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十四章 假河神发难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假河神发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小朱宝被困在渔网里不能动弹,它身边围着一群人,手里各持刀斧鱼叉等利器,他们随时都会砍向小朱宝。

  小朱宝透过渔网的空隙看着他们,这种气势汹汹的阵势让它感到害怕,让它感觉到死亡的临近。虽然它还不懂死亡是怎么一件事,但它还是害怕。它害怕到全身不由己地颤栗,它害怕到无助地失声痛哭。

  “呜!……”

  小朱宝害怕地哭出声来,它的声音稚嫩柔弱、悲戚心酸,让人听了就觉心里难受和愧疚。

  “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

  中年壮汉变得犹豫起来。

  “还不动手,等待何时?”

  突然生起一道巨响,接着一道巨浪炸开。众人就见湖水里突然飞出个通体黝黑的巨物,带起一片遮天的水花,浇洒到众人的脸上。

  “这是……。”

  中年壮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吃惊地看向前方。

  “这是河神……!”

  “河神回来了啦!”

  众人一阵惊呼。

  岛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形巨大的物体,它全身黑色,身体能有一间屋子大。再细看那物的形态,这分明是一个巨大的河蚌。

  “你们不要中了这妖怪的魅惑之音,赶紧动手,把它献祭给我!”

  这巨大的河蚌发出人声来,听着声音像是一位年长的老者。

  “是……是……,动手!”

  中年壮汉清醒过来,赶紧下达命令。

  围着小朱宝一圈的众人,立即将手中的利刃向小朱宝挥去。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响雷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洪亮震的小朱宝双耳生疼。

  “哎呀——!”

  小朱宝突然惨叫一声。

  这道巨雷般的声响来的太突然,将众人吓得神魂恍惚,手中的武器不由得脱手掉落,其中一把斧子的斧柄正好砸到了小朱宝的身上。

  “还好不是斧刃碰到身上,不然自己就要淌血开红花了。”

  小朱宝庆幸地叹了一口气。

  “是谁?”

  中年壮汉惊慌地问到。

  “还请大家放过这只小猪。”

  水面上突然驶出一只小船来,船头站着一名男子,他一身青色长袍,头上束发,插着一只青色玉簪。他面白无须,相貌堂堂,年纪约有二十五六岁。

  这男子站在船头,正向着岛上的众人弯腰拱手行礼。

  小船靠近岛岸,这名青衣男子从船上下来,又向着众人拱手道:

  “还请诸位收下留情!”

  “你是谁?”

  中年壮汉警惕地问到,其它人也紧张地注视着这名青衣男子。

  “我是你们邻村的,是书院教书的夫子。”

  “哦!原来是位先生。”

  中年壮汉客气了一下,他仍警惕地问道:

  “不知先生怎么会到这里?”

  “我恰好乘船回村,路过这里,听这里有动静,就过来一看。”

  “我们正准备向河神献祭,你为何打断我们?”

  “我打断你们是为了救你们,你们可知,你们和你们的村子差点就万劫不复!”

  “此话怎讲?”

  中年壮汉和其他人都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一副疑惑和害怕的神情。

  “你们为何要杀它?”

  青衣男子指着地上的小朱宝问到。

  “它是妖怪!”

  “它吃了我们河神的肉!”

  ……

  众人纷纷开口回到。

  “凭什么说它是妖怪?”

  青衣男子抬起头了,露出一副傲然的神色。

  “它会说人话,可它不是人类,那还不是妖怪吗?”

  众人肯定地问到。

  “哦?会说人话就是妖怪?那它也会说人话,也不是人类,那它也是妖怪了?”

  青衣男子指着那只巨大的黑色河蚌说到。

  “它怎么能是妖怪呢,它是河神!”

  众人异口同声到。

  “哈哈哈………。”

  青衣男子忽然大笑起来。

  “可笑,它俩都不是人类,都会说人话,可为什么一个是妖一个是神?是谁封它做河神的?”

  青衣男子笑着问众人。

  “是它自己说的。”

  “它说它是神,你们就信?”

