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裂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宝这句话一出来,别的宝宝也纷纷都学嘴,安慰着喻小妍,喻小妍心里的愧疚只因为孩子们对她的宽容更加强烈,她想到许文宁的事情,就问了一句:“爸爸在哪里?”

宝宝们听见喻小妍这样问,大宝和二宝互相看了一眼,大宝才说:“爸爸好像很早就走了,只回来了一下,没有在家里多待。”

大宝的话说得犹犹豫豫的,喻小妍正要仔细问,二宝就给他做了补充说明:“爸爸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睡着了,是后来我们看到爸爸换下来的衣服,才知道爸爸已经走了。”

喻小妍本来还想问一句“去哪儿了”,但是宝宝们肯定不会知道,她也就没问出口。

照这样说,墨景宸昨天晚上从医院离开之后就回了家,没多久又走了。他到现在也没有打过电话来关心六宝的情况,也不知道是在逃避这个家还是在逃避她。

她和墨景宸之间因为之前的事情再加上六宝失踪这一回,两个人的关系恐怕有了难以修复的裂痕。她比较担心的是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会牵扯到孩子,毕竟宝宝们对墨景宸这个父亲的喜爱是显而易见的。

喻小妍就这样心事重重地陪六宝和孩子们在家里待了一整天,等到孩子们睡下了,她才听见墨景宸回来的动静。

喻小妍本来想出去问一问墨景宸,但总觉得太奇怪,于是就没有起来,墨景宸在楼下对着喻小妍的房间方向看了好一阵,没有等到喻小妍出来,也就没有上去打扰。

直到第二天喻小妍上班,也没看见墨景宸的踪影,她直接去了项目的工地,姚瑶却神秘兮兮地往她身边凑上来:“六宝怎么样了?没事吧?”

喻小妍叹了一口气,才说:“在墨家接回来的时候在发烧,我和墨景宸把他送到医院去呆了一晚上,退烧了也就没问题了。”

喻小妍说着,姚瑶眼神里担忧的成分才总算是少了一些:“我还说呢,墨景宸火急火燎一个电话打过来,对着我就是一通发火……也不算,但是让人觉得挺恐怖的。”

“不过他也是真的紧张孩子。”姚瑶拍了拍喻小妍的肩膀,“那你还好吧?有没有和墨景宸吵架?”

喻小妍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那一天在医院的时候,墨景宸把她整个人按在墙上,懊恼又愤怒的样子,最终墨景宸还是没有冲她发火。

面对姚瑶的问题,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姚瑶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喻小妍,最后对这件事情什么也没多说:“没和你吵架就好,我还怕你吃亏。”

“啊,对了,你知不知道苏氏的事情?”姚瑶问喻小妍。

“苏氏?”喻小妍很久没有听过苏氏的消息了,听姚瑶这个口气,是苏氏又出了什么事情吗?

“就是苏氏旗下的子公司突然因为被查出税务问题封了好几家。”姚瑶摇了摇头,“你说苏氏的公司不太干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又是地头蛇,没人敢去举报。”

喻小妍稍微点了一下头,就算是对家公司,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据她知道的,苏氏早就放出消息,苏氏在税务局有一定的门路。

“这次好像也不是举报,就是上面突然派人来突击检查了,打了苏氏一个措手不及。尤其打击的子公司还都是苏氏产业里的大头。”

喻小妍听见这句话,本来就对商场敏感的她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这次苏氏吃亏背后一定有更大手笔的的推手。

“你说……会不会是墨景宸?”姚瑶冲喻小妍挤了一下眼睛,看喻小妍没说话,就继续往下说,“你看啊,华宸和苏氏刚闹出矛盾来,苏氏反手就被打了一个暗枪,要说和华宸没点关系,恐怕谁都不信。”

“要我说,墨景宸说不准还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姚瑶还在对喻小妍挤眉弄眼,喻小妍却因为她的话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姚瑶,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哪里胡说八道了?”姚瑶一把打掉喻小妍的手,“还有喻家,最近也是这样,破事一堆,就是受打击的事情不一样,你怎么想也还是墨景宸啊!”

喻小妍皱着眉,说:“不可能是墨景宸,这么明显的事情,墨景宸怎么会想不到?说不定是有人借这个机会嫁祸给华宸。”

姚瑶一听,喻小妍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两种可能性让她完全没法决定是哪一个,喻小妍就已经推着她进办公室说项目了。

喻小妍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也对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有一点猜测,确实最大可能就是墨景宸。

但是她不愿意相信。

不愿意相信墨景宸做这些事情确实是和她有脱不了的关系。

这边喻小妍预备甩开脑子里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想法,却浑然不知危险的来临。

水千纯敲响了喻家的大门,面对出来接待客人的管家,微笑着说:“关于最近苏氏和喻家的事情,我有事要和喻先生喻夫人聊一聊。”

喻天宁和陈诗虹正在对公司的报表焦头烂额,一听见水千纯带来的话,立马下去迎接水千纯。

喻小妍最后和姚瑶商讨完项目,再在工地监工了一会儿,回到公司,有事要请示墨景宸的意见,却被张秘书拦在门外。

“墨总不在吗?”喻小妍看了看办公室里面,但是都拉着帘子,喻小妍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样子,她更怀疑了。

如果墨景宸不在,为什么要拉帘子显得欲盖弥彰?

张秘书挡在喻小妍面前,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墨总吩咐了,喻总经理如果有工作上的事务,自己决定就可以了,墨总相信您能够独当一面。”

在喻小妍说之前,他又接了一句:“如果是孩子的事情,碰到解决不了的,您可以随时找我。”

张秘书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确,喻小妍也没有理由在门口继续站着,只能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工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