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六章 金猪欲除暴

我的书架

第六章 金猪欲除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朱四得了钱财,带着小白猪朱宝坐上了一辆去往省城的马车。

  这辆马车配有一个车厢,车厢里设有软凳,人在车厢里可坐可卧。乘坐马车,既可免去风吹日晒之苦,又可省去长途跋涉之痛。

  马车途中颠簸,车厢一上一下犹如摇床,朱四和小朱宝在车厢里,早就睡熟了。

  只见小朱宝岔开四肢仰面而睡,斜歪的猪嘴里发出有节奏的呼噜声,它肥软的猪肚子带有规律的起伏着。

  朱四靠着车厢而睡,一只手搭在朱宝的软肚子上。他闭眼沉睡却又面露微笑,仿佛手中正摸着一个巨大的金元宝。

  “嘶——!”

  忽然响起一阵马儿的嘶鸣声,马车骤然而停。

  车厢猛地一震,把朱四给惊醒过来。

  他抬眼看到小朱宝仍在熟睡着,心中稍稍安定。他掀起车厢的门帘,生气地冲着坐在外面的车夫骂道:

  “你个该死的,打断了本大爷正做的发财好梦,你赔的起吗?”

  “大爷,对不住您了。刚才路边突然窜出一只大野猪,挡住了去路又惊到了马儿,这才不得已停下了。”

  车夫是位年轻的小伙,他正满脸委屈地指着前方向朱四道歉着。

  “哦?……”

  朱四向前一望,心里猛地一惊。

  只见前方有只特大的野猪,这猪的身形都快赶上一只牛了。更奇特的是,这只猪浑身金黄色,一身皮毛金光闪闪。

  此刻,这只金色的大野猪正堵在马车的前方,它高昂起硕大的猪头,咧起阔大的猪嘴,露出粗大的猪牙。它时不时地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吓的马儿不停地呜咽不敢动弹。

  “咝……,这么凶猛!”

  朱四和车夫都被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你赶着马车从边上绕过去。”

  朱四强装镇定地吩咐车夫。

  “我试过了,可马儿被它吓得不敢动了。”

  “这么胆小!那你下去把它引开。”

  “啊——?我也不能动弹了!”

  “你这么胆小,还怎么赚大钱呀?我来帮你一把!”

  “啊——!”

  车夫发出一声哀嚎,原来是朱四一脚把他踹下车了。

  车夫跌倒在地上不敢动弹,可那只金色的大野猪也没有动作,它仍面朝着车厢发出怒吼声。

  “这死猪想干嘛?”

  朱四疑惑不解,他朝车夫喊道:

  “你去引开它,我来驾车冲过去,等会我多给你钱。”

  一听到“钱”字,年轻的车夫好像获得了一些勇气。他颤巍巍地爬起来,面朝着大野猪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子,可大野猪丝毫不在意他的举动,仍死死地盯着车厢。

  “你个傻子,你在做什么?还想让我加钱吗?”

  朱四坐到车前,抓住马的缰绳准备随时驾车冲过去,转眼看到车夫正如蜗牛般地挪动着,不由地气的骂起来。如果不是有只大野猪在车下,他都想下车去踹车夫一脚。

  车夫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路边,又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摸起几块石头,又小心翼翼地朝金色大野猪丢过去一块。

  可大野猪的眼睛仍盯着车厢看,身体丝毫不动。

  车夫又丢过去一块石头,正砸在大野猪背上,大野猪仍纹丝不动。

  车夫见到大野猪毫无反应,于是又丢了一块,可大野猪仍不理睬。

  这下,车夫胆子变的大起来,他弯腰又去捡石头,准备再砸一次。

  哪知这时,大野猪忽然发动,猛地朝车夫冲过来,一下就把车夫撞出好远,疼的车夫趴在地上惨叫连连。

  朱四在马车上逮住机会,猛地一抬缰绳,催着马儿往前跑。

  马儿也很配合,扬起四蹄就向前飞奔,一转眼的时间,马和马车就跑出好远。

  金色大野猪正使劲地拱着地上的车夫,忽见马车跑远了,赶紧转身去追。

  可怜那年轻的车夫,身上衣服都被野猪拱破,已经衣不遮体。他看着马车跑远,只能凄惨的哀叫着:

  “你还没给钱呢!”

