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chapter 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城去了洗手间,傅遇进去之前,先给沈珩昱发了条消息,告诉他有空的时候可以关注一下娱乐圈的最新八卦,毕竟现在的舆论中心和他息息相关。

沈珩昱很快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傅遇在接电话的时候很是欣慰,他们昱城CP的大旗果然不会那么容易倒下。

“傅遇?”沈珩昱那边声音有几分嘈杂,他一边拨通了傅遇的电话,一边往僻静的地方走。

傅遇这次倒是没有在遛着沈珩昱玩,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江城状态不怎么好。”

沈珩昱微微一顿,听筒放大了沈珩昱那边的声音,傅遇听到了一声低沉无奈的叹息:“你……告诉江城,奚导把小罗伯特·唐尼签名的钢铁侠手办给我了,过两天我回来了就捎给他。”

傅遇没忍住一乐,应了声:“好。”他想了想,又说,“你也放心,这边还有我和梁欢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嗯。”沈珩昱说,“那我就先挂了,这边还有事情,我……会尽快回来的。”

傅遇隐隐听见有人在叫沈珩昱,这声音他还颇为熟悉,只是傅遇一时想不起来是圈内的哪一位朋友。

傅遇说了声好,便挂了沈珩昱的电话。

洗手间里,江城正靠在墙角,手里夹了一根烟,淡白色的烟雾很轻,飘一会儿就消散在空气里。傅遇刚踏进洗手间,就从盥洗的镜子里看到了江城。

江城就占了镜子的一个小角落,身形瘦削,线条却是凌冽的,他站在那里,好像不是真实存在,像幅素描画,是用铅笔一笔一划描出来的。

傅遇轻叹了口气。

江城是警觉的,傅遇这声微不可察的叹息惊动了他,他猛地抬眼,先掐灭了手中的烟。

傅遇轻轻地叫了一声:“江城。”

“嗯,傅总。”江城把烟蒂扔到了垃圾桶,走了出来,到盥洗镜前洗手。他洗的很认真,生怕手上留下点烟味。

洗干净手,江城对傅遇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傅总,我们回去吧。”

傅遇暗暗啧了一声,江城这反应,和高中时逃课抽烟被抓到的少年一模一样,真是怪可

爱的。

江城和傅遇一同回到了会议室,江城主动说:“傅总,能再让我看看那些黑料吗?”

傅遇有些意外,江城的情绪调节比他想象的要快。他把电脑再次推到了江城面前,江城这次浏览的速度比上次要快了很多,一遍看完,江城说:“傅总,他们只放出了我打人的视频,但没有放出之前那个男人……对我动手动脚的部分。还有,那个病例报告应该是假的。”

傅遇一愣:“病例报告是假的?”

江城放大了病例报告给傅遇和梁欢看,并把病症部分又念了一遍:“桡骨下端克雷氏骨折,腕部神经损伤。”

傅遇立刻去搜索这个克雷氏骨折,江城则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他打到桡骨骨折。我那天踹了他的膝盖,打的是肋内肺腑,根本伤不到桡骨。而且,这是中老年人摔倒后极易发生的骨折类型。”

傅遇一目十行扫完了克雷氏骨折的相关病症,也笑了:“Colles骨折多为间接暴力所引起,常见于跌倒,尤其常见于冬天雪后因地面光滑,摔倒后用手掌着地的情况。跌倒时,肘部伸展,前臂旋前,腕关节背伸,手掌着地致伤,应力作用于桡骨远端,使得这一脆弱部分发生骨折。”

梁欢说:“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怕是那个男人根本就没进医院,又想要把这件事情闹大,所以搞了份假的病例报告出来。没想到,病不对症。”

江城点头:“还有,欢姐,我发给你过那个人的车牌号,你查出来他是谁了吗?”

傅遇眼睛又亮了几分,他弯了弯嘴角:“还有车牌号?给我,我来查查看这是哪路的朋友。”

江城看向傅遇,有几分迟疑:“似乎是……京城里某个富二代。”

傅遇嗤笑一声:“富二代算什么,就算是当年满清八旗的贝勒爷,也得知道是非黑白这几个字怎么写。更何况,北京城这个地儿,随便扔个石头都能砸中个人物,富二代,啧,说得难听点……”

江城一脸认真地看着傅遇,等着他继续说,但没想到,傅遇却及时清了清嗓子,止住了这个话题。

江城问:“说得难听点是什么?”

