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二十二章 结怨又结缘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结怨又结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回说到;

  小朱宝梦中来到瑶池胜境,看到天蓬元帅和嫦娥仙子互聊家长。两人正聊的开心呢!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你们在这瑶池仙界谈情说爱,成何体统?”

  天蓬元帅和嫦娥仙子都大吃一惊,忙回头看时,就见一天官打扮的男子站在了身后。

  这男子长的是方形额面,他眉浓眼圆,天仓饱满。他鼻型端正,口阔牙细。

  他身型微胖,高有七尺。他头带镶金乌纱帽,身穿青色蛟龙袍。他腰束镶玉大带,带上挂有一紫金牌,上刻“纠察”二字。

  “哦——!原来是位纠察灵官,幸会幸会!……”

  天蓬元帅看出男子的身份,便向他微微一笑,以示友好。

  “哼!你莫要对我嬉皮笑脸!这里是王母娘娘的瑶池神宫,你竟胆敢在这里调戏月宫仙子,真是有伤仙家风化。”

  这位纠察灵官大声说到,引的广场上的男神女仙们都围聚过来,不嫌事大地观看。

  “灵官大人,你弄错了吧,这位是天庭的天蓬元帅,执掌八万天河水军的统领,怎会做出调戏仙子这等丑事呢?”

  一位男仙赶紧上前打着圆场。

  “哦?天蓬元帅又怎么了?我乃玉帝亲自提拔的纠察灵官,特赐紫金令牌,前来瑶池维持盛宴的秩序。”

  这位灵官拿起腰上佩带的令牌,示与大家查看。

  “我亲眼所见,他盯着嫦娥仙子的胸脯发呆。”

  这位纠察灵官用手指着天蓬元帅说到。

  “放肆!你敢用手指我?你个小小的纠察官,竟然忤逆上官!”

  天蓬元帅勃然大怒。

  “我只受听于玉帝,至于他人官品大小,在我眼里一律平等!”

  “哼——!我刚才只是看嫦娥仙子怀中的玉兔,哪里是盯着人家胸脯?”

  “你莫要混淆视听,此‘玉兔’和‘胸脯’有何不同?”

  纠察灵官神色傲然地问到。

  “元帅看的是我这只玉兔!”

  嫦娥仙子走上前来,将怀中的粉红色兔子举起,让大家看。

  “原来真是玉兔,灵官大人你看错了!”

  周围的一众神仙,纷纷出言相劝。

  纠察灵官有丝尴尬,他神色微变,说道:

  “我就是不许你等乱搞男女关系,不能让你们破坏天庭在三界的声誉!”

  “你莫要信口雌黄,你怎么看到我们乱搞了男女关系了?”

  天蓬元帅的这一问,让嫦娥仙子顿时羞红了脸。

  “哼——!今日前来赴宴的都是四面八方有头有脸的神仙,谁不知瑶池神宫里要保持安静。而你俩却在此处,不避人嫌地呢喃私语,又大声淫笑破坏清幽。你俩又不是道侣关系,却刻意贴的亲近,还耳鬓厮磨地说话,这还不算胡搞吗?”

  这纠察灵官口齿清晰,把每个字都说的字正腔圆,让周边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呵——,这‘莫须有’的罪名还真够大的!”

  天蓬元帅对着嫦娥仙子一笑,示意她不必继续解释。

  “这位灵官,你且过来,我与你说明缘由。”

  天蓬元帅朝纠察灵官招手。

  “嗯?……”

  纠察灵官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大步走了过去。

  “元帅,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请元帅赎罪!”

  纠察灵官走到天蓬元帅的面前,对着他行了一个揖礼,两人之间离着不足半尺。

  “嗯!我懂。”

  天蓬元帅点点头,他向前迈出半步,将脸贴近到纠察灵官的耳旁,轻缓地说了一句:

  “滚——!”

  “你——?”

  纠察灵官急退一步,捂着耳惊问到。

  “这位灵官,刚才我也与你耳鬓厮磨地说话,是不是也有嫌疑乱搞男男关系呢?”

  天蓬元帅大着声音说到。

  周围的神仙们发出一阵哄笑。

  天蓬元帅昂起头来,看着周围的诸位神仙,再次提高声音说道:

  “我曾在瑶池的后花园,救过嫦娥仙子的玉兔。今日赴宴遇见仙子,便想看看玉兔是否安好,哪知玉兔可爱惹人,我未免走的近了些。此乃人之常情,神仙也难所避免!”

  天蓬元帅停顿了一下,他看到众多神仙,大都纷纷点头表示认同,便又继续说道:

  “哪知被这位纠察灵官看到,误以我是在调戏嫦娥仙子。当然,纠错扶正、察微体细,是纠察灵官的本职。惩恶扬善、维护天规和天庭威严,更是纠察灵官的重任。但,这不能成为他们随意诬陷、任意诽谤的借口。我和嫦娥仙子之间是清白的,日月可鉴!”

  “说的好!我们都相信你和嫦娥仙子是无辜的!”

