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五章 猪助纣为虐

我的书架

第五章 猪助纣为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家镇地处高原,此间多山,正是高山遮矮山,小山衬大山。

  山与山之间有道路相连,山路曲曲折折、弯弯绕绕,让人无法看清路的前方有什么。

  在某条山路旁边,有一家卖茶水点心的小店铺。店铺主人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

  他正麻利地收拾着桌凳,为今天的买卖做着准备。此条山路通往省城,白天往来的人很多,他的店铺生意一直不错。

  此时天色尚早,还未放亮。依店主人的经验,在一个时辰之内,是不会有旅客路过的。可此时前方却传来人语声,这让店主很是好奇,什么样的人竟能起的比自己还早!

  “可恶的老猪头,让我没能睡个舒适觉,还连累的我饿肚子,真是可恶!……”

  山路前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咒骂声,声音由远渐近。

  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出现在了店主人的视野里。这个男人的身后好像还跟着一只白色的猫狗似的宠物。

  这让店主人心里一阵心疼:

  “唉!可怜的猫狗,一定累坏了吧!”

  来人正是朱四。

  ……

  原来,朱四怕被朱家镇的镇民追击,便抱着朱宝趁黑离开了了朱家镇。

  他一直沿着去省城的道路行走,路上都不敢停歇。

  山路上坎坷,天色又黑,害的朱四跌摔了好几回,连着小朱宝身上也沾上一身的泥。

  朱宝虽小,可身体份量却不轻。它先是被朱四抱在怀里,后又被朱四背在背上,再又被朱四扛在肩上。

  纵使朱四身高马大,也经不住朱宝这一身皮肉压跨。直到最后,朱四只能将小朱宝放在地上,让它跟着后面走路。

  可怜的小朱宝,自出世以来,哪里走过这么远的路,而且还是夜间行走。它真是又困又累又饿,直到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只能被朱四拉着一只前蹄,拖行在路上。

  朱四一直沿着大路行走,早就出了朱家镇的范围。可他自己并不清楚是否已经安全,只能继续往前走着,不敢停下休息。

  他对老朱头的恨更深切了,嘴里不停地咒骂着:

  “老东西,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累死我了!”

  朱四忽然看到前方路旁有灯火,原来是家卖吃食的店铺,店铺主人正站在灯下发呆呢。

  “主人家,快过来扶我一把!”

  朱四朝店主人大声喊到。

  店主人感到很无奈,但还是跑过去把朱四扶到了店内的桌凳上。

  “唉!累死我了,都走了一晚上的路了。”

  朱四坐在凳子上,抓起桌上的茶壶就倒水喝,也不顾茶水是否烫口。

  “主人家,都有些什么吃喝的?”

  朱四大声问着店主人。

  朱四身材高大,说话蛮横声音又响亮,这让店主人对他有丝惧怕。

  “哎,吃的有风干牛羊肉,酥酪糕、糌粑,喝的有酥油茶和甜茶。”

  店主人小心地回答到。

  “快把能吃能喝的,都端点上来!我都快饿死了!”

  “哎!哎!哎!……”

  店主人忙不迭地直答应,可他又感到有些奇怪,哪来的“我们”?

  店主人端来好多吃喝的,摆满了一整桌子。

  朱四弯腰从脚下抱起朱宝,把它放坐在凳子上。

  店主人仔细一看,原来这人的宠物竟是一只白色的小猪,只见这小猪闭着双眼,低垂着脑袋,坐在凳子上摇摇晃晃,想是睡着了。

  朱四拿起一快糌粑放在小白猪的鼻前晃动着,嘴里轻柔地说道:

  “猪宝,朱宝……,快醒醒,有好吃的啦!”

  “好吃的”刚落音,这只小白猪就“噌”地醒了,它睁大着两只黑宝石般的小眼睛左右张望着,一直在寻找吃的。

  “咿呀咿呀!”

  小白猪没看到吃的,有点不高兴了。

  “哎呀,别左右看啦,就在你眼前。”

  朱四仍轻声地说到。

  “咿呀!”

  小白猪看到了眼前的桌子上都是吃的,开心地哼叫起来。

  它伸出两只前蹄,捧起吃的就往嘴里送,还左右摇晃着脑袋,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那吃东西的模样,可爱又可笑,让人看了就觉得心情欢畅。

  朱四和店主人都被小白猪的吃相给逗乐了。

  可店主人感到有丝不对劲,随即他喊叫起来:

  “哎!不能吃,不能吃!……”

  “哎呀?”

