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chapter 4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城没怎么犹豫就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正巧这时候沈珩昱连发了好几条新消息过来,江城脸一红,低着头对方甯说了一句稍等,然后半遮住手机屏幕,先把沈珩昱的消息点开看了。

沈老师显然是不会有什么正经事要找江城,他既没问江城撤回了什么消息,也不在意江城别扭的拒绝,沈老师先发了个定位,告诉江城他到意大利了,又像出去春游的小孩子跟家长汇报行程似的,把最近几天的安排都跟江城说了。

说话的语气也很幼稚而日常,诸如“明天要去阿尔卑斯山拍一个宣传片,可以滑雪,非常开心”之类,江城一面嘟囔着哦哦知道了,一面嘴角忍不住地上翘。

他给沈珩昱回了一个知道了的表情包,又说了一句沈老师玩得开心。

沈珩昱立刻回复:“下次想跟你一起来。”

江城脸稍热,还没来得及回复,沈珩昱那边噼里啪啦又是一堆消息砸过来:“我在瓦莱达奥斯塔,这里能看到远处终年积雪的山峰,中世纪的城堡和教堂,都是国内不常见到的景象。不晓得为什么,此刻我特别想你,想到和你一起在醉桥上看过日落,那真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夕阳。这里的风景再好看,少了你,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沈珩昱在表演上的天赋,可以归因与他敏锐的观察力和共情力,这样的能力,用在恋爱上,说起情话来,就像个天生浪漫的诗人。

沈珩昱:“我其实不怎么会说喜欢,喜欢只是一种感觉,好像无论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都做不到恰如其分。可是现在和你两地分离,隔着比山海还长的距离,我看着陌生的风景,脑海里全是你。想带着你去翡翠岛看海,去草原上看日落和星辰,满川风雨里看潮生潮落,红泥小火炉温着绿蚁酒,这世间的所有美好我都想和你共享,直到白发苍苍。”

江城的手指在键盘上搁了半晌,直到屏幕倏地黑了。他恍然回神,匆匆抬头,目光歉意地掠过方甯,再次解锁打开微信。

犹豫了一会儿,他对沈珩昱说:“沈老师,您说的话,我会当真的。”

沈珩昱问:“为什么不当真?”

他说:“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说的。”

江城实在无力回复沈珩昱的消息,三十岁的老男人沈珩昱尚且有一颗年轻又勇敢的心,江城却实在怂得很。

他怕什么呢?

怕自己是个该死的同性恋?怕刻薄的舆论?怕沈珩昱的喜欢只是一时兴起?

他甚至害怕,自己究竟能不能够去爱一个人?爱和善一样,是能力,不是情感。不是所有分泌多巴胺的行为,都能称之为爱的。

沈珩昱的事情不能想,越想越乱,江城揉了揉眉心,终于添加了方甯为好友。

方甯通过了江城的好友申请,挑眉问:“刚刚……是和沈珩昱在聊天?”

江城戒备地斜了一眼方甯:“方先生似乎管得有些宽。”

方甯顺手翻着江城的朋友圈,不以为意地说:“我就是八卦一下嘛,人类的天性里,就有追逐八卦的本能。啧,沈珩昱这老牛吃嫩草,吃了这么久也没吃到,你这小孩儿很不错,我非常欣赏!”

江城实在是没有心力同方甯客套:“谢谢您啊。”又寒暄了两句,江城找了个机会,就和方甯作别了。

在外里遇到奚本明,江城把方甯说的事情悉数告诉了他,奚本明琢磨了一会儿:“你怎么遇到这个小疯子了?知道《今晚我就要在这里爆炸》这部电影吗,他拍的。”

江城对文艺类电影的涉猎到底有限,这么一部听名字就意识流到不行的电影,他还真没有看过。

奚本明说:“方甯是个疯子,也是个天才。就我个人而言,是很支持你跟着他去拍一部电影的,你还这么年轻,正是能折腾的年纪,很适合去拍方甯的电影。不过当然,详细的你得去和你的经纪人商量。”

奚本明笑眯眯地拍了拍江城的肩膀:“不过我老头子还是要多一句嘴啊,你很好,真的很好,所以千万不要在二十岁的时候就给自己设限和定性。年轻正是有无限可能的时候嘛,我一直不明白人们那么喜欢说明天怎么样,明天就一定会好吗?明天比今天更坏了怎么办?千万不要为了虚无的明天就放弃了今天。有希望就去做,想爱就爱,哪有那么多唧唧歪歪。”

明天是薛定谔的,今天才是自己的。

电影学堂结束,江城从酒吧回到寰宇娱乐,把方甯想找他拍电影的事情告诉了梁欢,并且,他罕见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我想拍方导的电影,特别想,拜托了,欢姐。”

