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142章 刁难

我的书架

第142章 刁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护工在一旁尴尬地站着,喻小妍没有多说,只是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先出去,护工也没有打算真的出去,一直站在门边的位置,看着两个人谈话。

喻小妍心里有数,大概又是墨景宸给护工吩咐了什么事情,让护工要照看她。

喻小妍也不和许文宁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在病床旁边坐下,她的粥也还没有喝完,刚端起碗要喝,对面的许文宁就恢复了之前她见到她的样子,笑了一下:“喻小姐,这个点吃早饭?这个点不是应该给八宝做些什么吗?”

“我刚刚才醒,这些东西一贯是交给护工来做的。”喻小妍说着,就看见许文宁的脸上浮现出了轻蔑的笑容:“喻小姐,你对孩子的关心只有这些吗?自己一个人睡到早上九点,事情都交给护工做。”

“你父母说你为了照顾孩子怎么怎么憔悴,我看来这句话倒是应该给护工会合适一点吧?”许文宁说着,喻小妍连喝粥的心情也没有了。

护工听见许文宁这句话刚想上前来说给八宝做这些事情,喻小妍就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动。

喻小妍在许文宁面前相对忍气吞声,主要还是看墨景宸的面子,不想闹得太难看,放下手里的早饭,说了一句:“那我现在给八宝处理。”

其实在前一天晚上她已经给八宝擦过身体,房间里也有空调,一般来说中午再处理一趟就够了。

喻小妍起身要去打水,许文宁又说了:“别的时候可没有我来提醒喻小姐,喻小姐还是自己定个闹钟,对八宝上心一点的好。”

喻小妍憋着一口气,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往洗手间去打了一盆热水,才回来,一言不发地给八宝擦身体。

而许文宁看见她的动作,又开始挑三拣四。

“喻小姐,你力气这么大,对孩子的身体恐怕不好吧?虽然孩子现在昏迷,可能没有知觉,但是要是磕着碰着了,那可怎么办?”

等到喻小妍放轻了动作,她又说:“喻小姐,你这个力气未免太小了吧?这样怎么能够擦得干净?”

连喻小妍绞毛巾,她都要挑上一句:“喻小姐,这个水你刚才放了那么久,应该已经冷了吧?怎么能给孩子用冷的水?”

喻小妍重新打了一遍水,又给八宝擦完剩下的,一擦完,她想要在凳子上坐一下,许文宁又开口了:“喻小姐,这个空调温度对刚刚擦过身体的孩子来说是不是太冷了?孩子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喻小妍调完温度,她又要说:“喻小姐,你就做这些事情吗?”

……

面对许文宁的诸多话语,喻小妍根本没有搭理的欲望,但是她要是偏偏要挑出来,喻小妍就要去做,不然就是落了别人口实。

旁边的护工看喻小妍忙上忙下的,趁两个人不注意,就走到了门外,拨了墨景宸的电话。

等到打完电话,她一进去,病房里许文宁又在对着喻小妍不打扫病房里的环境挑剔了。

而喻小妍什么也没说,正准备按许文宁的话去扔垃圾,护工赶紧上去接过喻小妍手里的垃圾:“喻小姐,我去吧。”

护工的话还是意有所指:“喻小姐,有些时候人的心眼也不用那么实,该做什么事情心里有数就够了。像这种倒垃圾的活还是交给我们吧,病房里有外人,你还是在病房里待着看着孩子会好一点。”

许文宁一听这句话就在指她,她的笑容也有点勉强了?外人?护工说她是外人?

她冷下脸刚想要和护工说自己的身份,一转头才发现护工已经走出门了,而喻小妍和护工说了一句谢谢,带着微笑转过头来,许文宁瞬间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连带着她对喻小妍的态度也不是太好:“喻小姐,你们都是这么阳奉阴违的吗?现在已经当着我的面都敢编排我了?我是什么身份你不清楚吗?任由一个外人来指责我是外人?”

喻小妍本身就对许文宁无感,只是看墨家的面子,刚才她一直对她呼来喝去,指手画脚,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喻小妍就直接开口了:“墨夫人,护工也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这几天在病房里照顾的都是我们,你今天刚来,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当然就是外人了。”

许文宁直接被喻小妍内涵什么事也没有做,但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继续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喻小妍也终于有了片刻的清净,直接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终于可以安心地继续吃早饭。

而喻小妍舒服了,许文宁就必然不舒服了。

她一直盯着喻小妍,但喻小妍什么反应都没有,她就更觉得气结。

居然连一个喻小妍都敢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等到护工倒完垃圾回来没有多久,就有人礼貌地敲了敲病房的门,喻小妍还以为是医生的日常检查,结果推门进来的是张秘书。

张秘书一进来就先向喻小妍鞠了一躬,看见许文宁之后才鞠躬说了一声:“夫人。”

许文宁一看到张秘书进来,就知道一定又和墨景宸有关系,她起身,假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慢悠悠问张秘书:“景宸又让你过来了?怎么,自己的孩子交给母亲照顾,还不放心吗?要让你过来看?”

许文宁这句话明显是带了讽刺的意思,她看了一眼喻小妍。

张秘书倒是回答得不卑不亢:“墨总听说夫人过来了,担心夫人又在病房吵闹,影响孩子休息,所以让我过来看了一看。墨总也特别吩咐了,看看喻小姐情况如何。”

许文宁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被打了脸,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看着张秘书只是笑了一下:“我在病房能怎么吵闹,影响孩子休息?八宝这会儿还昏迷着呢。”

“这也说不准。”张秘书也只是安静地看着许文宁,“孩子目前只是昏迷,未必就对外界没有感知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