  在场的神仙们鼓起热烈的掌声。

  天蓬元帅伸手示意大家安静,他接着说道:

  “这里已无事,我等还要去赴王母娘娘的盛宴,不能为了这点小事,而坏了我们品尝美味佳肴的心情!走,大家一起入殿!”

  天蓬元帅大手一挥,围观的男女神仙们,便即刻散尽。

  “仙子,我们一起入殿赴宴吧!”

  天蓬元帅朝嫦娥仙子辑了一礼,便闪身一旁,示意嫦娥仙子先请。他转头的一瞬间,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纠察灵官。

  “哼!纠察灵官,好大的官威!连我天蓬元帅也敢诬陷!”

  天蓬元帅冷冷地说到。

  “明明是你们男盗女娼在前,被我当众拆穿,反而还气焰更盛,现在还得理不饶人!”

  “你……!”

  天蓬元帅正要反驳,却被嫦娥仙子止住。

  “灵官大人,我和元帅并无作奸犯科之事,还望大人高抬贵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嫦娥仙子不忍两位继续争吵,便上前劝解。

  “你……,这算是在求我吗?你们之间若真是清白,你岂会用这种语气同我说话?恐怕早就是一副清高不屑的样子了。”

  纠察灵官沉思了一会,才冷静地说到。

  “你——,怎么如此不通情理!”

  嫦娥仙子也生气了,原本是想劝解,哪知他竟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这就是我的本性!不畏权贵,不趋名势。这也是玉帝,点名提拔我为纠察灵官的意义所在!”

  纠察灵官向天作揖,激动不已地说到。

  “办事需有证据,没有证据就定人罪名,那就是诬陷!”

  嫦娥仙子想用人理来劝慰他。

  “我所见既是真实证据,我不信他人言语,那只是替自己辩解的谎话!”

  “你……,真是腐木!”

  嫦娥仙子也无语了。

  “那么多的纠察灵官,你是我见过最顽固的一个,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呢!”

  天蓬元帅见他油盐不进,便也想劝他。

  “你身为天庭元帅,怎能口吐脏话,张嘴骂人呢?”

  纠察灵官听了天蓬元帅的话,立马急了。

  “嘿!你怎么就听不进好话呢?我骂你了吗?我还想拿脚踹你呢!”

  天蓬元帅气急急的又说道:

  “你抓着这事不放,有何目的?你能把我们怎么的?难道你还想跟着进大殿,让我们在大殿之上出丑不成?”

  天蓬元帅也急了,眼看赴宴在即,可这边却遇见个不讲寻常理的家伙。

  “你休要侮辱我!我职位低下,是进不去瑶池大殿的。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纠察灵官黯然地说到。

  “这也算侮辱?……”

  天蓬元帅感觉自己的头都被气大了。

  “那你之前当着众多仙家的面,说我和嫦娥仙子乱搞男女关系,那是不是诽谤了?”

  天蓬元帅气的两鼻直喷粗气,嫦娥仙子也是恨恨地直咬银牙。

  “不是!那是我亲眼所见,那是事实!”

  纠察灵官平淡地说到。

  “你放屁!”

  天蓬元帅气的火冒三丈,他突然猛起一脚,将纠察灵官踹倒在地。

  事发突然,没有一丝预兆,嫦娥仙子也来不及阻止。

  “元帅请息怒!”

  嫦娥仙子见天蓬元帅火气未消,怕他冲上前去撕打,便抱着玉兔挡在他面前。

  “元帅,这人不近情理,我们不用跟他多费口舌!再说下去,只会越描越黑。”

  “这——!”

  天蓬元帅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他长叹一声道:

  “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将今日之事记录入薄,直呈玉帝!”

  纠察灵官趴在地上,并不起身。

  “我同仙子说句话的事,也能写入朝堂?我看你是闲的慌,才会如此蛮缠!呵……。”

  天蓬元帅被气的突然发笑。他又欲哭无泪地说道:

  “明日我就去找玉帝,让他革了你的职!”

  天蓬元帅一甩长袖,转身朝瑶池大殿走去。

  嫦娥仙子本欲去追随天蓬元帅,可她又不放心倒地的纠察灵官,便抱着玉兔又来到纠察灵官的面前。

  “你——,没事吧!”

  “哼——!”

  纠察灵官趴在地上,抬起头来冲着嫦娥仙子就是一个瞪眼,再衬上他此时狰狞的面容,显的格外吓人!

  “呀——!”

  嫦娥仙子被吓得花容失色,赶紧落荒而逃,她去追寻天蓬元帅了。

  “今日这一脚之辱,我必铭记于心!他日必还报予你!……”

  纠察灵官望着宏伟的瑶池大殿,不知在想些什么。

  ……

  小朱宝站在一旁,全程目睹了此件事。

  他看着这三人最后闹的不欢而散,不由得嘟哝了一句:

  “都是吃饱了撑的,但凡两边各自少讲一句话,也不会变成种这两败俱伤的局面。”

  说到了吃的,小朱宝就觉的肚子好饿。

  “不知道师傅回来了没有,他答应给我带好吃的呢!”

  小朱宝正想着吃的呢,就听有人在喊它。

  “朱宝,快起来吃饭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