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四章 白菩萨遭难

我的书架

第四章 白菩萨遭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天傍晚,老朱头家早早地吃过晚饭,老夫妻俩就在后院里逗着朱宝玩。

  老朱头手端一碗油炸花生米,叉开两腿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朱宝问道:

  “白菩萨,想吃吗?”

  小朱宝黑宝石般地小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勾勾地盯着老朱头的碗里,正使劲地点头。

  老朱头捏起一颗花生米送进朱宝嘴里,又问道:

  “还要吃吗?”

  小朱宝还没嚼呢就又直点头。

  老朱头抓起一把花生米,喂到了小朱宝嘴里。

  小朱宝刚准备咀嚼嘴里的美味,老朱婆又拿着几个肉包子过来了。

  “朱宝,想吃吗?”

  朱宝使劲点点头,张开嘴准备接包子,谁料它满嘴的花生米圆溜溜地滚下几颗来,吓得小朱宝立刻紧紧闭起嘴吧。

  它想吃肉包子,可又舍不得嘴里的花生米,只能抬起两只前蹄把包子捧起来,偎在怀里。

  老朱婆开心的笑起来,逗着它说:

  “小朱宝,我这还有呢,你还要吗?”

  小朱宝赶紧点头。

  老朱婆又递过来几个包子,朱宝只能继续用前蹄捧着,挤的它怀里满满的都是包子。

  这时候,老朱头拿着两根玉米朝小朱宝喊道:

  “朱宝,你看这是什么?想吃吗?赶紧过来呀!”

  小朱宝最喜欢吃玉米啦。它赶紧转过身子,紧紧地闭着嘴吧,把怀里的包子搂的紧紧的,向老朱头跑去。

  不料脚下一滑,它跌倒在地,直跌的满脸满嘴都是泥。

  就这样,它仍紧紧地闭着嘴吧,生怕嘴里的花生米掉落出来。同时,它两只前蹄还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包子,死不松手。

  它就这副模样趴在地上起不来,只能咿咿呀呀地哼叫着。

  老朱婆大笑着赶紧上前,把小朱宝扶了起来。

  小朱宝站起来低头一看,肉包子都被压成肉饼了,顿时委屈地张嘴就哭。可它小嘴刚张开,花生米就滚滚地往下落。心疼地小朱宝只能闭上嘴,哼唧哼唧地表示委屈。

  可随即它又用力咀嚼起来,嚼的嘴里咯嘣咯嘣直响,真是有吃的就什么都不管了!

  这一幕,可把老夫妻俩给逗笑了,笑的老朱头弯腰直跺脚,笑的老朱婆后仰直拍肚。就连金猪妈妈也趴在草棚下的木床上,笑的咧开了嘴、眯弯了眼,连那吃到嘴里的苹果也从猪妈妈的嘴里掉落出来!

  “哈哈哈哈……!”

  满院子都是欢笑声。

  ……

  入夜时分,老朱头正准备吹灯睡觉,忽听得屋门上“砰砰”直响。

  老朱头不耐烦地大喊道:

  “白菩萨休息啦,明天再来吧!”

  屋外面也没有回话,只是“砰砰”的敲门声又响起来。

  老朱婆不忍心地说道:

  “开门看看吧,也许是外地来的,摸黑找上门了,都不容易,容人家进来看看吧!”

  老朱头不情愿地去开门了,小朱宝也站在屋里看着屋门,它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会这么晚来敲门。

  门打开了,一位年轻的男子站在门外。

  他看上去很高大,比老朱头还要高出一个头。他很魁梧,肩膀宽厚,身躯结实。

  他打扮的也好看,身穿褐色丝绸衣,紫色绫罗裤,黑色云纹靴。

  他正向着老朱头弯腰施礼。

  “侄儿拜见叔父,侄儿拜见叔母!”

  年轻男子说完话抬起头,露出一张脸来。

  他浓眉大眼,直鼻阔口,衬上白净无须的脸面,很是好看,给人一种成熟斯文的感觉。

  但老朱头夫妻俩可不这么认为,他们像防贼似的盯着这位年轻男子,满脸的惧怕之色。

  “朱四,你过来干什么?”

