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173章 葬礼

我的书架

第173章 葬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墨景宸直接安排好了一切,喻小妍起床吃完早饭上楼换衣服,楼下张秘书已经送宝宝们去幼儿园了,她换好衣服下楼,墨景宸也在门口等着。

两个人都是一身黑,喻小妍是一身黑色的裙子,两个人的左胸旁边都别了一朵白花,标准的参加葬礼的制式。

等到张秘书送完宝宝们回来,两个人就上了去苏家的车,葬礼和追悼会合并在一起,都在苏家举办。

他们一进门,才发现外面站满了记者,都举着各种各样的拍摄设备,喻小妍的眉头就皱了一下,这些记者是不请自来还是苏子航请过来的?

她并不知道,她挽着墨景宸的手进门之后,苏家的客厅被清扫出来,放着苏老爷子的遗体和遗像,旁边有一排排的花圈,都是来的人赠送的,而喻小妍也看见,其中也有华宸和墨家的。

喻小妍看了墨景宸一眼,没有说话,场合都很严肃,整个被做出来的会场里站着的客人都说不上来的压抑,没有一个人发出什么声音,她和墨景宸走进来,就像走进了坟墓。

而她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墨景宸没有主动提起要做这个人情,因为到场的人根本就寥寥无几,一眼看过去,真正在商场上和苏氏有打交道的人不多,反而都是苏家的亲戚。

现在苏氏日薄西山,估计谁都不想沾一身腥,喻小妍也有些感慨,曾经苏氏多么辉煌,甚至于之前苏子航和喻萌萌四周年婚礼庆典的时候,还有大批商政界的名流前来撑场面,现在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些人是最会看形势的,看来苏氏这一回,确实是烂到了底子里,再加上真正的主事人苏老爷子一去世,苏子航又撑不起来偌大一个苏氏,想必他们都是不愿意和苏氏再打交道的,免得被迫要让出自己的利益。

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喻小妍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会场里,苏子航和喻萌萌也不见,苏梓萌也不见,她犹豫了,发了请柬的葬礼邀请,居然到现在都不见主人?

而她也注意到,这一次喻家并没有来人。

喻小妍心里默默想着这些事情,并不知道其实在楼上,早就有一双眼睛盯上了她。

没一会儿,苏子航和喻萌萌就出现在了会场,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就是苏梓萌无疑了。

他们也都穿着一身黑色,但是除了苏梓萌脸上有些说不出的悲伤,苏子航和喻萌萌都是面无表情,两个人之间站的距离也显得生硬而生疏,完全没有夫妻的感觉。

苏子航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下属就开始安排葬礼的流程,喻小妍和墨景宸排着队,要给苏老爷子献花追悼。

喻小妍在墨景宸后一个,前面的人迅速献完了花,轮到墨景宸的时候,旁边的苏子航的拳头明显捏紧了,而墨景宸在苏老爷子的遗体前居然停了不少时间,最后才把自己在工作人员那里领的花放在苏老爷子的遗体旁,最后还抬头看了一眼苏子航。

苏子航的脸色更难看了。

轮到喻小妍的时候,喻小妍站了一会儿,心里发了些感慨,刚要把自己的花放下去,旁边的喻萌萌就直接出手拦住她:“喻小妍,爷爷不需要你的花,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

“你的花,爷爷嫌脏。”喻萌萌说着,语气里还不无厌恶,喻小妍看了一眼她,手里捏着花,一句话也不说,而喻小妍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梓萌,苏梓萌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仿佛在无声说着什么,但是对她并没有敌意。

喻小妍并不把喻萌萌的挑衅放在心上,既然她不让放,她也不想放。

旁边的苏子航却先说了一句:“喻萌萌,你这是什么意思?爷爷最嫌的就是你,你还有脸说别人?如果不是你们喻家,哪里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在一边的记者都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赶紧对着几个人就是一通猛拍。

喻萌萌的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这个事情上她就是理亏的,但让喻小妍占了这个便宜,她怎么也心里不舒服:“那喻小妍就不是喻家的人了?苏子航,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没离婚!”

“迟早的事情而已。”苏子航看着喻萌萌的眼神都带着嘲讽,又转向喻小妍。

喻小妍感觉出苏子航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有些黏糊糊得不太正常,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她先说话了:“现在是追悼会,不是你们吵架的场合,你们自家有什么矛盾,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喻萌萌不敢对苏子航说什么,对付一个喻小妍还是绰绰有余:“喻小妍,我真是不知道你有什么脸来说这种话!这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你不放过苏家吗?”

喻萌萌看见旁边的记者,说得更来劲了:“要是你放苏家一马,苏氏现在哪里至于资金链断裂,更不用说爷爷怎么会劳心劳力,最后还出事!现在居然还这么大的脸来参加爷爷的葬礼,你是想让他死不瞑目吗!”

喻小妍冷冷地看着她,一句话也不多说,而苏子航在旁边却突然开始维护喻小妍:“难道不是你父母对爷爷冷嘲热讽吗?如果不是你妈说的那些话,爷爷怎么会被气得出事?你现在还有脸栽赃嫁祸喻小妍?我看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像你这种祸害家庭的女人,苏家绝对不会要!”苏子航直接用离婚的事情来堵喻萌萌的嘴。

喻萌萌“你”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墨景宸在旁边还没走开,直接扣住了喻小妍的手腕,她也愣住了。

而墨景宸冷冷地开口:“来参加葬礼是给苏氏面子,要是你们不要这个面子,也可以直接说。”

他另一只手拿过喻小妍手里的花,直接捏断扔在地上:“对长辈的敬意也不是一朵花就能够表达的,希望你们都清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