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沫楚彦 > 第22章 他谈恋爱了?

我的书架

第22章 他谈恋爱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彦高高兴兴的提着袋子走进家门。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楚中民看着今天如此高兴的楚彦,而且好像还去逛街了,就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又谈恋爱了,所以就来到了楚彦的房间|想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咚咚”

楚彦听见有人敲门就去开门。

“你怎么来了?”楚彦一改刚才的高兴劲冷漠的问道。

“这是我家,再说这是我儿子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来。”楚中民面带笑容的说着。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楚彦说完就转身向房间里面走去了。

楚中民也跟着进来了。说道:“我儿子的房间我都不该来吗?”

“你还把我当做是你的儿子吗?”楚彦停下脚步转身冷冷的问道。

“你当然是我的儿子呀!”

“哈哈”楚彦冷笑道。

楚中民一改刚才的话风直接问道:“你有女朋友了?”

“我没有”楚彦面无表情的回答。

“那你床上女人的衣服怎么回事?”楚中民看着楚彦床自己给苏沫买的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衣服问道。

“我是要结婚的人了,哪来的女朋友。”楚彦一本正经的说道。

“结婚?和谁结婚?”楚中民满脸的疑惑。

“和苏沫。”楚彦一字一句的清晰的说着。

“就是六年前那个苏沫?”楚中民不敢相信。

“对,就是那个苏沫。”

楚中民不敢相信也无法接受,事情过了那么多年竟然又绕回了远点。

“而且我要给她举办一个让世人都羡慕的婚礼,让她一生难忘,最重要的是要弥补我这六年来对她的伤害。”楚彦坚定的说着。

楚中民直接傻了,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是一个钟情的种,事情已经过去了六年,自己觉得他早该忘了那个普普通通的苏沫,爱上别的人,没想到回来的第一件事情竟是和她结婚。

“你还喜欢苏沫?”楚中民问道。

楚彦从他的口中听出了其他的寓意就连忙说道“六年前我们的赌约希望你不要忘了。”

六年前楚中民和楚彦打赌,如果楚彦能出国六年并拿到博士学位而且不跟国内任何一个人联系的话,楚中民就放过苏沫的爸爸,而且回过直接接人am公司的总裁并且可以和苏沫结婚。

楚中民死要面子说道:“我怎么会忘,不会忘。”

他没有想到楚彦六年来还一直深爱着苏沫一刻都没有停过。

之后楚中民就转身离开了楚彦的房间来到了客厅,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就连自己的妻子林品惠连声叫了几句都没有听见,最后林品惠直接去摇晃楚中民,他这才反应林品惠在叫自己。

“老公,你怎么了,感觉你心不在焉,是生病了吗?”林品惠一边担心的问着一边将手放在楚中民的额头试探一下他是不是感冒了。

因为最近随着冬天的慢慢到来,气温下降了不少。所以为什么楚彦床上会有那么多衣服,就是因为冬天来了,他怕苏沫自己为了省钱给她妈看病自己不舍得花钱,所以楚彦就直接给她买了。

“哎呀,我没事。”楚中民烦躁的说着并拿开了林品惠的手。

“老公,今天我去了一趟医院看了一下我们的宝宝,医生说他很健康,说他还在里面笑了。”林品惠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然后看向楚中民。

“嗯嗯”楚中民随便的回答了她一句。因为楚中民的心根本就没有在听她说什么,脑子里全是楚彦刚才说要和苏沫结婚的事情。

“老公”林品惠感觉到了楚中民不对劲。

“好了,不说了,我公司还有事情,我去一趟公司。”楚中民站起来不赖烦的说着。

“老公,现在是下班时间。”林品惠站起来对着楚中民远走的背影说道。结果他还是出去了。

楚中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让楚彦和苏沫结婚,所以他采取了办法。

“叮咚”

“来了。”苏沫在屋子里面说着。

苏沫一打开门看见的是楚中民瞬间眼睛就直了,楞在了那里。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楚中民直接说道。

“我怕家里太小容不下您的金身。”苏沫一点不逊。

“哦?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为什么还要来勾搭楚彦了?”楚中民理直气壮的问道。

苏沫笑笑说道:“如果我直接和楚彦分开正合了您的意,我怕您会没有事情做。”

