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十九章 神童小朱宝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神童小朱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上杆头,已是正午。

  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气,突然将小朱宝惊醒,它懊恼地从书桌上爬起。

  “唉!怎么睡着了呀?再背不会这书,我中午饭都没得吃了!”

  小朱宝抽出压在身下的《诗经》,书面和书页已被压的皱褶在一起,它赶紧一张一张的将书页摊平。

  “唉!这些字我都认识,可合上书本,就怎么记不住呢!”

  之前,小朱宝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吃中午饭前,将这本书背会。可实际情况是,它的师傅刚离开一会,它自己就伏在书桌上睡着了。

  “我还真是猪啊!这么能睡!”

  小朱宝慌神了,马上就要开饭了,可这本书它还是不会背呀。

  “怎么办?怎么办?师傅马上就要来了,他要是知道我因贪睡而没背书的话,肯定不让我吃饭。要是没饭吃的话,那饿肚子的感觉……。”

  小朱宝赶紧摇摇头,它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小朱宝赶紧读了几句,再合上书本,想背诵出来。

  “嗯——!嗯——!嗯——?哎呀,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小朱宝急的都要生自己的气了,它腾出一只蹄子,使劲敲打着自己脑袋。

  “我真笨,我真笨,连书都背不会!我没用,我没用,就会记得吃!吃吃吃!有本事把书吃了呀?”

  这自言自语的话,竟把小朱宝惹急了。

  “那行,我就把书吃了,你能把我怎么的?”

  小朱宝赌气似的,竟真的把书咬进嘴里。

  “嗯——!有股怪味!”

  小朱宝咬下一口,嚼在嘴里。

  “嗯!勉强能吃,要是加点调料就味道更好啦!咳咳……!”

  小朱宝觉得喉咙里难受,便咽了咽口水,哪知竟将嘴里的书页碎末全咽进肚里。

  “啊呀!我忘记吐出来了!”

  小朱宝赶紧干呕着,想将肚里的书纸呕吐出来。

  “呕——!算啦!既然都吃进肚里了,那就是我的啦,干嘛还要吐出来。”

  小朱宝又强行将喉咙里的东西咽进肚。

  “唉,这吃吃吐吐的,肚子更饿了!”

  小朱宝揉着肚子叹气道:

  “唉!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嗯——?我说的什么?好像是书里的句子。呀!我怎么会背啦,而且一下就记住了这么多……?”

  小朱宝不敢相信,它摸了摸着自己脑袋。

  “难道是我把书给吃了,就会了书里的内容?我刚才只吃了一口,难怪背的不全。那我要是把整本书都吃了,是不是就全会背了?”

  小朱宝想到这里,赶紧抱起书本,大口吃起来。

  “嗯!这书的味道没那么难吃,而且我的脑子里好像多出一本书来,上面每一页的每个字,我都能看的好清楚,真是神奇啊!”

  小朱宝一边咀嚼着书纸,一边想着脑子里的书本。

  “唔——!终于把这本书吃完了,好像书里的内容都记住了,这下不怕师傅问我啦!”

  小朱宝开心地用衣袖擦了擦嘴。

  “朱宝,你又在偷吃东西?”

  青衣男子恰好赶来,大声呵斥到。

  “嗯——?我没有,我没有!”

  小朱宝转过身来连忙解释着。

  “还说没偷吃,你嘴角都挂着呢!”

  “我真的没偷吃!”

  小朱宝赶紧用衣袖擦了下嘴角。

  青衣男子走近小朱宝,他伸长脖子使劲嗅着鼻子闻。

  “这都什么味呀?你吃的什么东西?”

  “师傅,我真的没偷吃东西。要是我有好吃的,肯定邀请师傅一起吃呀,怎么会独自偷吃呢?”

  小朱宝诚恳地说到。

  “哼——!还算你有良心!我就知道,让你一个人在这读书背诵,你肯定不会安分守己。”

  “我没有,我没有,我一直都在这里的,现在整本《诗经》我都会背了。”

  “哦?这么厉害!你若真能将《诗经》背出,我就不追究你的过错了。”

  “好!师傅你且听仔细了。”

  小朱宝让青衣男子坐下,便当着他的面开始背诵《诗经》全文。它背着背着,便负起双手、踱起方步来,最后干脆摇起头、晃起脑,之乎者也地背完了。

  “你这模样,是在学我吗?”

  青衣男子似笑非笑地问到。

  “没有啊,我只是背到深处,情不自禁!”

  小朱宝赶紧低下头来,小心翼翼地回到。

  “好个情不自禁!看在你把全篇都背出来的份上,我便不责罚你。不过,你中间有几句错了,应是‘羔羊之革,素丝五紽’,可你背成‘羔羊之皮,素丝五紽’,应当纠正。”

  “没错啊!这是《羔羊》的首句,确实是‘羔羊之皮’呀。”

  “你肯定背错了,《诗经》我也熟背如流。不相信,那我们翻书核对一下。”

  青衣男子站起身来,在书桌上翻找书籍。

  “唉?那本《诗经》呢?怎么找不到了,该不是被你吃了吧!”

  青衣男子郁闷了。

  “啊——?师傅,你都知道啦!”

  小朱宝心虚地说到。

  “我知道什么?……,难道?你真的把那本书吃掉了?”

  “嗯!”

  小朱宝使劲点了一个头。

  “啊——?你为什么要吃书?你肚子饿了可以去找厨子要吃的呀!是我虐待你了?还是我饿着你了?我说不会背就罚你没饭吃,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可你……,唉……!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师傅!”

  青衣男子先是将小朱宝数落了一通,然后又自责似的关心小朱宝的身体有无异样。

  “师傅,您消消气!我现在挺好的。”

  小朱宝赶紧安慰着青衣男子。

  “师傅!我之所以吃书,是因为我嫌自己太笨,连书本的第一句都背不熟。可我把书吃进肚里后,才发现整本书的内容,我全会背了,就像是把书本刻进了脑子里一样,几页几行都记得特别清楚。”

  “嗯——?还有这等奇事?”

  青衣男子不相信。

  “真的,你不信的话,可以考考我。”

  小朱宝奶着声音说到,语气里尽是自信。

  “好!那我问你,《诗经》的第七首叫什么名?”

  “嗯——,叫《兔置》。”

  “对!那第十二首的第三句怎么背?”

  “第十二首叫《鹊巢》,第三句是‘维鹊有巢,维鸠方之’。”

  “天呢!你真是神童呢!”

  青衣男子喜之而泣。

  “那……,是不是无论什么书,只要让你吃进肚,你就立马会背了?”

  “呃——,我不确定!”

  “来,让我们实验一下,你现在把这本书吃了。”

  青衣男子拿起一本,足有两块墙砖厚的书籍,朝小朱宝走去。

  “啊——?师傅!你不能换本薄的吗?你要撑死我吗?我才吃完一本书,现在根本不饿!”

  “不饿也要吃,快来验证一下我的想法。”

  “啊——!不要啊!”

  小朱宝鬼叫起来,转身就跑。

  “站住,你别跑!”

  青衣男子在后面追着小朱宝,非要让它再吃一本书。怎奈小朱宝身小体矮,可以灵活的在桌凳底下穿行,这让青衣男子怎么也抓不住它。

  “你……,不要跑……啦!”

  青衣男子手扶学桌,喘着粗气说道:

  “要不这样,我让厨子少做你的饭,你饿了就直接吃书。这样,你学到了知识,我也省了粮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