  小白猪停下了吃喝,不解地看着店主人。

  朱四也疑惑地看着店主人。

  “唉呀!客官,这可不能怪我呀!是你自己把它抱上凳子的,可不能怪我呀!”

  店主人连忙向朱四陪着不是。

  “哦?”

  朱四认真地看着店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呀!客官,你怎么能把畜生抱上桌凳呢,你看这一桌好吃的都被它糟蹋啦!”

  店主人心疼地说到。

  “哦?……,那你看到它吃东西时怎么不阻止?还在一旁乐呵?你就这样做生意的?害的我一口没吃上,这些怎么办?你还准备让人吃吗?”

  朱四大声地说到,语气里变的凶狠起来。

  “这……,这……,这真的不能怪我呀?”

  店主人也懵了,被猪吃过的东西还能再让人吃吗?

  “还说不怪你,你站在桌子旁,不出手阻止就顾着看笑话,还说不怪你?……我就怪你了!你说怎么办?”

  朱四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桌子问到,他的模样变得更凶了。

  “这……,要不我再给你上一桌吃的?”

  店主人小心翼翼地问到。

  “还要一桌,那这桌的钱怎么算?”

  朱四凶神恶煞般地朝店主人吼到。

  店主人身材瘦小,又上了年纪,架不住朱四的凶狠,他只能讨饶道:

  “客官,真的不能怪我……。要不……,这桌我就不收钱了,我再给你备一桌吃的。”

  “嗯!不收钱就可以了,不用再搞一桌了。”

  朱四听到不用收钱了,说话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他又坐下来,用手拍拍小白猪圆圆的脑袋,嘴里轻声说道:

  “朱宝,店主人请客呢!这么多好吃的,你没吃过吧?来,让我们一起吃吧!”

  朱四说完,抓起桌上的牛羊肉就往嘴里塞,并大口咀嚼着。他一手抓着酥酪糕,另一手端着酥油茶,轮流往嘴里送着。

  小白猪瞪大了黑宝石般的小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朱四,心里想着:

  “这个人这么能吃呀!不行,不能让他把我的那一份也吃了!”

  小白猪坐在凳子上,赶紧伸出两只前蹄,把它能触到的食物都搂到自己面前,然后它探出脑袋、伸出小嘴贴着桌面就是一阵狂吃。

  才一转眼的功夫,它就和朱四一起,风卷残云般地把桌上的食物全吃完了。

  直看的店主人目瞪口呆、惊骇不已。

  “客官,你怎么能跟一只猪抢食呢?”

  吃饱喝足,小白猪和朱四各自摸着自己鼓起的肚子,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

  小白猪咿呀地比划着,想要在这里睡一觉,可朱四觉得天快亮了,这里往来人多,怕惹来麻烦,还是得继续往前赶路。

  这让小白猪一阵不满,它哼唧哼唧地表示自己走不动了。

  “朱宝,要不我们坐马车去省城吧,我们还可以在车厢里睡一觉。”

  朱四想出了一个主意,小白猪很是高兴,连连点头。

  “那朱宝,你身上有钱吗?坐马车是要付车钱的。”

  朱四又问到。

  这下把小白猪给弄急了,它从凳子上跳下来,指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向朱四哼唧着。

  “你没钱呀?我身上也没钱了,那怎么办呢?得想个办法搞点钱呢!”

  朱四咂咂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突然,朱四跌坐到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他表情痛苦,嘴里大喊道:

  “哎呀……!哎呀……!我肚子好痛呀!主人家,主人家,快来救救我!”

  朱四的惨叫声早把店主人给惊动过来。

  “哎呀呀!客官……,客官……,您是怎么了?”

  店主人赶紧扶起朱四,惊慌失措地问到。

  “哎呀!我的肚子突然好疼,肯定是你做的食物有问题,你要赔偿我!”

  朱四面目狰狞地大吼到,吓的店主人连忙道歉。

  “客官、客官,你莫要胡说呀!我做的吃物向来干净卫生,我在这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说过有问题呀!”

  “没有人说过?那是因为那些人都被你害死了。要是我早点离开的话,这会儿已经死在路上了,那你还能知道有这事?还好我肚子疼的早。我刚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就吃了你做的食物才这样,你还说不是食物有问题?你真是恶毒心肠,开的这谋财害命的黑店。”

  朱四凶巴巴地说完,又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大声喊疼。

  “哎呦喂!好疼呀……!你这黑心的店主黑心的店,我要到官府里告你,要砍了你的头,灭了你的族!”

