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二十章 歇后语争锋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歇后语争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就像是孩子手中的糖葫芦,看着挺长,吃起来却很短。

  日子,就像是站台上的公交车,不管你坐与不坐,它都会过去。

  小朱宝呆在书院里,转眼之间又过去了半月有余。

  这天清晨,天才放亮没多久,小朱宝就出现在了学堂里。

  此时的它,左手端着个碗,右手拿着本书,正自顾自暇地吃着呢。

  它把书本卷成圆筒状,按在碗里蘸着辣酱,再塞进嘴里大吃。

  它一边蘸酱吃书,一边欣赏着墙上的字画。

  “嗯……!这画好看,两只金鱼在啃咬一枝荷花。嗯……,我要是把这画吃了,会有什么样的神奇效果呢?”

  “你敢!”

  青衣男子又恰时出现。

  “师傅,早上好!”

  小朱宝向着青衣男子弯腰行礼。

  “你个祸害,把我的藏书吃了还不够?还惦记着我高价收来的字画?你要敢真吃,我就将你的嘴缝起来,让你一辈子也别在吃东西!”

  青衣男子开玩笑地说到。

  “师傅,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又没有真的付之行动。你就凭我这一句玩笑的言语,就对我说出这么狠心残忍的话,您让我这幼小的心灵多难受啊!”

  小朱宝满脸悲戚,伤心的摇摇头。

  “唉!我真是‘只身一人过黄河——难过’!”

  “嗯?你今天有点……?”

  青衣男子感觉有丝奇怪。

  “我怎么了?难道我‘一个耳朵大,一个耳朵小——我是猪狗养的’?”

  “你这都说的什么混话?”

  “我说的是‘话里有话——一语双关’。”

  “你——!你现在吃的什么书?”

  青衣男子大惊到。

  “啊?我这本叫《古谚语大全》,里面的句子好有意思。”

  “哦……,难怪呢!”

  青衣男子长吐一口气,脸色变得轻松起来。

  “我说你今天讲话怎么怪声怪气的,原来你小子在‘现学现用’啊?”

  青衣男子的话里带些赞许的意味,这让小朱宝听了很高兴,它便得意地说:

  “都是师傅教的好,师傅你真是‘孔夫子讲演——出口成章’!”

  “哦——?有意思,你这话说的我是‘新婚夜开窗户——喜出望外’。”

  青衣男子开心地笑起来。

  “师傅,您是人中龙、人中凤,您是那‘剩下的九十九个——百里挑一’。”

  小朱宝向着青衣男子伸出大拇指。

  “呵呵……,你是‘灶王爷做汇报——尽拣好的说’。”

  “您是师傅,我是‘耗子吃鸡蛋——不好下嘴’。”

  “我看你现在是‘城墙上的守卫——高手(守)’。”

  “那师傅‘有大哥有二弟——您算老几’?”

  小朱宝嬉笑着说到。

  “哦?我看你是‘肝旁边长肉——胆肥’!”

  “不,我这是‘瞎子盖房顶——上梁不正下梁歪’。”

  “哼!我看你是‘茅坑里点灯——找死(屎)’。”

  “师傅要是这么说,那你就是‘屎壳郎举灯笼——史(屎)上有名(明)’。”

  “你竟然这样说师傅,你真是‘石头放在鸡窝里——你混蛋’!你给我‘铁锅里煮开水——滚开’!”

  “师傅你生气了?您真是‘小破孩哭鼻子——玩不起’,‘石头狮子想跳舞——耍不起’。那咱就‘铁环环滚进铁匠炉——没得玩’了。”

  小朱宝嬉笑着继续接到。

  “好了!你给我正经点……。”

  青衣男子觉得自己绕不过小朱宝,便换了个话题。

  “你昨晚不是说,这屋里最后一本书都被你吃完了吗?怎么今早你又有的吃了?”

  “是呀!屋里的书是被我吃完了呀!今早上茅房,看见里面有本书,正好我排空了肚子感到饿,就顺手拿来吃了。”

  小朱宝说完,又咬了一口手中的书卷。

  “怪不得,我刚才入厕没见到那书呢?……,那书长期放在茅房里,没有点味道吗?”

  青衣男子偏着头问到。

  “有啊,这本有股臭豆腐的味道,所以我去厨房拿了些辣酱。这书蘸着辣酱吃,真是美味呢!师傅,要不要来一口,味道真是棒!”

