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若惜看到这里,再也看不下去了,从她看到薛文若的时候,她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她还能说什么了。她看着场中的一对壁人,心中一阵阵痛楚,这个原本属于她的男人,此刻真的就离她过去了。

她心里有些堵,仿佛自己的心有一万只蚂蚁在噬咬一样,连呼吸都能让她的心一阵阵发痛。她告诫过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流泪,但泪水就是不听话一样从眼眶滚滚而出。她不敢张嘴,她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哭出来。她看到许光亭和薛文若拥抱在一起,不由捂着嘴,从人群中挤出去,跑到路边一个路灯边,靠在路灯上,泪水怎么也忍不住的不停的往下趟,不停的哭泣起来,但她却不敢哭出声来。到了现在,她才明白,她是多么的懦弱了,但是,她根本没有勇气去向许光亭告白,更没有勇气去将许光亭抢过来。

她靠在路灯上,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怕,她的哭声会将这喜庆的场面破坏掉。她是那么的爱许光亭,如今许光亭要获得幸福了,她又怎么可以去破坏了,在许光亭的心中,始终都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和她在一起,他只怕只能落寂一生,但和薛文若结婚了,以许光亭的能力和仁慈,一定可以做成一番大的事业。罢了,光亭,你和薛文若在一起吧,你就能完成你的梦想和理想了。想到这,沈若惜只得忍痛站起身来,悄悄的,含着泪的离去。到了此时,她才明白,紫萱当时有多痛了。

人群还在喧哗,没有一个人会注意这个悄然离场的伤心女人。沈若惜心想,这样也好,没有知道,她就可以悄悄的离去了。只是,她的心仿佛又无数针同时刺在上面一样,疼得让她无法呼吸,她的咽喉仿佛让什么堵住一样,让她怎么也无法哭出声来。她不由回过头去,再看了看许光亭一眼,泪水却奔流不止的流下,很快就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最后再看了许光亭一眼,然后转过身去,跄跄踉踉的向前奔去。

走到路口,她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哽咽着报了地址,便靠在后座上,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很快就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哭了起来,但是她却怎么哭不出声音来,只是泪水顺着她的眼睛不停的往外流,很快,她的眼睛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只有那滚滚的泪水。车子很快就到了,沈若惜不有下车,人还坐在车上,靠在后座上,泪眼模糊的的望着车子的顶棚,司机也等了一会儿,才说道:“小姐,已经到了。”

沈若惜哦了一声,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递给了司机,人便恍恍惚惚的下了车,司机叫道:“小姐……”

沈若惜没有听见,只顾着往前走,那司机见状,不由的摇了摇头,发动车子,消失在夜色当中。

沈若惜此时已经止住了流泪,但那钻心的疼痛依旧还在,她木然的上了楼,进了门,陆紫萱看见沈若惜的样子,不由担心的叫了一声:“若惜。”

沈若惜仿佛有听到,看了陆紫萱一眼,勉强的笑了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陆紫萱赶紧关上了门,跑进沈若惜房间,就看见沈若惜爬在床上,号陶大哭。陆紫萱见沈若惜这个样子,担心的事看来是发生了,但此刻,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沈若惜,只能默默的坐了下来。

沈若惜哭了一阵,这才坐了起来,从陆紫萱手上拿出面巾纸,擦了擦眼泪,哽咽道:“紫萱!”

陆紫萱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拉过沈若惜,让她伏在自己的肩上,说道:“若惜,难受你就哭出来,别憋在心里。”

沈若惜说道:“紫萱,我不难受,我一点不难受,我只是好后悔,我只是后悔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他了,如果我对他又对赫明峰一半好,我想,他是不会离开我的。”陆紫萱说道:“若惜,你不要自责,可能是你真的和他没有缘份吧。”沈若惜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好好的待他,好好的珍惜他。”说完,泪水又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流了出来。陆紫萱没有推开她,也跟着流下了泪水,也许,这个时候,让沈若惜哭一下,她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沈若惜哭了一阵,便推开了陆紫萱,陆紫萱拿出面巾纸,给沈若惜擦擦眼泪,沈若惜抽噎了一下,拿过陆紫萱手上的纸,自己擦起了眼泪,但是,那悲痛的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完。沈若惜在不停的流泪,陆紫萱有些不忍在看,不由转过身去,沈若惜说道:“紫萱,你放心,我没有事的。”

