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沫楚彦 > 第16章 眼泪和水分不清

我的书架

第16章 眼泪和水分不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彦,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你每天就是为了看见我这样来从中获取快乐吗,那么,你成功了。”苏沫眼睑斜视他然后愤怒的说道。

“苏沫,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我怎么会这样对你,怎么舍得。”楚彦发自内心的说道。楚彦是不会伤害苏沫的,因为他是爱她的。

“你现在不就成功的伤了我吗?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关心吧,不要让我再恨你一次。”苏沫咬紧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现在是为了那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恨我吗?难道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还抵不过这几天或者几十天的感情吗?”楚彦非常生气。

“至少欧阳煜临走的时候还来跟我说了一声,而你了,没有,什么都没有,你让我如何不很你。”苏沫眼睛里面的泪水终于经不住重量滚落了下来,夹杂在这秋雨中,只有苏沫自己知道自己落泪了。

“沫沫,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楚彦极力的解释道。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一切都不重要了。”苏沫继续往前走着。

“沫沫,我爱你。”楚彦站在那里竭嘶底里的说着。

“楚彦你不觉得你这样说何其的可笑吗?你认为现在这样说还有意义吗?”苏沫已经对楚彦死心了,真正的死心了。

苏沫忍了很久的泪水在今晚终于全部爆发出来了,不管是家庭给的压力还是感情上的创伤,苏沫借着今晚的秋雨都流露出来了。

最后苏沫消失在这秋雨绵绵的雨境中。

此时还站在原地的楚彦突然全部感觉到了苏沫的痛楚,想着这几年她独一人走来,心里就像有千万把刀在割胶着自己。也感觉道自己当年的那个决定事多么的幼稚和不负责任。秋雨越下雨大,仿佛要把每个伤心的心灵都洗净。

第二天,苏沫来到公司,直接来到了人事部。

“主管,这是我的辞职信。”苏沫双手递上信,面无表情的说到。

主管打开信封一看,是苏沫,直接赶忙合上。

“苏沫小姐,总裁在你还没有来公司就吩咐道,你的任何事情直接去找总裁,我们这些是没有权利做任何决定的。”主管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你在这里做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辞职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主管知道苏沫是总裁的什么人,所以就多问了几句。

“不是的。好的,谢谢。”苏沫拿回辞职信,直接奔向了总裁办公室。

“苏沫小姐,请等一下。”秘书看见苏沫站起身来说道。

苏沫听下准备开总裁门的动作,看着秘书拿起电话拨打着号码。

“总裁,苏沫小姐在门外,想要见你。”秘书恭恭敬敬的问道。

“让她进来。”

随后挂断了电话。

“苏小姐,总裁让你进去。”秘书说完就迈开步子去给苏沫开门。

苏沫又来到了自己最开始最不想来到的办公室,反而这次却想急切的进来,不然刚才也不会在秘书没有告诉的情况下就准备直接开门进来。

“你找我有事吗?”这次换楚彦先开口问这句话了。

苏沫没有回答只是递上自己拟写好的辞职信。

楚彦没有看苏沫只是接过她给的东西放在一旁继续整理着文件,苏沫看见自己在这里也挺尴尬的就转身准备离开。

“你要辞职?”楚彦忙完手上的文件看见了她的信。

“嗯。”苏沫又转回身子点点头。

“为什么?”

“就是我不想在这里工作了。”苏沫回答说。

而苏沫的回答在楚彦看来就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想趁此离开自己罢了。

楚彦慢慢的站起身来到了苏沫的身边。

“你就这么急切的想离开我的视线回到那个你认识一月不到的人的身边吗?”楚彦的口吻中充满了醋意。

“我是不会让你辞职的。”他霸道的说道。

“就算我就是这样想的,那又怎么样,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苏沫看见楚彦如此霸道而感到反感。

苏沫这样回答激怒了楚彦,他直接上前堵上了苏沫的嘴,这次的吻更加使苏沫不能呼吸了,尽管苏沫使劲捶打着楚彦,楚彦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苏沫只能下意识的往后退,直到到了门口,楚彦顺势将办公室的门给反锁了,直接将苏沫扔到了土耳其羊毛做的地毯上。

“楚彦,你干嘛,干嘛”苏沫使劲嚷嚷着。

楚彦为了不再让苏沫嚷嚷就直接堵上了苏沫的嘴,楚彦的舌头从自己的嘴里伸到了苏沫的嘴里。苏沫感觉到了,因为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双手使劲捶打着楚彦的胸膛,不管苏沫怎样使劲捶打楚彦他都没有停下他的动作。

就因为苏沫的这些举动更加激起了楚彦的激情。最后楚彦直接把苏沫摁住,还没等苏沫反应过来就这样直接压了下去。楚彦的双手肆意的在苏沫的身上游走着,仿佛一匹许久没有进食的恶狼,随意的剥夺着羔羊。

苏沫反应过来了,她使劲的挣扎着,努力的想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想挣脱这双不礼貌的手。

“你要干嘛,难道你就这么没见过女人吗”苏沫充满怒火的说道。

“难道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知道我要干嘛吗?我不是给你说过,我会让你找回我们两的记忆吗?”楚彦稍微停顿了手上的动作。

“你”苏沫还没有把话说完就直接再一次被楚彦堵上了嘴,这一次楚彦没有开始那样轻了,动作越来越粗鲁了,不管苏沫如何的挣扎毫无用处,楚彦直接硬生生的撬开了苏沫的嘴肆意的在她嘴里索取着。仿佛口渴这在沙漠里找到了一汪清泉一般,如此的享受,如此的舒服。

“呜呜”苏沫不停阻止楚彦,但苏沫的双手还是依然无情的捶打着楚彦的胸膛。然而就苏沫的这点力气不但没有用反而更加激发了楚彦想霸占苏沫的**。最后楚彦直接一把抓住了苏沫不听话的双手,然后继续着楚彦的动作。

楚彦用手直接扯掉了苏沫胸前的纽扣双手无情的盖在了苏沫胸前的两座大山上。随意的抚摸着。

已经挣扎无力的苏沫也只能任凭楚彦肆意的索取着,吮吸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衣服已经散落在办公室里面,他们听不见外面嘈杂的声音,听不见电话铃响的声音,只听见彼此互相的喘息声,一声接着一声。

完事后,办公室里面春意一片。

就这样,最后累瘫的苏沫被楚彦送回了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