  小朱宝把刚蘸了酱的书卷递到青衣男子身前,邀请他品尝。

  “嗯……,师傅牙口不好,受不了这等美味,你还是自己吃吧!”

  青衣男子手掩鼻子满脸嫌弃地说到。

  “哦!师傅今天起的好早啊!难道你要外出吗?”

  小朱宝的眼里闪现出希翼的眼光。

  “嗯!我要去趟集市,买些书籍回来。唉——!”

  青衣男子看着学堂里空空如也的书柜,不禁发出一声长叹。

  “可怜我收集了十几年的藏书,好几个书柜啊!被你不到十天就吃完了。”

  “师傅,你记错了,我吃了有十六天呢,我光吃书,替你省了不少粮钱吧!”

  “你省的那点钱,还不够我买本新书的呢?”

  青衣男子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小朱宝。

  “那你干嘛让厨子师傅少做我的饭呢?”

  “我还不是想让你多学点知识吗?”

  “我学会了呀!你存的那些书都在我脑子里呢!”

  小朱宝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到。

  “你那只是记住了,哪里是学会了。真正的学会,是要实用到生活中的,你离的还远呢!”

  “哦,谢谢师傅的良苦用心!”

  “你心里有师傅就行了,莫要以后出息了,就不认我这个师傅了!”

  青衣男子摇头笑笑。

  “那师傅出门,带上我呗!我可以给你端茶倒水,帮你减轻包裹负担。”

  小朱宝投来狡黠黠的眼神。

  “不带!带上你,我不知道那些书还能剩几本回来。”

  青衣男子笑着摇摇头。

  “呜……,师傅,你就这样提防着我?”

  小朱宝委屈地说到。

  “没有!只是这次出门还要见几位故人,带着你不方便。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带些好吃的回来,你在家乖乖的!”

  青衣男子满脸溺爱地摸了摸小朱宝的头。

  “嗯!我会乖乖的!”

  小朱宝点头到,它的眼神不自觉地盯上了挂在墙上的字画。

  “嗯?等你吃完早饭后,把昨天我给你讲解的《浩然正气经》默写一百遍,我回来要检查的。要是少了一遍,那明天的书和饭,你就都别吃了。”

  青衣男子有点不放心,赶紧给小朱宝安排了一些功课。

  “啊——?一百遍啊?师傅,我保证不碰你的字画。你就让我少写个七八十遍吧!”

  小朱宝吃惊地喊起来。

  “嗯……,不行!这是为师的命令,你听到了没有!”

  青衣男子想了一会,还是没答应小朱宝的请求。

  “师傅,你这是‘屎壳郎打蚂蚁——以大欺小’啊!”

  小朱宝嘟哝着嘴说到。

  “是又如何?我是你师傅!”

  “呃!师傅您真是‘两只小母牛并排走’。”

  “哦?何意?”

  “比较牛逼!”

  小朱宝壮着胆说到。

  “混账!你是读书人,怎能说话如此粗鄙!”

  青衣男子有些生气。

  “那师傅您是‘小母牛耍倒立——真牛逼’!”

  “哼!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青衣男子听不下去了,甩起袖子就走。

  “徒儿恭送师傅,祝师傅‘小母牛拉大船——一路顺风’!”

  “哎呀——!”

  青衣男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

  吃过了早饭,小朱宝又来到了学堂里,它很自觉地做着青衣男子吩咐的作业。

  “唉!为了明天不挨饿!我今天一定要努力完成作业!”

  小朱宝一边想着脑子里的东西,一边在纸上写着字。

  “这书里好多字我都没练过,就要整篇默写一百遍。唉!我真是‘从河南到湖南——难上加难’!”

  “邦——邦——!”

  门外传来两声敲木头的声音,小朱宝的大耳朵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这个字的笔画好多,好绕手,我得小心书写。”

  小朱宝碰到个难写的生僻字,便集中了注意力在纸笔之间。

  “邦——邦——!”

  突然想起的敲木头声让小朱宝心中一惊,竖在纸上的笔尖不由得一滑,顿时整张白纸上画出一道长长的墨印,就快默写完的内容也瞬间作废了。

  “谁呀?害的我又要多写一遍!”

  小朱宝气的将笔一丢,气势汹汹地朝院门外走去,它一边走,一边狠狠地说道:

  “我要看看是谁?能让我‘孔夫子拿笤帚——斯文扫地’!我要把你的头当木头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