里是没多大留恋的。

一心只想着檀冰亚是自己爹地,可最近这段时间下来……

刚才睡觉时没人给自己讲故事,又乌漆墨黑的没人抱着自己睡,一下子小心脏都拔凉拔凉的了。

江云燕走近,拭去檀娇娇脸蛋上的泪水,道:“娇娇,你刚才不是还和阿姨说你今天晚上要在这里睡吗?所以大伯回去了呀。”

“哇啊——”

檀娇娇一听檀景承回去不在这里,本还是打转的泪水一下子奔涌出来……

江云燕也忙得手足无策。

起码,自家宝贝儿子没这么哭过。

打从生下来到学会走路这段时间有哭过,之后还真就没哭过。

所以对小孩子哭啼,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哄慰。

“娇娇乖,不然阿姨陪你睡好不好?”

江云燕摸着小东西的脸蛋哄着。

檀娇娇哪里领情呀,现在一心就想着檀景承,把头都摇得跟个鼓浪似的拒绝:“不要!我就是要大伯!我要大伯啊呜呜……”

“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娇娇回去。”

身后,躺在床~上的说道。

一时,江云燕也没纠结在这个称呼上,只算作默认。

开口道:“可现在都十二点了,这么晚了他都睡了吧?过来的话很晚了。”

江云燕并不认为要让檀景承过来。

这个点都已经凌晨了,人过来再接回去的话这都得要几点了?

而且小孩子哭过累了就睡,完全不用这个点让人过来。

檀娇娇一听江云燕不让大伯过来,更难过了,嘟着嘴,流着泪强调:“我要大伯呜呜……我要大伯陪我睡!”

说完,檀娇娇就气鼓鼓的抱着抱枕去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一副檀景承不来,她就要在这里坐一晚上的打算!

无奈,江云燕只得给檀景承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檀娇娇。

挂了电话后,江云燕就一直坐在檀娇娇旁边陪着她。

因为知道了大伯要过来接自己,小女娃才勉强不哭鼻子了。

小短腿边腾空晃着,边往家门口看着,一脸的等待。

时不时还问向江云燕‘大伯为什么还没有来?燕燕阿姨你是不是在骗我?’

问到最后,檀娇娇都不想问了,就一直保持回头的动作看着门口,小眼神里别提有多期待了。

江云燕坐在她身边,还是第一次仔细打量檀娇娇近在咫尺的五官。

洋娃娃的脸蛋,皮肤白里透红,脸蛋上还有着婴儿肥,看起来肉肉的又带着点小傲娇的感觉,还没长开的五官上,只有那双眼睛似和一个人长得很相似……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终于等到了檀景承过来。

江云燕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檀景承身上披着件薄薄的风衣,用作遮挡风衣里的睡衣。

显然,原本檀景承是已经睡下了的,接到江云燕的电话后才立马赶过来,连睡衣都来不及换下。

“大伯!”

檀娇娇一见人过来接自己,即刻跳下沙发奔到檀景承这里。

“大伯,娇娇好想你~以后再也不想一个人睡了。”

檀娇娇撒手把小熊抱枕扔在地上,踮脚求抱抱的样子。

檀景承笑了笑。

站在旁边的江云燕,竟觉他的笑容很满足……

“我的错,以后不让娇娇一个人待着了。”

檀景承单手轻而易举就将檀娇娇的身体托起。

伸手拂去她脸蛋上的泪痕时,同时低头轻吻了两下小女娃的脸蛋。

檀娇娇撅着嘴,难得认错道:“大伯没错,是娇娇的错,娇娇不应该不听大伯的话。”

檀景承笑意更明显。

一只手托着她坐在自己臂腕上,另一只手搂在她后脑勺上。

尤其男人那只手和她的脑袋瓜差不多大,看起来愈发有爱。

檀景承再次怜惜的亲了下小东西还沾着泪痕的脸蛋儿。

那吻,就连江云燕都能感受到超乎对自己侄女的爱……

檀娇娇没拒绝,反倒像一种习惯。

两只小短手勾在檀景承的脖子上,完后也在檀景承脸上亲了下,温馨极了。

“云燕,我们先走了。”

檀景承开口道。

江云燕点了头,送他们到了门口,见这一大一小的背影逐渐消失才关上门。

江云燕再次回到卧室躺下。

才忍不住问向旁边的男人……

“娇娇她……是不是檀景承的女儿?”

刚才那一瞬,尤其这两人的接触。

檀景承对檀娇娇的感情,总让人觉得越过侄女这层关系。

相反,和檀冰亚对待檀娇娇比起来,似乎确实檀景承在无形中要更胜一筹。

本来刚才檀娇娇进来,自己还以为她会赖檀冰亚,而事实倒相反。

江云燕侧着身躺下,朝着他这一面。

檀冰亚只是平躺着。

对于这个问题,有短暂的几秒钟停顿,似是在犹豫。

过后才应了声:“嗯。”

江云燕一怔——

这个答案自己虽然已经猜测到,但在听到后还是难免觉不可思议!

可心底……

却有种莫名的喜悦滑过……

江云燕看着他的脸未移,压制着心里的情绪,试探性又问了句:“那娇娇,不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生的??”

一直来,这个问题都困惑自己。

对于最

初,就抱着希望开始,一直到后来甚至试图去坦然接受。

如今在知道是檀景承孩子后,心里倒是开心的很。

腰上一沉……

檀冰亚伸手就将江云燕整个身子都拉近。

他刚毅的下颚搁置在她肩头上,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嗯。”

檀冰亚应声,两手环抱住江云燕,又道了句:“我的孩子只有一个,天天。”

江云燕脸蛋上微微泛着红意。

分不清是害羞还是开心,只是觉得心头好甜好甜。

这种感觉就好像……

他们一家三口从未离开过。

而他,又如同一直在自己身旁。

旁边的人浅啄了下她的侧颜,补充:“还有肚里那个。”

说着,本是搁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就徐徐覆到江云燕肚子上。

隔着薄薄的睡裙面料,还能感受到他拇指指腹在细细摩~挲着自己的肚子,动作很轻很慢,如同羽毛悠悠划过。

江云燕往他怀里靠了靠。

语气略有责怪:“那你早不说。”

害的她还一直以为檀娇娇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

檀冰亚闭眼,并没回答她的话。

关于这事,恐怕并没那么简单,尤其原本的侄女却成了亲生,这种事……

确实没法公众于世!

尤其还是檀家这样的名声,檀老爷子恐怕更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江云燕依附在他怀里,顿了顿像想到什么,再次抬头又问:“那娇娇的母亲呢?檀景承是娇娇的父亲,那母亲是谁??”

他睁眸,四目对视——

良久后,檀冰亚才俯首在江云燕耳畔,说了三个字——

---题外话---似乎有亲不喜欢看身世和关系?其实几位主角的身世是文里的一部分,没有身世就没有他们,所以在男女主感情戏同时,菲菲还是决定把几位身世都写清,以免大家完结了还不知道主角的由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