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猪成神记 > 第二十七章 小朱宝挨饿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小朱宝挨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如来佛祖在广寒宫里,施展法术,将桂树上的玉蝉,收在一团金光之中。

  他又将金光抛向地面,在金光触地的刹那间,一片白光从中喷出,待白光散尽后,地上多出一个人来。

  这人赤身裸体地趴伏在地,从体型上看,应该是位男性。他四肢修长,躯体健壮,浑身的肌肤,如玉似雪般地白。

  只是,他没有头发。

  就在众仙都感诧异时,如来佛祖说话了。

  他对着地上的裸身男子说道:

  “你原名‘金蝉子’,是我座下第二个弟子,因你恃才傲物,怠慢佛法,故罚你轮回重修,以期正果!不曾想,你竟入了畜牲道,托身于蝉而到了这广寒宫内。直至今日,我才能与你相见!真是——造化弄人,因果不爽!”

  裸身男子匍匐在地,他双手使劲撑地,似乎想爬起来,可试了几次,都未成功。

  “你初化人形,身体还有诸多不适。可等修养过后,再来拜见为师。”

  如来佛祖说完,身边走出两名侍者,一名手托一副僧衣,另一名手托一顶毗卢帽。

  这两名侍者走近裸身男子,一起帮他穿好僧衣,戴上毗卢帽,并扶着他站起。

  众仙再看这男子,只见他:

  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两耳有轮真杰士,一身不俗是才郎。

  看的一众神仙不禁纷纷赞叹:

  “真是一副好品相!”

  如来佛祖也欣慰地点头道:

  “你那额头的金蝉印,便是确认你身份的依据。”

  众仙再仔细看去,在那男子的额头,果真有一个浅浅的金印。

  至此,广寒宫里的神仙们,对这位男子的身份,都确信无疑了。

  太阴星君也站起身来,她开心地说道:

  “真是可喜可贺!这玉蝉来我月宫已有些年岁,之前一直未曾鸣叫,我还以为是只哑蝉。今日,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呢!哈哈哈……!”

  太阴星君开心地笑起来。席下一众神仙也随之大笑起来。

  “恭喜佛祖,今日与爱徒重逢!”

  一众神仙都向着如来佛祖贺喜到。

  如来佛祖看着太阴星君,脸上也露出了满意地笑容。

  小朱宝也混迹在这群神仙里。

  它毫不在乎如来佛祖和他弟子重逢的事情,它只在意那席上的各种美味。它躲在席桌底下,伸手到桌上,趁机捞点吃的。

  它趁这个神仙不注意,偷拿走一块碟里的糕点。又趁那位仙子在走神,偷摸走一颗盘里的果子。它把偷拿到的美食藏在胸口,用它那宽大的学服包裹起来。

  “还好这衣服偏大,可以当袋子用,不然这些好吃的,就没地方放了。这些可都是天上的食物,味道肯定不同凡响!我要带回去,和师傅还有厨子师傅,一起分享。”

  小朱宝将胸口的包裹,捂的紧紧地。

  “咦!”

  小朱宝看到天蓬元帅站了起来,他正手端酒杯,向如来佛祖祝贺呢。

  “好,把他的桌子偷完,我就回去了。”

  小朱宝看到天蓬元帅那桌上的食物,好像没怎么动过,更是开心的小眼睛都笑弯了。

  它赶紧从桌下钻过去,趁天蓬元帅站着喝酒的间隙,将他桌上的美食往自己胸口的包裹里塞。

  “哎呀!他坐下来了!”

  小朱宝赶紧躲到了桌底下。

  天蓬元帅坐了下来,他想坐的舒服些,便在椅子上伸腿牵衣挪屁股。哪知这一伸腿,正好踢到了躲藏在桌下的小朱宝。

  “哎呀!”

  小朱宝疼的大叫一声,就向后倒去。

  这一倒,就犹如坠下深崖一般,好半天也不着地。

  “啊——!”

  小朱宝在在下坠的过程中,面上背下地手脚乱舞,它看着裹在衣服里的美食,正一个一个地飞出身外,不由得心疼地大叫起来。

  “别走呀!我还没吃你们呢!啊——!”

  小朱宝鬼哭狼嚎般地大叫着,突然就醒了。

  “啊呀!原来是做梦呢!还好不是真的,不然,那些东西一口都没吃就丢了,那多亏呀!”

  小朱宝躺在木榻上,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嗯?不对劲!”

  小朱宝赶紧爬起来,它看看四周,见到身边都是突兀地山石,还有翠绿的小草和浓绿的树木。它又抬头朝上看看,蓝天上正飘着几朵白云呢。

  “这……,这房子呢?小道士呢?”

  下朱宝从木榻上下来,这才意识到,这里除了这张木榻,连半块墙砖都看不到,更别说一座房子了。

  “难道?小道士趁我睡着,把家搬跑了?”