  青衣男子又反问到。

  “这位先生,你有所不知。”

  中年壮汉见其他人讲不清楚,便上前向青衣男子解释道:

  “我们村靠着这番湖泊,村里人大多都靠捕鱼为生。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村里好多人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有一位神仙似的老者,说我们村子将会有灾难,只有我们诚心虔意地去湖中心的小岛上,去拜奉一位巨蚌河神,才能免去灾难。”

  中年壮汉说完,看了一眼巨蚌和其他人。

  “是呀!是呀!我们都梦到了。”

  中年壮汉接着说道:

  “我们半信半疑地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真有一位屋子大的河蚌,它自称自己是此湖的河神。只要我们真心诚意地侍奉它,它就能保佑我们村子繁荣安定,保佑我们在湖上捕鱼顺风顺水。”

  “哦?都说神仙隐尘匿世不轻易现身,你们这么容易就见到真神了?你们不怀疑吗?”

  青衣男子问到。

  “我们怀疑什么?”

  “你们就不怀疑它是假的神吗?”

  “可在我们做的梦里,那位老神仙也是说它是真河神呢!”

  “可笑!梦里的也能当真,那只不过是幻惑之术罢了。”

  “它真的是河神,它保佑着我们村子平安,保佑着我们丰衣足食。”

  众人群情激奋地说到。

  “哦?那你们没遇到它之前,你们村子不平安吗?你们捕鱼不顺利吗?”

  青衣男子的这句话,让众人听后都安静下来。

  “好像……好像差不多。遇到河神后,我们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跟之前差不多。……”

  一位村民缓缓地说到。

  “正是,你们在遇到这位河神后,你们的生活状态并无变化。现世道太平,又无匪寇,家家安居乐业。你们能吃饱穿暖,安享盛事,这都是当朝圣人治世有道,是我们自己辛勤劳作的结果,这功劳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跟这个丑黑肮脏的大河蚌没有丝毫关系。”

  青衣男子正义凛然地说到。

  此话一出,众人皆哗然。

  “先生,可不能这样说啊!得罪了神灵可要遭罪的呀!”

  一位村民小心提醒到。

  “哼!什么神灵,它就是一妖怪,只是吃的多,长的大而已!”

  “先生,言出请三思啊!”

  中年壮汉也劝解到。

  “妖怪就是妖怪,我今天到看看它有什么能耐,能自封河神!”

  青衣男子这句话,让在场的其它人都心惊的倒吸一口凉气。就在这时,一道巨响传来:

  “凡人,你激怒了我,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这道声音无比响亮,犹如敲钟。

  “忒!你声音大就是神吗?”

  一道更为响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就觉得自己耳边好像炸起一声巨雷。

  “你……,您是……?”

  众人都一脸惊愕地看向青衣男子,都不敢相信这犹如雷霆般的巨音,竟然出自青衣男子之口。

  只见青衣男子一身挺拔,正如青松,他双手负背,昂首挺胸地正视着巨蚌。

  “只要天地有正气,心中有正义,凡人也能声如雷霆!”

  “好!好!好!那就让你见识下神的力量!”

  巨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它的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白光犹如一道闪电,朝着青衣男子袭去。

  青衣男子鼻子里冷哼一声,就见他灵巧地一转身,挨着那道白光就躲避了过去,没有丝毫的慌张。

  那道白光擦着青衣男子的衣边击中了他身后的一块大石头,那石头立即破碎成几十个碎块,散落了一地。

  “嘶——!”

  众人见状,都被吓的直吸凉气。这白光击中石头能成这样,这要击中了人体,那还不当场毙命?

  那道白光一个缩卷,又向着青衣男子袭来。

  “哼——!黔驴技穷,你只会这一招吗?”

  这一次,青衣男子并未躲闪。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稳如磐石。他静静地看着那道袭来的白光,眼里露出轻蔑之意。

  白光转瞬即至,狠狠地抽打在青衣男子的身上。

  “啊——!”

  一声惨叫突然响彻天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