陆紫萱说道:“若惜,你没有事的。”

沈若惜又说道:“紫萱,许光亭要和别人结婚了。”

陆紫萱说道:“那是他瞎了眼睛,你这么漂亮。”

沈若惜说道:“紫萱,你不要骂光亭,是我瞎了眼睛才是,我为什么就不好好的待他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沈若惜哭了一阵,说道:“紫萱,你不知道,光亭人要多好。”

陆紫萱随着她的话说道:“是的,你的光亭最好了。”

不过,陆紫萱心里也明白,这个世上,像许光亭那样的男人还是真的少了,那个时候,明知道沈若惜和赫明峰已经开始了,他还能默默的为沈若惜付出。沈若惜似乎在怀念往事,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和许光亭认识的时候,我就穿着现在穿着的这一套,而他了,就和其他男人一样,一双眼睛盯着我猛瞧,只要能看到我,他就没有移开过眼光,你不知道,那天我有多讨厌他。我身上又没有花,他干嘛老是看我。后来,我们渐渐的熟了起来,自从他来了之后,我的工作做的无比顺利,每天,我的桌上都会有已经做好的数据报告,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光亭晚上在家做好之后,早上悄悄的送到我桌子上的。只是我很恼他,既然对我有好感,为什么不来搭讪我了,为什么不来约我了……”

沈若惜不停的说,陆紫萱不停的听,沈若惜把她和许光亭怎么认识的点点滴滴讲给陆紫萱听,陆紫萱静静的听着,也渐渐明白了,许光亭为什么能让沈若惜这么深入骨髓的爱着了。许光亭对沈若惜,总是在背后默默的付出一切,而且是发自内心不求回报的付出,很多的事情,在沈若惜口中到来,起初,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许光亭为她做的,只是后来才知道的。这样的男人真的不多了,男人重利,没有一个男人会做没有目的的付出。一向把感情放在第一的女人都不会做那种没有目的付出,更何况是男人了。陆紫萱叹了一口气,从沈若惜的叙述当中,陆紫萱就明白,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男人能走进沈若惜的心里去了,因为,这个世上,能做到像许光亭那样的男人太少了。

两个人就这样谈了半夜,期间,沈若惜又哭了好几次,但断断续续的还是将这几年和许光亭的点点滴滴说了一个大概,到了后半夜,沈若惜也哭累了,总算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陆紫萱先将她的那些衣服收了起来,然后给沈若惜盖上了被子,这才回到自己房间,和衣躺下。她不敢睡死,她怕沈若惜会做糊涂事。

第二天,两个人很早就起了床,明显的,两个人都没有睡好,但沈若惜一点睡意都没有,神情有些恍惚,两眼木然,陆紫萱看了她一眼,就不忍心再去看第二眼。

两个人还是相携下楼跑了起来,跑了一阵,沈若惜明显体力不支,停了下来,不停的喘气,陆紫萱不由停了下来,跑到沈若惜身边,关切道:“若惜,你没事吧,实在不行,我们今天就不跑了,回去休息。”

沈若惜咬咬牙,说道:“不,还是跑吧。”说完倔强的又跑了起来,陆紫萱怕她出事,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两个跑完之后,沈若惜明显的虚脱了。

两个人上了楼,打开门,沈若惜就不由躺在沙发上,两眼木然的望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陆紫萱不忍心叫她,只得自己去冲了一下,出来之后,却发现,沈若惜还躺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陆紫萱不由有些担心,走了过去叫道:“若惜,口渴吗,要不要喝得东西?”

沈若惜摇了摇头,陆紫萱又说道:“你昨晚没有吃东西,现在要不要吃点什么?”

