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263章 老者

我的书架

第263章 老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宝宝们听到墨景宸这个承诺都开始欢呼雀跃,他在旁边看着也觉得舒心了一些,这个提议不仅是为了孩子们,也是为了他。

墨景宸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喻小妍了,但从姚瑶嘴里听说了一些最近的情况,知道她忙得不可开交,别说拿下英达公司需要多大的努力,光是每一天带着员工去做地推,回去还要照顾八宝,就已经够累了。

后面的日子他也能够预想到喻小妍怎么在国外忙上忙下,一个是墨景宸想喻小妍了,另一个是他想借这个机会去帮喻小妍分担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张秘书秉持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听从墨景宸的吩咐把后面的工作都提前,以便能调出档期,顺便提拔手下的人来培养,这样一来,墨景宸又是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喻小妍在M国接到来自宝宝们和墨景宸的慰问,连日以来的压力也慢慢减轻了不少,她还是按照宁逸云的想法,在没有签订合同之前,一直都去做地推,也因为没有签合同,喻小妍还是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挂上英达公司的名号,只能通过一些小活动来招揽群众。

她一直是一个监工的角色,台上的活动层出不穷,员工们也都相当积极敬业,喻小妍在旁边走了走,想看一看被招揽过来的客户,却看见了不远处有一个老人坐在音乐喷泉里,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和现场的氛围格格不入。

员工也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也就开口了:“喻副总,要不然我们现在把这位先生请出去?一直坐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多影响我们做活动。”

喻小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起了怜悯的心思,或许又因为是之前宁逸云的事情教会她尊重客户,她现在也不愿怠慢身边的任何一个可能客户。

“这样吧,活动和场地你先在这里看着,我过去找他。”喻小妍说着,冲员工点了点头,就往老人身边走过去。

员工摸不着头脑,但也只能够完全按吩咐办事,喻小妍走过去,走近一点了,才看见老人对着一个方向在愣愣的发呆,要说他是阿兹海默症患者,他眼神里的沉重和郁闷又不像。

喻小妍也观察了一下,老人身上并没有带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恐怕就是一个正常的老年人,没有她想的那些情况。

“您好?”喻小妍礼貌地开口出声了,老人这下子被打断了自己的发呆,立马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喻小妍这才说,“我刚刚就一直看见您在这里坐着了,这么大热天的,难道不晒吗?”

国内虽然快冬天了,但是这边因为气候的原因还是温暖如春,中午的太阳甚至是有些炎热和毒辣的,喻小妍也看到老人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分布着。

喻小妍的脑子转了转,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华宸的小风扇,直接坐在了老人的旁边:“这位先生,介意我在您旁边坐一坐吗?”

喻小妍说的是英文,语气却很谦和,老人定神看了她一会儿,才冒出一句:“好。”

喻小妍也就顺着老人的话往旁边坐下了,顺手把自己手里拿着的小电风扇给了老人:“天气这么热,这是我们公司的产品,在那边做活动,这个小电风扇就送给您吧,解一解暑气。”

老人接过她手里的电风扇之后,喻小妍还耐心地给老人讲解产品的小功能,并且亲自上手给他调试,一边耐心地问:“您看这个风速和温度可以吗?”

老人点了点头,喻小妍才松了一口气,老人这个时候反而笑了:“刚才看你给我介绍功能和产品的时候都很有活力,怎么现在倒像是很累的样子?”

他转着手里的风扇看了看,才说:“你们公司的产品倒是很有特点,华宸?这个名字……”

老人忽然不说话了,喻小妍这才说:“华宸是国内的公司,在国外才刚刚开展业务,您不认识也很正常。不过我们公司的产品确实是以好用和性价比为卖点的。至于累……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地推了,确实有点累。”

“那边的活动也办了很久了,其他员工也应该不轻松,但是没办法,为了工作嘛。”喻小妍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还是笑着的。

老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等了一下才说:“我的女儿也和你差不多大,但是没有你这么开朗和努力,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我的问题?”

喻小妍听到这句话,有些惊讶老人这么快就开始跟她拉起了家常,但是秉持着对客户关心的原则,她还是耐心地听着,只不过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伞,打开撑了起来,对老人笑了笑:“太阳有点大,虽然有风扇,我还是有点担心。”

老人脸上的欣赏的意思更浓了,喻小妍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撑着伞:“说不定您的女儿就是内向的性格呢?每个人的性格都有不同,怎么能拿我的标准去衡量您的女儿呢?”

老人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的女儿也不内向,只是很张扬跋扈。”

“那平时都是您的妻子在教育孩子吗?”喻小妍问了一句,得到老人的答复却是:“我的妻子已经去世了。”

喻小妍听到这个答复瞬间愣了一下,才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个情况……”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老人倒是很随和,喻小妍这下不敢随便回复了,生怕说到禁忌的地方,老人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似的:“其实我在这里也是因为我的妻子。”

喻小妍沉默,但眼神始终望着老人,他紧接着说:“这里是我们经常来的地方,只不过她走了之后,只有我一个人来了,后来她就去世了。”

老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突然沉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