  老朱头大声的呵斥着,像是给自己壮胆。

  原来这位年轻的男子叫朱四。

  只见朱四又拱手施礼道:

  “侄儿不肖,年轻时多惹祸事,害得叔父叔母多受连累。现侄儿在省城谋事,习得诗文,晓的圣礼。方知年轻时错的太多,悔不当初。我自幼父母早亡,只有叔父叔母健在。今置厚礼而还乡,望叔父叔母原谅侄儿!”

  朱四讲的诚诚恳恳,很是认真,他还从门外提进两个木盒放在桌上。

  不用问,木盒里装的肯定是好吃的,因为小朱宝已经闻到了美食的味道,它两只黑宝石般的小眼睛,不自觉地盯在木盒上,再也挪不动了。

  老朱头夫妻俩半信半疑,也不敢收礼。

  愣了一会,老朱婆开口了,小心翼翼地问道:

  “朱四呀,我们从来就没怪过你,你放心吧!……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们呀?”

  “嘿嘿嘿……,还是叔母高见!侄儿决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我想订个媒,娶个亲,好为老朱家传宗接代。只是侄儿囊中羞涩,还望叔父叔母接济接济!”

  朱四摇头晃脑地说,语气里满是诚恳。

  “哼,还不是回来找我们要钱来了!什么省城里谋事,我看是混不下去了,才回乡下的吧!”

  老朱头很是气愤,大声地说道:

  “你自小就好吃懒做,游手好闲。长大了更是不务正业,就会跟那些混混们吃酒闹事,你除了找我们要钱,还能干点什么?还习诗文、知圣礼,文邹邹地一大套,原来还是骗我们的,唉……!”

  老朱头越说声音越大,恨铁不成钢心态让他更加气愤,吓的老朱婆赶紧打断他。

  “嘘……,别吵的邻居家。我说朱四呀,只要你肯好好的,不再偷鸡摸狗,不再打架闹事,叔叔和婶婶还是你的亲人。你把心安下来,我们给你找个正经事做,再出钱给你置个家,给你讲个媳妇,等生个一男半女,我们也算对得起祖宗了。”

  老朱婆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朱四站着那听着,等老朱婆说完了才又满脸笑容地回道:

  “叔母教训的极是!只是您二老年纪也大了,挣得的钱也不容易,况且还要留着养老,怎能为了小侄破费呢!”

  “你不就是来要钱的吗?现在要给你,你倒不要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夫妻俩感觉不对劲了,一起转眼看向了朱宝。

  而朱宝此时,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木盒呢,它嘴里还使劲吸吮着自己的一只猪蹄,口水直流。

  朱四也看了看朱宝,笑着说道:

  “送佛送到西,帮穷帮到底。既然叔父叔母都愿意帮携侄儿,那侄儿倒有个发财好计,管叫二老高兴!”

  老朱头夫妻俩都转过脸来看着朱四,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我听说叔父家天降神猪,能散香治病。乡民们还都捐钱建庙,送米送油。但乡镇小地,能有多少钱赚。侄儿在省城里,见的都是达官贵人,会的都是阔太小姐。要是把这白菩萨请到城里治病,再收点诊费,就算是千两金,万两银,他们也能拿出来。比呆在这个小镇上,不强上千百倍?”

  “噢——,原来你是打起朱宝的主意来了。难怪,你多少年都不曾回来看我们,现在是听到白菩萨的事情,才回来的。想让白菩萨给你一个人挣钱去,门都没有。”

  老朱头更是生气了,现在老夫妻俩把小朱宝看待的跟亲儿子一样,怎么能忍心让它跟这个不学好的混蛋侄子去呢,坚决不能。

  老朱婆也急了。

  “朱四呀,白菩萨可是天上派下来的,是来救苦救难的,是来帮我们穷人的,可不是来挣钱的。它给好多人治病都是不收钱的!”