  ……

  朱四驾着马车飞奔在路上,他压根就没有停车等待车夫的意思。

  路在山间,曲曲折折,马车也随着路面七弯八拐,险些翻到。

  朱四在车上看到金色大野猪仍在后面追赶,就更不敢放慢速度。要是被大野猪追上,再把马儿吓的不敢动弹,那真要猴年马月才能到达省城了。

  马儿也感受到了身后金色大野猪的气息,吓的拼命地往前跑,马车的速度变得的更快了,车箱颠簸的更加厉害,车身也变得更加不稳当。

  终于,在一个急转弯时,马车翻车了。

  车厢翻到在地,碰在一块大石头上,把挂在马背上的车把套给撞断掉了,朱四坐在车前,随着车身一起摔倒在地,手中的缰绳也脱手而去。

  马儿失去了车把套的束缚和缰绳的控制,变得自由了,它继续保持着刚才的速度向前跑去,转瞬间就看不见踪影了。

  “该死的!……”

  朱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着急地钻进车厢里翻找着小朱宝,他都顾不上查看自己是否受伤。

  他把朱宝从车厢里抱出,仔细检查着它的身子,还好它身体无碍,一点外伤都没有,想必是它猪皮结实,加上车厢里的软垫又大又厚,才保护的它身体周全。

  可让朱四意想不到的是,经过了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让朱宝醒过来,它仍呼呼地睡着,嘴里的呼噜声一直没停过。

  朱四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他用手扯着小朱宝的猪耳朵,大喊道:

  “死猪,该起床啦!”

  朱四话音刚落,就觉得身后一股巨力传来,他的身体就猛地向上飞起,离地都好几米高了。

  朱四在半空中不可置信地向底下看去,才发现地上竟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色皮毛的野猪。

  原来是之前拦路的那只大野猪赶追过来,趁着朱四不注意从他身后猛撞过来,竟把身高马大的朱四给撞飞起来,可见这大野猪的力气有多大。

  朱四见避无可避,只能鼓足一口气硬挺着摔落下去。在落地之前,他怕小朱宝受伤,便将它紧紧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为它做一层软垫。

  “砰”地一声响,朱四面上背下地摔在地面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散架一般,嘴里一股咸甜的味道,肚里的五脏六腑差点就从口中喷出。

  小朱宝也从他手中掉落,顺着地面滚了好几圈。

  “哎呀……,呜……!”

  小朱宝醒了过来,感到身上疼痛,便像个小孩一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这时,那只浑身金色皮毛的大野猪轻轻走过来,用它那阔大的猪嘴温柔地碰了碰小朱宝,好似在安慰着它。

  “咿呀!”

  小朱宝在看到大野猪后,变的开心起来。

  它伸出两只前蹄抱着大野猪巨大的猪头,将自己的小脑袋紧贴上去不停地磨蹭着,露出一副亲昵幸福的表情。

  大野猪看上去也很开心,它两只硕大的眼睛都眯成下弯的月牙状了。

  “咦?”

  朱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明白了。

  他早前听说过小朱宝有一只猪妈妈,浑身的皮毛就是金色的,只是没有亲眼见过。现在看到大野猪和小朱宝这样的亲昵,那这头大金猪肯定就是小朱宝的猪妈妈了。

  “朱宝,这位就是你的猪妈妈吧?”

  朱四面带微笑地问朱宝。

  “嗯呀!”

  小朱宝朝着朱四使劲地点点头。

  “呵呵……,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朱四笑嘻嘻地说道:

  “朱宝,那你让你猪妈妈驮着我们去省城吧,我们一起去吃好东西。”

  “嗯呀!”

