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二十一章 瑶池种因果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瑶池种因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小朱宝因写废了字而怒气冲冲,它要去找那无端敲木头的人理论。

  小朱宝来到学堂前的竹篱院里,正好见到一光头小和尚自院门处往里走。

  这位光头小和尚约有四五岁,长的是圆头圆脸圆肚子,整个身子也是上下一样圆。他那圆脸上生的是慈眉善目,翘鼻阔口。

  他身穿一件金黄色的僧衣,外披一条红底金丝网格的袈裟。他脖上挂着一百零八颗的舍利挂珠,他手执一顶金刚菩提木鱼。

  这小和尚微眯着眼睛向前直走,每走几步就敲两下木鱼。

  “邦——邦——!”

  声音又起,原来是敲击木鱼所发出的。

  “邦你个头啊!大上午的,不让人清净。这里是书院,你想让学生们学不好成绩而像你一样四处化缘要饭吃吗?”

  小朱宝指着小和尚就是一顿痛斥。

  “这——,这——!”

  小和尚闻言睁大了双眼。他停下脚步,面对着小朱宝想说些什么,可张口却是一顿结巴。

  “这什么?你真是‘秃子当和尚——正好’!这么小就出来化缘讨吃的,还真是‘小母牛找奶吃——天生的’!”

  小朱宝趁着小和尚犯结巴,赶紧多骂几句。

  “你……,你……!”

  小和尚手拿敲木鱼的键稚指着小朱宝,又是一阵语塞。

  “你什么你?你就是‘小偷照镜子——一副贼样’!”

  小朱宝趁机又说了一句。

  “我靠!我堂堂一出家人,你竟然这样粗鄙地同我说话?”

  小和尚口吐一句脏话,然后就不结巴了。

  “呦呵!不是结巴啊?我粗什么粗?有你脖子粗吗?我鄙什么鄙?有你卑鄙吗?”

  小朱宝站在院子里,双蹄叉腰,冲着小和尚又是一顿臭损。

  “我乃出家人,是佛门中人,怎么就卑鄙了?”

  小和尚也站在原地,据理力争。

  “对!你不卑鄙,你是‘裁缝不带尺——存心不良(量)’。”

  “你给我好好说话!我就进院化个缘,你为什么要针对我,还说这么多辱人的话?”

  小和尚气的浑身直打哆嗦。

  “好好说话?那你也得给我好好说话的机会呀?你不请自来,又无端吵闹影响我学习,我还不能说你了?”

  小朱宝看着小和尚,更是气的直噗。

  “我乃出家人,一向都是这样化缘的。怎么今天到你这,就要受这么多侮辱?”

  “谁侮辱你了?你这是‘癞蛤蟆吞鱼钩——自找的’。这个院子没主人吗?你不征询主人同意就擅自走进来?你这是非法私闯民宅。你还在人家院子里随意敲打木鱼而发出噪音,你这是严重扰乱居民生活秩序。”

  小朱宝吞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

  “要是这里遗失了贵重物品,那你就是最大的作案嫌疑人。我还怀疑你,假借出家人之名,私进民宅刺探情报,那你就是敌国的奸细。我要去官府里告你,会砍了你那光溜溜的小脑袋!”

  小朱宝一口气喋喋不休地说了好多,直听的小和尚双眼直眨。

  小朱宝说完了,小和尚一声不语,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马上要吃中午饭了,等吃完饭再走呗!”

  小朱宝在后面喊叫到。

  可小和尚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径直走远了。

  “爽啊——!”

  望着小和尚一声不吭而离去的背影,小朱宝生出一种胜利的自豪感。

  “有文化了就是不一样,吵架都比别人厉害!那些书,我没白吃!”

  小朱宝拍拍自己的脑袋,骄傲地说到。

  “唉!吃完午饭,还得努力写作业啊!”

  ……

  黄昏时分,小朱宝终于完成了青衣男子走前布置的作业。看着眼前整整一百份的辛苦成果,小朱宝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还好下午没偷懒,不然今天就完成不了啦!看来,不论做什么事,只要坚持、持续地做下去,肯定能收获一份满意的成果!”