沈若惜说道:“紫萱,你去上班去吧,我没有事。”

她这个样子,陆紫萱那里有心思去上班,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陆紫萱顾不得沈若惜,不由去打开了门,只见于菲菲站在门外。她见陆紫萱开了门,急忙走了进来,看见沈若惜的样子,不由得问道:“紫萱,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昨天给我打电话,又不说精楚。”

沈若惜看见于菲菲来了,不由勉强的笑了笑,说道:“菲菲,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了,怎么没有跟我说什么时候回来,我好去接你啊。”

于菲菲说道:“我要再不回来,只怕要出人命了。沈若惜,你都三十岁了,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用得了这么矫情吗,不就是一个男人吗,用得了这样吗。”

沈若惜没有开口,于菲菲又说道:“沈若惜,在大学的时候,你和你的初恋人分手你都没有这样过,怎么,现在不就是和许光亭分开了,你就在这里寻死觅活的,既然那个许光亭这么深入你的心,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等人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你伤心了,你有什么理由伤心。”

沈若惜不由哭道:“菲菲,求求你,不要说了,我都后悔死了,你还要这么说。”

于菲菲说道:“后悔,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沈若惜,你要是真后悔,现在就去,去薛文若身边将许光亭夺回来,你若是不敢去,那你就不要在这里寻死觅活。”

沈若惜哭着辩解道:“我没有,我没有。”

于菲菲说道:“你没有,那你现在干什么,你不吃不喝是什么意思。”

陆紫萱不由说道:“若惜,你想信许光亭还爱你吗?”

沈若惜说道:“他肯定还爱我。”

陆紫萱又说道:“那你还爱他吗?”

沈若惜坚定的说:“爱。我这一辈子,算是明白了,我应该只爱上了许光亭。”

陆紫萱又问道:“那若惜,那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沈若惜摇了摇头,陆紫萱说道:“爱就是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最好的留给对方,爱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对方为自己担心伤心。若惜,你若真的爱许光亭,你也相信他也爱你,那你为什么要像现在这个样子了,如果许光亭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他还能安安心心的去和薛文若过日子吗?”

沈若惜不由擦了擦眼泪,于菲菲又说道:“许光亭可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他可是喜欢女强人型的女人。”

沈若惜不由止住了哭,说道:“你们说得对,我不能这样,我这样,许光亭就不会喜欢我了,就不会爱我了,我得好好的活下去,美美的活下去,许光亭是不允许我消沉的。”

陆紫萱和于菲菲听她这么说,算是松了一口气,沈若惜喃喃的说道:“光亭,我不会做傻事了,也不会不爱惜自己了,你看着,我还是会美美的过好每一天的。”两个人听她这么说,一层新的担忧又浮上了心头。

沈若惜看着自己的衣服,刚刚的大量的运动让她出了不少的汗水,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她不由说道:“你们先聊,菲菲,你不要走,你还没跟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去过那些地方?”

于菲菲说道:“我不走,我不走。”

沈若惜说道:“紫萱,你今天很忙吧,你还是去上班吧。”

陆紫萱说道:“时间还没有倒,再说,小宁子还没有来。”

沈若惜哦了一声,便却了浴室。于菲菲说道:“也不知若惜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没有失恋过,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和她男友分手的时候,她像没事人一样,我当时就笑她是不是没有心没肺,她跟我说,好和好散,不就是和男朋友分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后来,和黄宗耀结婚之后,黄宗耀在外面找野女人,反而打若惜,若惜都没有这么伤心过,她只是在我面前哭诉过她不幸,但没有这么伤心过,可我就不明白,这一次,她为什么这么伤心?”