  小朱宝开心地直点头。

  “吼……!”

  大金猪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它扭转身来朝着朱四怒吼着。

  “别别别!”

  朱四被吓的连退好几步。

  “有话好好说,你别过来撞我!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你不要再撞我!”

  朱四朝着大金猪讨饶着,他觉得大金猪和小朱宝一样,都能听懂人话。

  “朱宝妈妈,你听我说,我对朱宝可好了,我带着它去省城里过好日子呢,带它去吃好吃的,很多好吃的。刚才还带它大吃了一顿呢!不相信你问问它。”

  朱四指着小朱宝说到。

  “嗯嗯嗯!”

  小朱宝坐在地上直点头。

  “哼……!”

  大金猪朝小朱宝哼叫着,好像是在对它说着什么。

  “就是就是,我对朱宝可好了,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一般。猪妈妈,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你不能再伤害我啦,要不?我也管你喊妈?”

  朱四不知廉耻地继续说着:

  “喂!猪妈,去省城的路太远了,我怕朱宝累着,要不你驮着你两儿子一起去吧!”

  “吼……!”

  大金猪突然朝着朱四冲撞过去。

  朱四这般讲话,它都听不下去了。

  朱四见状转身就跑,可他刚受伤的身子怎么能跑过健壮的大金猪,很快便被大金猪顶飞一次。

  朱四爬起来看到前面是座小山,就拼命地往山上跑去。

  山上有许多低矮的灌木和小树,他就穿插其间,左右迂回地躲避着大金猪的撞击。

  大金猪身体壮硕速度又快,可绕圈转弯的灵活性却比不过朱四,几个来回下来,累的大金猪口吐白沫。

  朱四见状,又得意地喊叫起来:

  “猪妈呀!你真狠心呀!你想撞死我呀!我要是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呀!你指望那头小白猪?它能给你挖坑掩埋?它哪能比的上我本事大,我可以给你扒皮去骨,把你卖肉赚钱,再给你修建好大一个坟墓。……”

  大金猪累坏了,它也不想听着朱四的鬼话,便转身朝山下走。

  这时,小朱宝摇摇晃晃地爬上山来。

  “咿呀!”

  小朱宝见状很是心疼猪妈妈。

  “哼哼……!”

  大金猪朝小朱宝哼叫着,像是在劝说着。

  小朱宝听后有些不舍地望着朱四,黑宝石般的小眼睛里流出泪水来。

  朱四看到这副模样,马上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肯定是大金猪想把小朱宝从自己这里带走,这怎么能行。

  急的朱四跳脚喊起来:

  “朱宝,我们还没去省城呢?城里那些好吃的好玩的,你都还没有见过呢!”

  “咿呀!”

  小朱宝顿时来精神了,它咿咿呀呀地朝大金猪哼叫着。

  大金猪又凶叫起来,显的很不开兴,它转过身来朝着朱四怒吼着。它算是明白了,不把眼前这个人赶走,小朱宝是不会跟着自己离开的。

  “喂!猪妈,你想干什么?又想撞死我?还是想把你自己累死?哎呀——!”

  朱四鬼叫着又往山上跑去,后面跟着一只体型巨大、气势汹汹的大金猪。

  上山的路更难走了,而且越往上树木草丛越少,躲避起来更是困难。

  朱四眼瞅着大金猪离自己越来越近,而自己却无处可躲、无计可用,他已经害怕的面色苍白、四肢发抖。

  可突然之间,他却停止了逃跑,他忽地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祈祷起来:

  “啊!诸天的神佛,满天的菩萨,快来救我一命呀!”

  朱四的话才说完,大金猪已经冲到了他的后面。

  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朱四必定会被大金猪再次撞飞出去。

  朱四看着大金猪眼里透出的凶光,知道这一次绝不是只撞他这样简单,而是要将他撞到死为止。

  “嗷——!”

  一声杀猪叫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凄惨而犀利的声音让整座小山都震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