  小朱宝自己对自己说到。

  “好啦!明天不会饿肚子啦,也不知师傅,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小朱宝在学堂里等待着师傅回来,可一直到了深夜,也不见青衣男子出现。

  它拒绝了厨子师傅喊它回房睡觉,坚持要在学堂里等师傅回来。直到它困乏到了极致,才爬到学桌上睡着了。

  睡梦里,小朱宝又飞上了天。

  天上有很多巨大绵长的白云,小朱宝便在云里穿梭,它顺手扯下一块白云塞进嘴里。

  “啊噗——!什么味道也没有,不是棉花糖做的!”

  小朱宝继续往前飞。

  它来到了之前到过的地方;白云上的一片巨大蓝色湖泊,还有建筑在湖泊上的巨大宫殿。

  小朱宝降落在了宫殿门口。

  宫殿门口有一片宽阔的广场,全是由白玉铺制而成。广场上铺有一片由鲜花织就的地毯,地毯绵延数里,直至宫殿深处。

  忽地一阵仙乐响起,几位穿着华裳的男女自天上缓缓降下,空中顿时撒下一片花雨。

  “哈哈哈——,见过天蓬元帅!”

  只见一金盔金甲的男子刚落稳地面,就有几位打扮华丽、气质高贵的男女向他走来行礼。

  小朱宝见过这位身穿金甲的男子,就是上次在瑶池后花园里,舍身跳水救玉兔的人。他生的是魁梧挺拔、器宇轩昂,长的是浓眉大眼、英俊潇洒。

  大家都称呼他为“天蓬元帅”。

  “哦!原来是火部的五位正神和几位花神!”

  天蓬元帅也向着来人回礼。

  几人互问寒暄后,就一起向宫殿正门走去。

  “元帅且慢!”

  一道清纯的女子声音传来。

  大家回头一看,就见一盛装女子自天而降。

  “原来是嫦娥仙子,那我们就先行赴宴了。”

  几位男女向着天蓬元帅客气一番,然后各自散开了。

  “嫦娥仙子也来赴这瑶池盛宴?”

  天蓬元帅向着新来的女子问好。

  “嗯!我随太阴星君一道前来。她已进殿入座了。”

  嫦娥仙子向着天蓬元帅盈盈一笑,行了个万福礼。

  “哦!那仙子找我有事?”

  天蓬元帅疑惑到。

  “我专等元帅前来,是想向元帅道谢的!”

  “所谢何事?”

  “谢谢元帅舍身救这玉兔一命!我替它向你致谢!”

  嫦娥仙子向着天蓬元帅又道了一个万福。

  “哎,顺手而为,不足挂齿!仙子,你那玉兔可安好?”

  “承蒙元帅挂念,我那兔子一直很好。喏——,就是这只。”

  嫦娥仙子挺起胸膛,将怀中抱着的一物示与天蓬元帅看。她今天恰好穿着一身素白带粉的天仙衣,胸领低垂,露出大片洁白如雪的肌肤来。

  天蓬元帅伸颈一看,立即怔住了。

  “你这……,好白!”

  “你……!”

  嫦娥仙子见天蓬元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口发呆,便娇羞地拂袖转过身去。

  “元帅往哪看呢?”

  嫦娥仙子嗔怒地提醒到。

  “啊——?哦!失礼!失礼!恕再下冒犯!”

  “元帅,我让你看的是它!”

  嫦娥仙子侧转身子,将手中所抱递与天蓬元帅观看。

  “啊?怎么是粉红色的兔子,我救的不是白色的玉兔吗?”

  天蓬元帅疑惑起来。

  “元帅休疑!这正是你所救之兔。只是它受了你我的精血,而变成这样子!”

  嫦娥仙子解释到。她将粉红色的兔子抱回,又将兔子上托,刚好挡住胸口。

  “哦!还有这等奇事!”

  天蓬元帅看到广场上的人逐渐增多,而变得喧闹起来,便走到嫦娥仙子的身边,轻声问道:

  “那它的身体有无异样?”

  “这倒没有,太阴星君亲自为它做了检查,并无病恙。”

  嫦娥仙子也凑近了些,以便听的仔细。

  “哦!那我就放心了!”

  天蓬元帅宽慰到。

  “当然!它现在是月宫里独一无二的兔子,深受星君和其她仙子的宠爱呢!这都要感谢元帅!”

  “哪里,它也受了你的精血,你也有一半功劳呀!哈哈哈……!”

  天蓬元帅和嫦娥仙子聊到开心处,便会心笑了起来。

  哪知这时,一道呵斥突然响起:

  “忒——!这里是天庭圣地,岂能容你俩在这里谈情说爱,有侮瑶池美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