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303章 周全

我的书架

第303章 周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萌萌听见了苏子航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心里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嫌弃,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关起门来,说道:“楼下的饭菜都还没有做好,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我有话要问你。”

苏子航这个时候当然是一副谄媚讨好的样子,说道:“没关系,你想问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你是怎么混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林萌萌开口第一句问的话就让苏子航十分不快,他心想,还不是因为你林萌萌?

但他脸上还是笑了笑,说道:“我身上没有钱了,账户也被林姐冻结了,要我亲自去国内才能解,但是现在我连一张机票都买不起。”

“我之前给了你那么多钱,现在一分都没有了?”林萌萌反问,苏子航也有些尴尬,不敢告诉她他到底是怎么把这笔钱花光的,只能编了个借口:“因为那两个人……之前要保证金,这个保证金是要留在担保人那里的,最后交易完毕了再还回来,所以我的钱都在那里面,现在人也跑路了,根本拿不回来。”

林萌萌只能相信他的说辞,但对于之前的事情还是愤愤不平:“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找的人,明明都快要成功了,居然被墨景宸搅了局?”

“我看你现在就回国吧,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情,对我大发雷霆呢。”林萌萌当然不会傻到把实情全盘托出,苏子航就奉承了一句:“再怎么说,你也不是老爷子的亲女儿,还会怎么为难你?”

看林萌萌不说话,苏子航又说:“现在只要你我不被牵连也就好了。”

林萌萌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前面刚联系了水千纯,她很快要过来。”

“水千纯?”苏子航有些惊讶,林萌萌居然还叫来了水千纯?那可是个厉害角色啊!

能和墨家势均力敌的水家的女儿,又刚好是喻小妍的死对头,林萌萌要干什么,现在已经很明确了,他赶紧说:“只要有水家在背后支持,这件事情应该就能成。”

林萌萌没说话,最后说了一句:“这件事情还是让你去处理,你去接应水千纯,她一个人在这边行动也不方便,就算是来了恐怕也找不到。”

“之前的事情没有做好,要是这一次的事情再做不好……”林萌萌的话已经近似是警告了,苏子航赶紧应承道:“这种小事情肯定会给你做好的,你要相信我。”

苏子航还在心里盘算着这些事情,佣人就已经来敲门,告诉林萌萌饭菜已经做好了,她就领着苏子航下去吃东西,看见他狼吞虎咽的,没有一点往日的优雅,甚至连礼数都不顾了,她还是觉得脸上无光。

虽然旁边的佣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但林萌萌还是觉得她们心里估计都在嘲讽苏子航,连带着她一起。

林萌萌就有些生气,直接站了起来:“你继续吃吧,我先上楼了,等你吃好了再来找我。”

苏子航嘴里还嚼着东西,看见林萌萌的表情不太自然,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但一想,还是吃东西要紧,就赶紧吃饱了,才上去找她,而林萌萌也是直接带他去见苏梓萌。

不过这些都只是借口,真正的是他们借着见苏梓萌的机会,大胆地交谈。

等到林萌萌回到家的时候,林纪宁已经在家了,对着她鞠了一躬:“小姐,先生现在在书房,邀请您过去一趟。”

林萌萌攥紧了拳头。

……

医院。

喻小妍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也是筋疲力竭,到现在她才知道,墨景宸平时要做的事情和处理的东西有多少,而他还要以这么高的效率完成,说白了,他一个人几乎撑起了整个管理层。

这也导致她对墨景宸更是心疼了,只是平常都已经是这么多事情,那那段时间他给自己赶工岂不是更忙了?

喻小妍握住墨景宸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张秘书这个时候进来了,看见喻小妍的动作,没有说话,但她却觉得有些尴尬,赶紧松开了手,问道:“有什么事情?”

“胡董之前被辞退了,现在好像纠集了一群人在华宸闹事。”张秘书说着,喻小妍却皱起了眉:“为什么说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林经理……现在该叫副总了,林副总发现了一些痕迹,也收到了一些消息,但是暂时没有明面上的举动。”张秘书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喻小妍心里也清楚,胡董对这件事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林经理的管理层的位置,也是墨景宸走之前亲自提上来的,林经理同时兼顾副总和总经理的工作。

“那你的想法,现在应该怎么办?”喻小妍看了一眼墨景宸,“现在墨总也还在昏迷,要说是回国,恐怕也不太现实,就算是我回去,也肯定镇不住场子。”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她的实力虽然过硬,但公司里看不惯她的人不少,只不过现在不敢说罢了。

“墨董那边说,他愿意出来坐镇。”张秘书的眼神暗了一下,喻小妍也愣住了,墨以成?

要不是这一次张秘书提起来,她都快忘了还有这号人了,之前宝宝们搬进墨家之后,墨以成就自己住进了旁边的宅子,因为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交涉和交流,董事的事情也是墨景宸代为传达的,她对他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

更不用说她现在来了M国这么长时间,完全没有和墨以成有任何接触,宝宝们也没有提到过。

这个时候墨以成突然出来说愿意坐镇华宸?喻小妍说到底还是有些说不出的不安。

之前墨景宸和墨以成父子两人争夺权柄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就算是他让渡权力之后,两个人也不见得有多亲密。

“你觉得应该让墨董坐镇吗?”喻小妍犹豫了一下,还是询问张秘书的意见。

张秘书沉默了一下,才说:“我们都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