傅遇脸上堆起了个笑,对江城说:“你年纪还小,应该少听一些混账话,多读几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别问了。”

江城不解,梁欢无可奈何地也笑了:“傅总怕是骂到一半想起自己也是个富二代,不想把自己也骂进去,所以及时住了口。”

傅遇恼羞成怒:“梁总,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是个读书人,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和那种富二代不一样!不一样!”

江城低头一笑,傅遇拍了拍他的肩膀,略松了口气:“你先去休息,明天上午开发布会,你的状态必须要好。”

江城点头:“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叫我。”

梁欢问:“傅总,想好明天的公关怎么做了?”

傅遇坐直了身子,嘴角略微向上扬起,十指迅速地在键盘上敲了两行字,然后点击回车,发送。

他关上电脑,看向梁欢和江城,露出了个自信笃定的微笑:“直接做无罪辩护。”

江城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傅遇说:“很简单,记住三句话,你没有打架,更没有打粉丝,你还是那个五讲四美好少年。这一切都是脑残私生饭作妖,视频和GIF动图都是假的,病例报告也是假的,那天晚上沈老师送你回家以后,你就在家里乖乖地待着,哪里都没有去,什么都没有做。”

梁欢听到傅遇这一番话,有几分讶然:“这……这话说出去会有人信?”

傅遇满不在乎地伸了个懒腰:“自然是要有实锤,先从那个自称被江城打的粉丝开始,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收藏了江城参演过的每一部影视作品,追过每一场江城应援会、粉丝见面会的真爱粉,其实是个脑残富二代,偷窥、跟踪过江城,还想要潜规则江城,被江城拒绝了,一时气愤不过,才特意请了营销团队闹了这么一出大戏,目的就是把江城搞臭。到时候挂出娱乐圈扒姐背后的营销团队,再带一波病例报告作假的节奏,基本就稳了。至于那个打人视频,明天发布会的时候会公开一份技术报告,证实这是后期合成,原本是江城某部影视剧的花絮,被有心人特意剪辑出来的。”

江城目瞪口呆:“可是……可是,我是真的打人了。”

傅遇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凑到江城跟前,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人知道你是真的打人了还是假的打人了,江城,娱乐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谎言。他们在说谎,我们也在说谎,就看谁的匹诺曹鼻子更长了。”

江城下意识地摇头,他不想说谎,不想艹那个五讲四美好少年的人设。

梁欢倒是松了口气,她感激地看向傅遇:“这次真是多亏傅总了,打人这种事情发生在明星身上,社会影响算得上是极其恶劣,以后不论是接作品,还是接代言,甚至是□□那边对艺人的好感度都会受到影响,一般沾上这种新闻,艺人基本就是要被雪藏了。能够让江城从这件事里摘出来,比什么都好。”

傅遇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他没有应梁欢的话,只是冲她微微颔首,并示意她看看江城。

梁欢无奈,叹了口气,对傅遇解释:“到底是年纪还小,傅总,您放心去准备,江城这边我来安排。”

江城听到梁欢这样说,猛地抬头:“不是,欢姐,傅总,这和年纪大小没有什么关系,这是……底线。”

傅遇挑眉,问:“道德底线吗?”

江城咬紧了下唇,没有说话。

傅遇冷笑一声,问:“你和寰宇娱乐签的是十年的合同吧,合同我看过,签的还是对赌协议,你要是没法完成和公司约定的业绩,两千万的违约赔偿金,你拿得出来吗?”

没等江城回答,傅遇又问:“一旦你flop了,以后准备去干什么?你觉得做明星委屈,那你去公司门口看看,那个保安委屈不委屈,门口沙县小吃的老板委屈不委屈?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刻薄,你已经算好的了,至少还能靠着漂亮的脸蛋,卖笑赚钱,身边围着这么多人,我们捧着你、宠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梁欢见傅遇话说得有些过,忙拉了拉傅遇。傅遇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江城:“底线?底线这个东西,这个圈子里就没有。你想坚守底线,你想做自己,你想要真实,当初就不该进这个圈子!”

江城眼眶泛红,他攥紧的拳头最后又松开了。傅遇这一番话,对他来说,是醍醐灌顶。傅遇说的对,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刻薄,哪里有那么多事事顺心,是他太天真了。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矫情什么,给谁看?

江城嘴角上扬,对傅遇和梁欢道了个歉:“对不起,傅总,欢姐,刚刚是我不对,我知道该怎么做,辛苦你们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明天继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