  朱四不急也不气,仍缓缓地说道:

  “治病不收钱,怎么能行呢!您二老想想,要是都不收钱,那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什么大病小病都来,什么阿猫阿狗的也来。不收钱,不限制,那要治到什么时候呢?万一把白菩萨累着呢?要是累伤了不能再治病,又该如何是好呢?”

  这话讲的很有道理,老俩口想着最近几天越来越多的病人,还真有些人带着小猫小狗来看病的。

  还有些人不满意一天只看一次的,嘴里直嚷嚷着要咂庙。……这要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朱四看着老俩口有点意动,赶紧又劝起来了。

  “不能让白菩萨累着,所以呀,我们得限制条件。再说了,收点钱有什么不好?救苦救难是可以不用钱,可白菩萨得花钱养着吧。没钱哪行啊,它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没劲了,还怎么救苦救难呀!对不对,白菩萨!”

  这一次,朱四的话没有说的文邹邹的。

  朱四问向小朱宝,可小朱宝仍咬着自己的一只猪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木盒看,根本没有理会大家。

  老朱头看到朱宝这种没出息样,很是生气。他抱起朱宝,遮住它的眼睛不让看木盒。

  朱四又笑嘻嘻地对着小朱宝说道:

  “省城里可比这小镇上好玩多啦,什么风筝木马、布袋老虎、木偶娃娃,好多玩的东西。还有好多吃的,比如糖葫芦麦芽糖,烤鸭烧鸡油炸果子,比乡下吃的多了去!白菩萨,跟我去省城里一起吃吧!”

  这一番话把小朱宝说动了,它挥舞这两个前蹄“咿咿呀呀”地表示要去。

  老朱婆急了,赶忙对小朱宝说道:

  “猪宝,它是坏人,你不要相信他。他把你带进城里卖掉,到时候就见不到爷爷奶奶啦!”

  一听说要见不到爷爷奶奶了,那不就是没人给做吃的了吗?这下小朱宝急了,“哼唧哼唧”地表示不去了。

  “别不去呀!白菩萨,我怎么会卖了你呢?省城里人多,我带你去给更多的人治病,那样就会有更多的人,给你送好吃的,包你能吃一辈子的好东西,还天天不重样。”

  小朱宝听到这番话,又着急地表示要去,气的老朱头把它的两只前蹄按着不让动。

  “叔,你看白菩萨都同意跟我去省城了,你怎么还拦着呀?你还想留在家等养肥了吃肉呀?”

  朱四有些不高兴了。

  “混账!它是菩萨化身,你怎么这样不敬呢!”

  “我敬它呀,所以才想带它去省城吃好吃的呀!”

  一听说好吃的,小朱宝又闹起来,咿呀着挣扎着。

  “唉!这不挣气的!老朱婆,你过来抱着。”

  老朱头气呼呼地喊着老朱婆过来,同时朝她挤了挤眼。

  “啊……?哦……!”

  老朱婆好像理解了什么,赶紧抱起朱宝朝后门退去。

  朱四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猛地抬起头来,两眼凶光直冒,吓得老朱头和老朱婆连退好几步。

  老朱头颤巍巍地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

  “嘿嘿嘿……,我说了这么多,二老还是不肯让我带走白菩萨吗?”

  朱四目露凶光,一脸凶像。他紧咬着牙,把双眼眯成一条细缝。

  老朱婆赶紧把小朱宝抢在怀里,紧紧护着。

  老朱头坚定地朝朱四说道:

  “只要有我们在,你休想带走朱宝!”

  “嘿!老猪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低声下气地劝你们不听,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我一定要带走这头猪!”