“你”楚中民怒气冲天。

“你说吧,你要多少你才能离开楚彦。”楚中民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涨支票问道。

苏沫看见楚中民拿出支票瞬间感觉被侮辱。

“一张小小的支票你以为就可以了吗?你以为钱能换回我爸爸的命吗,你以为钱能换回我这么多年的伤吗?”苏沫撕心裂肺的说道。

“那你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要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苏沫说完就直接将门用力的甩去。

关掉门的苏沫一下子全身瘫在了地上,用手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此时她的眼泪如雨下,一直下。

在门外的楚中民将支票紧紧的握住仿佛要将它裂得粉碎。

“不识抬举。”他恶狠狠的说道。

之后楚中民离开了苏沫的家,为了平复自己心中怒气,他在子别墅的旁边坐了很久才回到家。

“老公,你都去哪里了?害的我很担心。”林品惠带着娇气的声音说道。

楚中民想到她还怀着身孕自己就咽回了想推开她的冲动。

“老公你听说了吗?就是六年前和楚彦在一起的那个苏沫的”林品惠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楚中民打断了,因为他以为林品惠已经知道了苏沫要和楚彦结婚的消息。

“不要说了?”楚中民怒吼道。

“老公,你怎么了?”林品惠停下了刚才的话题。

“没什么。”

林品惠看见楚中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就想带他开心,所以就讲起了自己给肚子里孩子准备的故事讲了起来。

“你刚讲什么”楚中民仿佛听见了地球是属于他的一样欢喜。

“哦?我刚才讲世界上每个孩子都会听妈妈的话怎么了?”林品惠问道。

“我知道了。”楚中民高兴的握着林品惠的手说着。

“老公你知道什么了。”林品惠满脸疑惑。

“我要你帮我去找一趟苏沫的妈妈李美秀。”

“为什么?”林品惠满脸疑问。

“因为楚彦要和苏沫结婚。”楚中民看着她说着。

“什么?”林品惠不敢相信,吃惊的用手捂住了嘴。

“就是这件事。”

“那你出门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嗯呢。”楚中民点点头。

“我就是去找苏沫想劝她主动离开楚彦,没想到她敬酒不吃拒绝我了,所以现在我才让你去找她妈李美秀。”

“楚彦和苏沫都分开六年了,这怎么才回来就要和苏沫结婚啊?”林品惠疑惑道。

“我好不容易让楚彦出国了六年,眼看现在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一定要阻止他们结婚,我不能让楚彦的前程就这样葬送在一个区区苏沫手里。”楚中民愤怒的说道。

“李美秀现在不是还在医院吗?我去找她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吧,更何况李美秀这些年来好像也不怎么待见苏沫,所以我去会管用吗?”林品惠眉头紧蹙。

“就算李美惠在医院,她不待见苏沫,那也比我们直接去找苏沫有用”。楚中民津津有味的盘算着。

“真的有用吗?万一没有这么大的效果怎么办?”林品惠满脸的疑问。

“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楚中民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了。

“嗯嗯。”

太阳刚刚从山顶露出半张脸,海面上一片平静,马路上已经堆满了来来往往的车,林品惠走进浴室洗漱完后,直接拿着包包就出门了,准备去医院找李美秀。

林品惠刚出门不久就在马路上遇到了温瑾言和王丽。

“阿姨,你是楚彦的母亲吧?”王丽认识林品惠,所以非常的有礼貌。

在一次宴会上楚中民带着她去参加,无意中王丽就看见了,因为她是楚中民的妻子,虽然不是原配,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想去巴结她,所以那天宴会上她格外的耀眼。

“嗯嗯,你认识我吗?”林品惠疑惑道。

“阿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就是张氏开业宴会上的王丽呀!

“丽儿,走”在王丽一旁的温瑾言扯着她的一角虽然小声但是很霸气的说道。

“哎呀,你急什么,我们还没有说完了。”王丽直接推掉了温瑾言的手。

“阿姨着是要去哪里呀?”王丽说着就望向了林品惠的肚子。

“我”林品惠迟疑了。

“既然阿姨不方便说就不用说吧。”王丽装着非常善解人意的说着。

“我们是要去医院,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您。”王丽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

“王丽,你说完了吗?”温瑾言带点生气的语气说道。

因为楚彦的原因温瑾言一直对楚家的人怀恨在心,不想再和楚家有任何的牵连。哪怕就算是简单的说话聊天温瑾言都觉得恶心。

“阿姨,原本我是想和你一起再走一点的,可是我们现在有一点事情就不陪你了。”王丽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嗯嗯那你们先去忙吧。有时间再聊。”林品惠笑着告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