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喻小妍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毕竟墨景宸可是墨景宸,她只不过是一个被喻家赶出家门的普通人,单亲妈妈。

只不过是她的孩子也是墨景宸的孩子罢了。

“如果你是想和孩子在一起,可以直接和我说,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委屈自己。”喻小妍看着墨景宸的眼神更笃定了,墨景宸的脸色也更黑了。

“我可以和你商量,这个星期孩子和你住,下个星期孩子和我住,这样对孩子也好。”喻小妍一边说还一边点了一下头,对自己的提案十分满意。

“你是这样觉得的?”墨景宸冷冷发问。

喻小妍感觉到墨景宸不太友善的语气,不知道自己又哪儿说错了,一脸懵地看着像是对什么提案都不满意的墨景宸,实在没辙了。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那墨景宸要的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我是为了孩子才说这样的话,才选择你?”墨景宸追问,像是一定要得到喻小妍的答案,喻小妍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是。”

墨景宸突然站起来,往喻小妍这边走过来。

喻小妍一下抓紧了被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向她这边走过来。

喻小妍看着墨景宸走到她面前,一句话也没说,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场能够瞬间秒杀所有人。

连她也有点害怕,她的脑子里一瞬间浮现出无数种可能性,整个人都没有了动作,只知道抬头看墨景宸。

墨景宸俯视着她,眼神也盯着她。

下一秒,喻小妍就感觉到一个微凉又温热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嘴唇,墨景宸的手也扣住她的后脑勺。

喻小妍瞬间感觉全身都被过了电一样,整个人都麻了。她的大脑也瞬间炸开,结果就是她耳朵嗡嗡作响,墨景宸在干什么?

墨景宸居然在……吻她!

喻小妍回不过神来了,墨景宸的唇贴着她的,这个吻温柔,又漫长,喻小妍只会任墨景宸动作,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墨景宸也只是蜻蜓点水而已。

尽管是这样,仍然没办法挽救喻小妍心里的天崩地裂,她愣愣地看着离她的脸无比近的墨景宸,完全是,一片空白!

喻小妍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没有感觉到两个人这时候有多暧昧,墨景宸的呼吸都近到直往她脸上喷洒。

“现在明白了吗?”墨景宸扣住喻小妍后脑勺的手不紧不慢也不轻不重地摩挲着她的头发,眼神盯住喻小妍的眼睛,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沙哑,“我要的是你。”

喻小妍本能地眨了一下眼睛,这才被墨景宸冷冷的又淡淡的声音拉回现实。

空气里凝固的才一下子又重新活跃起来,喻小妍也才觉得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刚才缺氧的大脑才重新开始活动。

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十分热,热到她感觉自己发烧了。

墨景宸还在注视着她,喻小妍慌乱地撇开眼神,不敢看墨景宸,说话也是结结巴巴:“你……你……刚刚……”

墨景宸刚刚说了什么?说他要她?

不仅吻了她还说要她?这样傻子也该明白了!可是是什么时候……墨景宸开始的?

“我刚刚吻了你,告诉你我想要的是你。”墨景宸冷冷的声音又响起。

但是她在墨景宸的眼神里只能感觉到无限的深情,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漠。

喻小妍的脸更烫了,墨景宸这简直是在公开处刑!

她一个已经对感情失去信心,被苏子航和喻萌萌伤害过的人,怎么会动心?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厉害?

喻小妍一抬头,想说些什么,又擦到墨景宸的嘴唇,这下连墨景宸也愣了一下。

喻小妍立马躲开墨景宸的控制范围:“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说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墨景宸站直身体,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摸了一下,看得喻小妍一阵脸红心跳。

墨景宸走回自己刚才的位置坐下,脸上泰然自若的表情好像刚才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喻小妍的心却没有办法停止剧烈的跳动。

她好像突然又明白了,之前她那些总是显得莫名其妙,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冒出来的情绪。

对水千纯的,对墨家夫妇的,还有对墨景宸的话的……

喻小妍可耻地发现,不仅是墨景宸,连她自己也对墨景宸有了一些心动。

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墨景宸,有些语无伦次:“你是不是,是不是还是……是想和孩子在一起?”

墨景宸看着整个人仿佛在冒傻气的喻小妍,整个人都被快被气得背过去。

难道他刚才的动作还不能让喻小妍明白他的心意?

“你想再让我告诉你一遍吗?”墨景宸冷冷地反问,喻小妍立马摆手,赶紧否认:“没有没有,不用了。”

再来一遍谁顶得住啊!

“那个……墨景宸。”喻小妍纠结了好半天,才敢问出口,“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墨景宸皱了一下眉。

“就是,为什么会喜欢我?”一说出“喜欢”这两个字,喻小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发颤,她咽了一口口水,“按理说你身边应该有更优秀的人,比如水千纯这样的,和你门当户对。”

喻小妍不得不承认,她是有一点自卑的,毕竟墨以成和许文宁的话确实打击到了她一直都没有在意的地方。

“如果是带了和孩子相关的情感,我觉得可能还是不太合适。你经常说要公私分明,这种事情上不也应该分清楚吗?”喻小妍还是不敢相信墨景宸真的会喜欢她,尽管她知道,墨景宸绝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能主动吻她,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一些事情。

“如果没分清楚,到时候……”喻小妍没有往下说了,但眼神带了点说不出来的失落。

到时候她又要像当年一样受伤,她并不想又是用一个五年来疗伤,何况对象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