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214章 确认身份

我的书架

第214章 确认身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崔律师突然抬起头看了喻萌萌一眼,眼神说不出的复杂和冰冷,她心里一凉,果然来自林家的人没有这么好多福,尤其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坐上了首席顾问的位置。

“……和林家也没什么交集的可能。”喻萌萌愣了一下才把自己前面说的话给接上,“所以找到我们家来我也实在是不太理解。”

“崔律师,你能不能和我讲一讲具体是什么情况?”喻萌萌的眼睛看起来很纯真,完全没有什么坏念头的样子,“我也想知道林先生怎么会现在来找自己的女儿,是突然失踪了吗?”

崔律师上下打量了喻萌萌一下,她好像真的完全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的样子,就这样微笑着看着他,崔律师看了一会儿,并不知道喻萌萌其实背后已经冒出了冷汗,差点要撑不住他的打量。

等到崔律师终于开口的时候,喻萌萌才猛地放松下来,他直接就说了事情的原委:“二十多年前,林先生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和喻盈喻小姐相恋了,喻盈小姐也跟着他远走他乡。”

“虽然林先生和喻小姐很相爱,但是林家并不赞成这段感情,两个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打击之后,喻小姐怀上了林先生的孩子。”崔律师说着,翻着手里的文件,没有抬头看喻萌萌,“林先生这个时候也发誓要守护喻小姐,但是就在林先生脱离家里和喻小姐一起打拼的时候,出了差错。”

“林家也听说了这件事情,但是林先生已经是内定的下任家主了,却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直接抛弃了林家,他们是不能允许的。”崔律师的语气很平淡,喻萌萌听着却觉得真的和喻小妍还有墨景宸的故事有一些说不出来的相像,虽然她心里冷笑有其母必有其女,但是脸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喻萌萌反而是一脸的痛心的样子:“这怎么能行呢,林家再怎么样也不应该棒打鸳鸯拆散一对有情人呀!”

崔律师听喻萌萌的语气着急,也稍微停了一下,确认她没有别的话要说,才继续说:“林家决定从中作梗,分开两个人。所以在林先生在外为了他们的生计奔波的时候,林家开始动手了。后来的事情就是喻小姐被设计开始误会林先生有未婚妻,而且和未婚妻纠缠不清。”

“其实那个时候林先生根本没有什么未婚妻,她看到的只不过是林家想让她看到的而已。”崔律师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但是喻小姐怀着孕本来就容易情绪波动,看到这些之后也是心灰意冷。那个所谓的未婚妻来找喻小姐,让喻小姐离开林先生。”

“背后都是林家在操纵的,喻小姐当时绝望了,又因为是背井离乡,已经被逐出家门,不可能再回去了,所以林家也算是发善心,通过未婚妻给了喻小姐一大笔钱,让人看着她上了飞机回国。”崔律师最后说完了,把手里的文件都整理好,重新看喻萌萌,“所以这么多年,林先生一直都在找喻小姐和她的孩子。”

“也是后面才打听到,喻小姐已经去世了。”崔律师说着,喻萌萌咬了咬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这实在是太感人了,喻盈姑姑我听说过,听说在我出生之前,她一直在我们家借住,她也一直对我很好,后来……因为喻盈姑姑身体不好,我出生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我一直觉得喻盈姑姑对我就像对亲生女儿一样,但是小时候的事情我总是记不清楚,后来长大一点就知道自己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喻萌萌这番话说得很含糊,也引起了崔律师的注意。

不管喻萌萌到底是不是林季书和喻盈的女儿,都必须要查一查了。

“那喻小姐觉得自己可能是林先生的女儿吗?”崔律师问道,“毕竟喻小姐的年龄也差不多,喻盈小姐也在这里住过,回国之后一直是喻先生和喻夫人收留的她。”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我那个时候还小,这些事情怎么能清楚,我想还是问一问我父母比较好。”喻萌萌笑了笑,其实有些心慌和心虚,但是崔律师却很有耐心的样子,只是眼神有些说不上来的微妙:“如果喻小姐需要时间考虑,也没关系。”

“这一次我过来其实也是为了调查喻盈小姐生前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找孩子,喻小姐要是心里有怀疑,也可以做一做亲子鉴定。要是舍不得父母,我们就当今天没有见过。”崔律师的话说得很周到,“如果在喻先生和喻夫人那里问不清楚,也可以来找我。”

崔律师说着,就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喻萌萌。

喻萌萌伸手接过,不禁感叹有钱果然就是不一样,连名片的质感都如此奢华,要说她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心里也很清楚,这一次崔律师真正要找的人,是喻小妍!

她一想就忍不住自己嫉妒的心思,凭什么喻小妍这么命好?什么东西都是她的?又是墨景宸,现在又来一个林季书!她怎么配!

喻萌萌心里的酸忍不住往外冒,就听见崔律师问了一句:“我来之前,一直听说喻小姐还有一个姐姐,这一次来怎么没有看见?”

喻萌萌一听就知道崔律师这一次还想见喻小妍,也是,要真正说起来,喻小妍也不是没有可能,她们两个出生的日子实在是太近了,之前也一直是对外说是双胞胎姐妹。

“姐姐现在已经订婚了,和墨家订的婚。”喻萌萌刻意避开两家之间的矛盾,“所以在墨家那边住,不在家。”

崔律师听见是墨家,也知道墨家算是A城一霸了,在国内也说得上是老牌豪门,心里想着喻家还是对女儿不错的。

“这样吧,我先和我爸爸妈妈都商量一下,等到事情确定下来,再把我和姐姐的DNA证据一起送过去,头发应该可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