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二十五章 月宫桂花香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月宫桂花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你是那户男主人,在遇到老者后,你又会怎么做?”

  小道士笑眯眯地问小朱宝。

  “嗯……!如果是我,我会尽力替他看病。他病好了要走,我就送他些吃的,让他路上当心点。”

  小朱宝想了一下,回答到。

  “你不愿意陪老者一起西行?”

  “人各有志,我陪他干嘛,我还有家人要照顾呢!”

  “可你要了自己的家,就做不了神仙了。”

  “难道那位男主,提前就知道了自己能做神仙?这才肯舍弃了自己的家去陪老者?”

  小朱宝问到。

  “这个嘛?应该不知道,他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小道士也想了下,才答到。

  “那样的话,那位男主就太没有人情味了。肯休掉结发妻子,肯抛弃亲生儿子,那他的心也太狠毒了。这样无情无义之人,都能当神仙,那神仙里也没有几个好人了!”

  小朱宝继续说道:

  “神仙又能怎样?那男主当了神仙后,就每天很开心吗?只要他还有一颗心,那肯定会心痛的!要是换成我,我就每天都开心地陪着家人一起,尽享天伦之乐!让神仙们都‘只羡鸳鸯不羡仙’吧!”

  小朱宝很干脆地说到。

  “呵呵……,人各有志!这世上之事,有得就有失,忠孝不能两全呀!”

  “那又能怎样,我只做我的,管其它干什么?”

  小朱宝觉得小道士有些啰嗦了。

  “嗯!所以嘛,做人做事都应‘胜不骄、败不馁’,以不变之心应万变,万变皆顺其自然,自然而无为,方能悠哉每一天。”

  “你说的都是啥呀?感觉都是在替自己找借口!

  小朱宝打着哈欠说道:

  “你说的我都迷糊了,感觉好困啊!我能在这睡会吗?”

  “吃饱就睡,你还真是猪啊!”

  小道士笑眯眯地从神像后面搬出一张小木榻,放在了左边神像的前面。

  “真的能睡?”

  小朱宝看看三尊神像,不确定地说到。

  “你之前不是说,只做自己的,不管那么多!怎么?现在又不敢做了?”

  “呃!我是真的困了。万事皆自然,自然困了那就自然睡!”

  小朱宝毫不客气地躺上木榻,闭眼就睡。

  “睡吧,睡吧!做个好梦!……”

  小道士看着已经入睡的小朱宝,笑眯眯地说到。

  小朱宝在睡梦中,就觉得自己飘忽忽地飞上了天。

  它看着天上朵朵的白云,不由得生气道:

  “又是做梦,每次看到这棉花糖似的白云,就又要飞到天上看人家的故事,真是无聊!就不能做点好吃好喝的梦吗?”

  小朱宝继续往上飞,穿过了层层白云,它看到天空中有个圆圆的金黄色月亮。

  “咦!好大个蛋饼啊!”

  小朱宝向着月亮飞去。

  慢慢地,眼前的月亮越来越大,大到无边无际。大到月亮上的地表,都看的清清楚楚。

  就见眼前一片宫殿似的建筑,座座都是白玉为基、黄金为墙,水晶做柱,琉璃做瓦。看着就觉宏伟壮观!

  小朱宝落到地面上,这里的地面是白色的,仿佛白色的大理石,铺满了整个月面。

  前方传来音乐声,有弦乐的撩心勾魄,有鼓乐的激胆壮志。连小朱宝这样不晓丝竹的,都情不自禁地随着这音乐节奏,而肩抖腿舞地向前走去。

  “这音乐真好听!”

  小朱宝听着音乐来到了前方。

  只见这里地势平坦,方圆十里皆是平整的白色大理石地面。地面上生长着柔嫩的、寸许长的白色小草。这白色的小草间,却盛开着蓝色的小花。这些花草铺满整片地面,让这里显的广袤而幽寒。

  在这片中心的位置,长有一棵大树。这树高有十几丈,树根粗硕,突兀出地表。这树身粗壮,至少需要十几人手拉手,才能将其围满。树上枝杈纷多而横生数百米,树叶密密麻麻、葱葱拢拢,为地面遮下数里凉荫。

  这棵树是绿色的,是这辽阔月面唯一的绿色。而此时,正值这棵树的花期,满树满枝都开满了金色的花。这些花,团簇在一起,每朵花约有玉米粒大,花瓣四朵呈十字型。

  这花的香气,浓郁却不呛鼻,清幽却不疏远。

  “好香啊!这不就是桂花香吗!”

