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120章 撞破

我的书架

第120章 撞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喻小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听陆经理汇报完之前安排的工作,让他们继续自己的安排,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早离开墨景宸办公室的喻天宁和陈诗虹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却在华宸的大厅里停留了一会儿。

原因是陈诗虹开始闹脾气了。

“这个喻小妍!”陈诗虹看了一下附近都没有人,直接停住脚步,“都是你,有什么好对她低三下四的?害得我也要跟着好声好气哄她,结果到最后不还是被她落了面子?”

陈诗虹完全是一脸的厌恶:“我真是搞不懂,你有什么好对她道歉的?如果不是她怀的是墨景宸的孩子,她现在还有这个道行?不都是仗着墨景宸就来欺负你和我,要是没有墨景宸,她到现在不也是个未婚先孕,生活不检点的人!”

陈诗虹语气也十分不耐烦:“不是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就是养不熟。花了这么多年时间精力,要和萌萌抢男人不说,还跟墨景宸睡了一觉,怀了墨景宸的孩子,现在也不认你和我了。你是没听见她刚才说的话?分明就是糟践你和我呢!”

她一边说还一边委屈上了:“真是养了这么多年也养不熟,从来没把你和我当父母!”

陈诗虹的表情又有一点委屈,眼圈红红的,倒真是和喻萌萌的方法一脉相承。

喻天宁看了也十分心疼,但他看了一眼周围,确认没有人之后才喝了一声陈诗虹:“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我不能说?”陈诗虹嚷嚷起来,刚才在喻小妍面前受的委屈全都要在喻天宁这里发泄出来似的,“难道你还要护着你的宝贝女儿,让我受委屈?”

喻天宁一个头两个大,面对陈诗虹的闹脾气,只能哄着陈诗虹:“不是说要让你受委屈,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传到墨景宸耳朵里去了,岂不是更不好借着喻小妍这条路和墨景宸攀关系?”

“更何况我们现在才刚刚被喻小妍拒绝,这些话还是不要再说了。喻小妍是什么人你本来也清楚。”喻天宁这样说着,陈诗虹的脸色才稍微回转了一点,喻天宁总算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们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旁边跳出来挡在他们面前。

“不许你们说我妈妈的坏话!”八宝直接伸出手,挡在两个人面前,“你们去给妈妈道歉!”

喻天宁和陈诗虹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孩子,喻天宁正要把八宝赶走,陈诗虹却注意到了八宝的话,反问了一句:“谁是你妈妈?我们说谁坏话了?”

“喻小妍就是我妈妈!”八宝大声说着,“你们刚才说我妈妈坏话,我都听见了!”

喻天宁和陈诗虹立马吓了一跳,陈诗虹先稳定下来,仔细打量了八宝一下,八宝的长相确实有喻小妍和墨景宸的影子。

陈诗虹给喻天宁使了个眼色,喻天宁也明白过来,眼前的就是喻小妍和墨景宸的孩子。

八宝盯着陈诗虹和喻天宁,眼睛里完全是防备。

他刚才和其他宝宝们在公司一楼和托儿所玩躲猫猫,他就躲在盆栽背后,喻天宁和陈诗虹的谈话他完完整整听见了。

他们不仅说喻小妍养不熟,还说要借喻小妍的路攀墨景宸的关系,一边还要诋毁喻小妍。

“你们就是坏人!居然在背后背着妈妈偷偷说妈妈的坏话,还好我听见了!”八宝气鼓鼓的,喻天宁和陈诗虹对视了一眼。

陈诗虹赶紧蹲下来哄着八宝:“你是小妍的孩子,我是妈妈的妈妈,他是妈妈的爸爸。”

陈诗虹说着,指了一下喻天宁:“我们是你的外公外婆,刚刚没有要说妈妈不好的意思,是有误会的。”

八宝半信半疑地看着陈诗虹,陈诗虹赶紧说:“外婆叫陈诗虹,外公叫喻天宁,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是你的小姨,叫喻萌萌。”

“你看,这个请柬。我们今天过来就是要请妈妈过去参加生日宴会的。”陈诗虹把手里本来拿着的请柬给八宝。

八宝一向比较迟钝,并不在意陈诗虹说的她叫什么和喻天宁叫什么,倒是听到喻萌萌的名字他有了反应:“那个坏阿姨!”

陈诗虹看着喻天宁,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出,脸色有些尴尬。

喻天宁看出这个孩子似乎有些迟钝,赶紧出来救场:“所以我们刚刚只是在说生日宴会的事情,没有说你妈妈哪里不好。”

“你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八宝一听喻天宁还要狡辩,更生气了,直接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得懂!你们根本就是在说妈妈坏话!你们必须要给妈妈道歉!”

“你们现在就和我去妈妈面前道歉,走!”八宝想拉着喻天宁和陈诗虹往电梯边走。

陈诗虹一听要去喻小妍面前,立马变了脸色,要是让喻小妍知道刚才说的内容还得了?

她本来就对喻小妍有意见,现在看着这个“胡搅蛮缠”的八宝更是讨厌,直接甩开八宝:“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八宝被甩在地上,更生气了,他们说妈妈坏话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欺负他!

什么外公外婆,根本就是和坏阿姨是一伙的!

“你们做了错事就要认错。”八宝自己爬起来,又要去拉陈诗虹,还嚷嚷着让他们去喻小妍面前道歉,陈诗虹眼看着八宝嚷嚷起来,想到刚才喻天宁说的话,更心虚了。

又是害怕,又是不耐烦,八宝要抓住她的衣服的时候,陈诗虹直接推了一把八宝。

哐当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陈诗虹和喻天宁也愣住了。

刚才还在活蹦乱跳的八宝现在直接躺在了地上,而他的头正好磕到了旁边刚刚他躲的盆栽盆上,虽然没有出血,但是明显看得到头上肿了一块。

八宝的眼睛紧紧闭着,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他……他怎么了?”陈诗虹战战兢兢地问喻天宁,手直接抓住了喻天宁的衣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