陆紫萱说道:“我想,若惜这一次才是真的爱了。”

于菲菲说道:“紫萱,你就别逗了,以前若惜就没有爱过。”

陆紫萱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于菲菲又说道:“现在亿泰收购了文宇环球,今天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忙,你去忙你的吧,若惜这边,交给我了。”

陆紫萱说道:“若惜这个样子,我那里放心的得下。”

于菲菲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就出国了几个月时间,怎么好像过了几年的样子,丰华也被文宇吞了,文宇现在又被我们吃了,若惜,现在又弄成这个样子。”

陆紫萱看了看于菲菲的肚子,不由说道:“你情绪还是平稳一些,你现在可是孕妇。”

于菲菲说道:“紫萱,你怎么也这样,没什么事的,我现在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心情不好就朝欧华嚷嚷,现在更好了,以前的时候,和欧华嚷,欧华还会和我对着嚷,现在,我怀孕了,我再怎么跟他嚷,他都得跟我赔小心。”

陆紫萱不由说道:“你在欧洲的时候会和欧华吵架吗?”

于菲菲说道:“那小儿科,我刚和她结婚不过三天,我们两个就吵过。我们两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陆紫萱说道:“平时看你们两个都很恩爱的啊。”

于菲菲嘿嘿笑道:“那欧华就是一个流氓加色鬼,我每次和他吵架,他吵不过了,就直接把我抱到床上,一阵猛啃,我也就服他这招,他把我按到床上,我整个人就没有脾气了。”

陆紫萱不由忍俊不禁,突然,浴室里传来咚的一声,两个人慌忙跑进去一看,沈若惜已经倒在了地上,陆紫萱看了看,还好,没有摔伤。两个人合力将沈若惜抬在床上,松了一口气,沈若惜不是昏到,而是太困了,让热水一淋,又可能是将心中的那个结打开了,又加上昨晚没有睡好,所以才会在洗澡时候睡过去了。

沈若惜睡了好久才醒过来,醒过来后,不由感到一阵阵饥饿,昨晚,她没有怎么吃饭,早上,她也没有吃东西,这会是真的感到了饥肠漉漉,她不由睁开眼,爬了起来,不由感到一阵眩晕,她很清楚,那是昨晚她没有吃饭的原因造成的。她定了定神,这才走出卧室,想到厨房找一点吃的来,却看见于菲菲坐在客厅里和陆紫萱两个人在聊天,两个都在聊生小宝宝的事,她走了过去,两个人都吃了一惊,说道:“若惜,你睡醒了。”

沈若惜点点头,她仿佛感觉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陆紫萱说道:“若惜,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吃的来。”

沈若惜坐了下来,只觉得喉咙干和发疼,于菲菲忙给她拿了一瓶水,沈若惜没有客气,一口气就喝掉了一瓶水,那干苦的喉咙才觉得好一些。这个时候,陆紫萱才将吃的弄了出来,沈若惜看了看,方才,是陆紫萱给她泡的泡面,不过,貌似陆紫萱除了会叫外卖之外,就只会泡泡面了。但是,沈若惜端起碗,吃了几口,实在咽不下去,到不是泡面的原因,是她实在没有胃口,但好勉强的将那些汤喝了下去,这样,她的那份饥饿感好了一些。

沈若惜放下碗,看两个人都看着自己,她又看了一下自己碗里剩下的面,她几乎没有吃几口,那碗面还满满一大碗,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又强迫自己吃了一些。陆紫萱见此,不由说道:“若惜,你也知道的,我不会做饭,只有用这些了,如果你不和胃口,就不要吃了,我现在叫外卖。”

沈若惜摆摆手,表示不用,她有些吃力的将面吃完,将碗放下,陆紫萱将碗筷收走,沈若惜没有说话,只是怔怔望着窗外出神。

于菲菲不由说道:“若惜,你是过来人,你说,现在我得注意什么啊,刚刚我还在和紫萱吵,我说,孕妇要少运动,紫萱说孕妇不运动是不行的,你给我评个理,到底谁说得对。”

沈若惜这才回过神来,说道:“菲菲,你怀孕了?”

于菲菲有些得意的说道:“当然了,这次我们去国外,就是专门造人去的。这次我们去的地方太多了,我现在都发到朋友圈了,若惜,你看一下,那些地方好漂亮哦。”

沈若惜感了兴趣,急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打开朋友圈,果然,就看到于菲菲发到朋友圈的那些图片,那些异域风情,到是让她开了一些眼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