  “哎呀!客官,你莫要诬陷我呀!可怜我一个老人家,起早摸黑地经营这小铺子,就为了混口饭吃呀,我怎么敢在食物里放毒呢?你莫要诬陷我呀!……”

  店主人伤心地哭起来,眼泪鼻涕混到一起,都粘在了白色的胡子上。

  小白猪坐在凳子上,瞪大了黑宝石般的小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店主人佝偻的身材和灰白的须发,让它想起了自己的老朱头爷爷,也不知道爷爷和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咿呀咿呀……!”

  小白猪觉得店主人很可怜,哼唧着向朱四表示自己的不满。

  “哎呀呀!客官,要真是食物有问题,为什么这只小猪没事呢?它刚才吃的不比你少呀!”

  店主人看到小白猪安然无事,不由得转哭为笑,他好像找到了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嗯?……”

  朱四躺地上,看了一眼小白猪,眉头一皱,不悦地对它说道:

  “你没事吗?真的没事吗?你肚子不疼吗?……,哎呦!我肚子好疼啊!等我疼死了,你就吃不到省城里的好东西啦!”

  一听到“吃好东西”,小白猪顿时明白过来。它昂起猪头,用两只肥短的前蹄护着肚子,突然从凳子上倒落下来,躺在地上翻滚着,嘴里不停地哼叫着,声音里很是痛苦。

  “咿呀……!咿呀……!”

  这突来的一幕把店主人给惊呆了,他瘫坐在地上,一脸的不敢相信。

  他小声嘟哝着:

  “不可能,不可能!……”

  朱四一下子从地上爬站起来,他恶狠狠地朝店主人说道:

  “老东西,你也看到了,这只小猪现在也肚子疼了,你还敢说你做的食物没问题吗?我现在就去官府里告状去,定要砍了你的头,挖了你的黑心。”

  朱四说完就往外走,店主人仍瘫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留着浊泪。

  朱四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又走回来蹲坐在店主人面前。

  “喂,老东西!我看你年纪大了,也活不过几年了。要不你赔我点钱财,让我带着那只小白猪去看个大夫,你这谋财害命的事我就不揭穿了,你还照往日里过。你看,还行?”

  “你想要多少钱?”

  店主人仍面无表情地说道。

  朱四眉头一喜,他赶紧说道:

  “看你一大把年纪,也挺不容易的,就赔个五两银子吧!”

  “什么?五两银子?我忙大半年还挣不到五两银子呢!你这是要我老命呢!”

  店主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

  “嘿!老东西,破财消灾没听过吗?留的老命在,今年还能再挣五两呢!你看看那只小白猪,它的命都快被你害死了!”

  朱四指着小白猪说到。

  小白猪仍在地上打着滚,嘴里一直哼叫着。

  “这……,这……!唉——!你等着!”

  店主人看着不停翻滚着的小白猪,知道今天是遇到恶人了,虽然自己是清白的,但谁知道那恶人还会玩出什么阴谋,要是事情真的闹开了,那以后生意还能做下去吗?

  他想了一会,最终还是从地上站起来,他咬牙切齿地走进里屋,取钱去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走出来。

  他的双手颤抖抖地捧着一个东西,仿佛是捧着自己的心脏。

  他朝朱四走来。

  朱四赶紧上前一步,扒开店主人的双手,抢走里面的几块碎银子。

  “你……!你……!”

  店主人心有不甘地嘀咕着。

  “放心吧,我是言而有信之人,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老人家,你好好努力,早点再挣到五两银子。”

  朱四笑嘻嘻地把银子收进衣兜里,他朝小白猪喊道:

  “朱宝,我们走啦!现在有钱坐马车啦!可以去城里吃好东西喽!”

  朱四说完,转身就走。

  小白猪仍在地上打滚呢,忽然听到朱四说去城里吃好东西,顿时就从地上跳起来,它摇摇晃晃地就去追赶朱四。

  “这……!这……!”

  店主人看着小白猪从自己身边跑过。

  他不可思议地用手指着小白猪,他很想说些什么,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白猪听到店主人的声音,立即停下脚步转身朝后,它朝着店主人鞠了一躬,又转身去追朱四了。

  “哎呀!……”

  店主人一声哀嚎,瘫倒在地,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