  朱四已撕下伪装,饿狠狠地骂起来。

  他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出来,明晃晃地拿在手里,放出狠话来。

  “两个老不死的,你们听着,快放下小白猪,不然捅死你们。”

  老朱头转身推着老朱婆,让她赶快往后门跑。

  朱四看见,挺起匕首就去追。

  老朱头回头看见,赶紧从地上抢起一张凳子,朝朱四砸过去。

  朱四闪身躲过凳子,两步冲到老朱头面前,直起匕首就朝老朱头的心窝处刺去。

  “啊!……”

  老朱头一声惨叫,嘴里吐出血来,可他双手却死死地掐住了朱四的脖子。

  老朱婆抱着小朱宝已跑到后门外,忽听见身后惨叫声,回头一看,吓的也是一声尖叫。

  她忙抱着朱宝又往回跑,想去救老朱头。

  朱四见老朱婆跑过来猛撞自己,而自己脖子又被老朱头掐紧了,挪不开身子躲避,只得用手去推老朱婆。

  朱四的手劲很大,推的老朱婆带着小朱宝,连人带猪地往后倒去。

  老朱婆的头重重地磕在了墙壁上,昏死了过去。

  朱四终于挣脱掉了老朱头的双手。

  而老朱头已经没有了呼气,他圆睁着大眼,面目狰狞地倒在了地上。

  朱四揉揉被掐的通红的脖子,朝老朱头看了一眼,骂道:

  “老不死的,力气还挺大,差点脖子都被掐断了。”

  朱四又指着老朱婆骂道:

  “这可都是你们自己找死的,到阎王爷那可别告我哦,我还要帮你们照顾白菩萨呢!”

  朱四看着朱宝,两眼尽是金光,就像看着一块大锭金子。

  “嘿嘿嘿,白菩萨,现在爷爷奶奶都没啦,你就跟着我去省城里吃好东西吧!”

  小朱宝睁着黑宝石般的小眼睛,看着老朱头和老朱婆倒下,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它也知道,这事都是由眼前这个男人引起的,它便使劲摇头表示自己不去。

  “白菩萨,你看爷爷奶奶都死啦,没人给你做吃的啦,你要饿肚子吗?”

  朱四继续引诱着朱宝。

  “白菩萨,你看那个木盒,里面都是好吃的,你想不想吃呀?”

  小朱宝不知道“死”是怎么回事,但它知道饿肚子的滋味,一听到说没人给自己做吃的了,那就慌神了。

  它又见朱四指着桌上的木盒,说里面都是好吃的,就直直地往那看,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它点点头,表示要吃。

  朱四嘿嘿笑着,抱起朱宝放在桌上。

  他打开了木盒盖子,里面尽是花花绿绿的糕点。

  朱四捏起一块放进小朱宝嘴里,小朱宝嚼了一下,软软的、糯糯的、甜甜的,特别好吃。

  它呼哧呼哧两下就吞进肚里,便“哼唧哼唧”地表示还要吃。

  朱四大笑着又喂了几块给朱宝。

  “白菩萨,跟我去省城吧,那边呀,全是好吃的,比这个还好吃呢!”

  小朱宝有吃的就会很开心,它一边嚼着嘴里的美味,一边直点头,表示愿意去。

  朱四用手摸摸小朱宝圆圆的脑袋,很是满意地大笑了起来。

  他很文雅地在凳子上坐下,然后抓起盒里的糕点就往嘴里塞。他一边吃一边抓,嘴里的还没咀嚼,手里的就又送到嘴边。那吃东西的速度,看的小朱宝心里一阵迷糊。

  “怎么还有比我能吃的?”

  一人一猪一会就把两盒糕点吃完了。

  朱四跑到厨屋里找到一罐豆油,泼洒在柴禾上,他又点起一把火,丢进厨屋里。

  他抱起朱宝,大摇大摆地走出屋门,走进了黑夜里。

  他一直走出镇口,才回身看了看远处冒着大火的房子。

  他冷笑着说道:

  “叔啊,婶呀,我自幼父母双亡,是你们将我拉扯长大的,我也算是你们儿子了?今天,我好歹也给你们送终了,你们在天就安息吧!”

  说完,他用手摸摸小朱宝圆圆的脑袋。

  而小朱宝却在朱四的怀里睡着了,它“吧唧吧唧”着嘴巴,或许是在梦里吃着好东西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