  “难道?它嫌我吃的太多了?他也太小气了吧!”

  小朱宝嘟哝着嘴,它看着已上树顶的太阳,自语道:

  “那小和尚不是说,要来接我吃午饭吗?怎么还不见人?他还真是不靠谱!”

  小朱宝悻悻地往回走,它沿着来时的小路,又走到上山路的岔口处。

  “我是继续下山回书院呢?还是去小和尚那边吃顿午饭?”

  “唉!不知道师傅和厨子有没有回来。若回书院,未必有饭吃。而去小和尚那边,肯定能吃顿午饭。”

  小朱宝认真分析着。

  “好!我就先去小和尚那!”

  小朱宝想着上午,小和尚那诡异似的笑容,就觉心里怪怪的。可一想到饿肚子的难受感,它还是硬着头皮走上了另一条上山的路。

  这小路崎岖不平,坎坷难行,但小朱宝还是坚持着继续往前走。

  “谁没事会把家设在这鬼地方,真是兽难行、鸟难飞。”

  小朱宝又往前走了好久,终于看到前方有片金碧辉煌的寺庙。

  它又往前走了一段,才到这寺庙的台阶下。

  这寺庙修的是大气非凡。九十九层台阶直抵正门,门扇是四联大板,连着雕龙画凤的门檐,又衔接着盖有金色琉璃大瓦的门楼,门楼两端又连着高大宽厚的院墙。

  这门上有一横匾,却什么字都没写。

  “有钱修这么阔气的门房,却没钱在匾额上题字?等会我吃舒服了,免费给你写几个字!”

  小朱宝喃喃自语到。

  它爬过九十九层台阶,终于站在了门楼底下。

  “真是的,还没吃到你的饭呢,就瘦了十斤肉了。等会,一定要多吃你十碗饭!”

  小朱宝回头看着身后的台阶说到。

  “小和尚!我来啦!”

  小朱宝走进院里,大声喊到。

  这院内占地极广,却只有中心处建有一座大殿。两侧院墙处种着高大的菩提树和娑罗树,那大殿前栽着无忧草和七色花。

  “佛门清幽境,谁敢喧闹?”

  忽然传来一声呵斥声,一位身披红色袈裟的小胖和尚,从大殿的门里走出来。

  “是我!是我!”

  小朱宝向着小和尚挥蹄到。

  “原来是小朱宝!”

  小和尚面露喜色地将小朱宝迎进大殿里。

  “小和尚,我看你好像一个人!”

  小朱宝想着刚才做的梦,对小和尚说到。

  “哦?像谁?”

  “像如来佛祖!”

  小朱宝想着梦里的如来佛祖,长的很像眼前的小和尚,就是身高不同而已。

  “你可别胡说,如来佛祖是我佛门领袖,莫要对他不敬!”

  “我只是说你长的像他,又没说他是猫是狗,怎么就不敬了?”

  “你——!”

  小和尚很想反驳,可他突然语塞,只能急的直眨眼。

  “你眼睛一直在眨,不舒服吗?我帮你吹吹!”

  小朱宝踮起脚来。

  “不用,不用!你来我这,有何事情?”

  小和尚连忙拒绝着小朱宝给他吹眼睛。

  “咦?你不是说,你要接我过来吃午饭的吗?现在我自己过来了,你反倒不高兴了?”

  小朱宝看着小和尚的模样,觉得他现在对自己很冷淡。

  “我是说过这话,可你没答应呢!这世上之事,一承一诺,我承言了,可你没许诺啊。所以我就没去接你,也没有准备你的午饭。”

  小和尚冷冷地说到。

  “啊?你怎么这样呢!”

  小朱宝感到很委屈。这小和尚,早上还对自己很热情,可才过去几个时辰,他就变得这样冷漠了。

  “那你还有剩下的饭吗?我肚子饿了!”

  小朱宝小声地说到。

  “没有!”

  小和尚很直接地答到,语气里尽是生疏之意。

  “哪怕给点干粮也行啊!”

  小朱宝的声音更小了。

  小朱宝也察觉到了小和尚此时的冷漠,它自己也不想低声下气地去求着小和尚。只是,它肚子一旦饿了,就会头晕目眩,全身乏力无劲,肚子里更是饥肠辘辘的难受,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也许,让小朱宝去面对死亡,它不会惧怕。可要让它饿上一天,那它肯定会觉得比死还可怕。

  它就是不想饿肚子,就是这样简单!

  “我那后厨里,还有些混在一起的剩菜剩饭,本想拿去喂牲口的。你若是不嫌弃,我可以拿过来给你先用。”

  小和尚看着小朱宝一而再、再而三地问自己讨要吃的,便趾高气扬地说道:

  “你是要,还是不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