方甯的电影很酷,充满了黑色幽默和讽刺,跟他本人给人的印象很像,充满了浓重的个人风格。

这样的导演拍出来的电影,拿奖的希望很大。梁欢略一思索,就答应了江城。能够拍这样的电影,对提升江城的个人形象利处极大,更何况《天下长安》以后,找上江城的剧本没有一个好的。

打人事件还让江城丢了几个代言和广告,尽管现在风波平息了,江城还是处在只要稍稍走错一步,就会落入人人喊打的境地。

翌日,梁欢亲自送江城去录音棚。傅南到的稍早,正坐在沙发上用PSP切水果,见江城来了,匆匆结束游戏,起身朝二人打招呼:“欢姐,江城。”

梁欢和傅南打了声招呼,把江城送到,就去和录音师还有节目组沟通了。

傅南见梁欢走了,坐下来拿出PSP准备继续切水果,江城坐到他旁边,掏出手机,开始玩跳一跳。

傅南见江城玩跳一跳觉得新奇,问江城那是什么,江城略微解释了一会儿,就带着傅南一起玩跳一跳。

直到傅南的经纪人和梁欢一起过来,两人恨铁不成钢地一人揪着一个骂道:“你们真是闲得厉害啊!”

傅南和江城都是乖觉的人,立刻低眉垂眼温声道歉,并再三保证自己会好好练歌,一场暴风骤雨才就此作罢。

《超级唱将》这台综艺节目热度颇高,按照规则,每个帮唱嘉宾除了要先和选手合唱一首歌,还需要单独唱一首歌,毕竟节目已经出了好几期,得需要一些新人来挑起热度。

对于合唱曲目,傅南兴致勃勃地表示:“城儿,我们来个情歌对唱,就唱《刘海砍樵》怎么样?”

江城摇摇头:“还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吧。”

傅南不同意:“我觉得还是花鼓戏更好些!”

江城非要和傅南抬杠:“我就喜欢黄梅戏!”

梁欢和傅南的经纪人齐齐翻了个白眼,恨不得问一句老天爷:“我这是从哪里签来的智障艺人?”

最后关于要表演的两首歌,合作曲目为了满足傅南情歌对唱的要求,选了王北车的《陷阱》。这首歌原本是独唱,为了配合两个人,傅南又请了专门的老师进行重新编曲。

江城的自选曲目是他自己挑的,瑞典歌手Darin的《Alla gon p mig》,生僻而冷门的一首歌,但词曲温柔,句句都说到了江城的心坎里。

和傅南一起练歌,对江城来说算是少见的很愉快的工作。傅南是个活在当下且活得很快乐的人,他是个天生的段子手,也是个话痨,跟他在一起,完全不用担心无聊。

两人一起在录音棚里泡了五天,江城润喉糖都吃了好多片,终于等到节目正式录制。

期间拍了不少两人练歌的宣传VCR,放到网上效果极好,圈了一波傅江CP粉,纷纷表示骨科大法好,为此沈珩昱听说了,还很是吃味。

录制前在化妆间,江城还见到了周亦洲。

周亦洲是节目的嘉宾评委之一,他特意过来看江城,倚在化妆间门口,冲着江城吹了个口哨:“又见面了。”

江城回头,看到周亦洲,开心得眉眼一弯露出个笑:“洲哥!”

周亦洲走过去,轻轻地捏了捏江城的脸:“嗳,怎么几天没见,瞧着你瘦了些?”

江城鼓了鼓腮帮子:“没吧,估计是化妆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真的瘦了,拿肯定是因为和傅南一起练情歌。”

傅南有些紧张,一边调着吉他的音准,一边分神瞧了一眼周亦洲和江城,他问:“洲哥,您能看在江城的面子上,今晚给我打高点的分吗?”

周亦洲笑眯眯地背着手,上下打量了傅南一番:“不能,他面子不够。”

傅南懊恼地一头撞在了他的吉他上:“那还是请您离开吧,让我和江城再对对词。”

终彩马上就要开始,周亦洲也不能在这儿多待,他揉了一把江城的头发,跟他说了一声加油,便挥挥手离开了:“傅南,场上见。”

傅南站起来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完了完了,我更紧张了。”

江城提议:“既然紧张,不如我们先来玩两局跳一跳吧?”

“好主意。”傅南立刻把吉他放到一边,坐到江城对面,二人专注地拿出手机,开始跳一跳。

节目组编导进来催台的时候,看着江城和傅南正你追我赶玩跳一跳玩得激烈,惊得差点当场石化飞升。

“江江江江老师,终彩就要到您的节目了,您再去踩个点试个音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