  小朱宝闻着花香继续往前走,就见前方的树荫下有座晶莹剔透的宫殿。

  这宫殿没有墙面,四方都撑着雕刻精美的立柱。也不知用的什么材料所建,看那地基台阶像是透明的玉石,看那园柱横梁又像是晶莹的水晶,再看那屋顶瓦当又像是如水的冰块。

  此时的宫殿里,人影绰绰、人头攒动,原来里面正在举办宴席。

  “哎呀!有吃的!”

  小朱宝开心起来,赶紧向前走。

  宫殿的四周也有很多人。有三五成群的年轻仙子,站在大树下手捧桂花在闲聊。也有持矛带剑的金甲天兵在巡逻值岗。

  “哎呦!这位是谁呀?长的真是一个俊俏!”

  小朱宝正往前走呢,迎面而来一位婀娜多姿的仙子,她边走边俏皮地说道:

  “这么俊俏的男子,我们广寒宫里还真没见过呢!”

  小朱宝一愣,停下了脚步。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可那位仙子对小朱宝不看不顾,径直从它身边走过。

  小朱宝回头看时,就见自己后方大步款款地走过来一男子。这男子身高八尺,长的是英俊潇洒、气宇轩昂。

  “唉!又是你,天蓬元帅!”

  小朱宝都认识这里的人了。

  来人男子正是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被那位婀娜多姿的仙子拦住去路,她娇笑地说到:

  “呦!原来是天蓬元帅呀!久闻元帅是龙姿凤表,今日一见,果真是玉树临风啊!”

  “你是谁?为何要挡我去路?”

  “我是月宫的素娥仙子,代我姐姐请你过去一叙!”

  “你姐姐是哪位仙子?”

  “她就是嫦娥仙子啊!”

  “哦!那她自己怎么不出来?”

  “这里人多眼杂,怕引起误会!你可去殿后的花园假山,我姐姐在那等你呢?”

  “哦!好的,有劳素娥仙子了。”

  天蓬元帅看了眼四周,并无其他人关注这边。他便绕过宫殿,来到了后花园里。

  “元帅请来这边……。”

  嫦娥仙子一身素衣,抱着粉色的玉兔,朝天蓬元帅招手。

  “仙子唤我前来,可是有事?”

  天蓬元帅走过去问到,他看了一眼身后,生怕有人一样。

  “元帅不要慌张,这里是太阴星君的私人花园,外人不会进来。”

  “哎!我被那位纠察灵官弄怕了,现在见人说话都很小心了。”

  天蓬元帅无奈地说道:

  “虽说不会把我怎样,但恐有损仙子清誉,不得不提防呀!”

  “多谢元帅替小女子着想!”

  嫦娥仙子抱着玉兔向天蓬元帅行了个万福。

  “仙子莫要客气,有事可大胆说!”

  “我听其她仙子说,那位纠察灵官被玉帝派去西王母处了,可有此事?”

  嫦娥仙子有所顾虑地问到。

  “嗯!确有此事!”

  天蓬元帅继续说道:

  “前几日,凌霄宝殿上,玉帝确有问过那日之事,问我可曾调戏过你。”

  “啊?那你是如何回答?”

  嫦娥仙子紧张起来。

  “我肯定回答‘没有’!那玉帝还宣问了其他几位在场神仙,他们都说绝无此事。玉帝便以‘无端诽谤’,将那位纠察灵官革职,并调他去瑶池神宫,护卫王母娘娘出行,还封他个‘卷帘大将’的头衔。”

  “真是如此,那元帅日后言行可要更加小心!”

  嫦娥仙子忧心忡忡地说到。

  “这是为何?那厮都不在天庭做纠察官了,我还有何惧他?”

  “唉!人心叵测,我是怕那纠察官秋后算账,四处寻你把柄,若再小事做大,会影响元帅的美名。”

  “这有何妨,空名而已!”

  “一次两次,尚无有碍。可次数多了,再加上有心人背地里操弄,终会影响你在玉帝前的信任!”

  “这不至于吧?”

  “我听闻那名纠察灵官是玉帝亲手提拔,玉帝对他很是欣赏。如若玉帝真心恼他,将他罚去瑶池便已足以,可为何又赐他个‘卷帘大将’的美名,这不是明摆着的心有所系吗?”

  “额……,仙子这番分析,确有其理!”

  “你乃天蓬元帅,手掌重兵,是天庭的重职。可你性格和善却又固执,对玉帝是听调不听宣,多次违逆圣意。”

  嫦娥仙子娓娓分析着。

  “若不是你有位道德天尊上帝做师傅,恐怕你早已被调职换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