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307章 出发

我的书架

第307章 出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萌萌回到家,虽然面对的还是林季书和林纪宁的冷脸,但她因为已经有了之后的计划,并且稳操胜券,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

林季书隐隐觉得林萌萌的态度有哪里不对劲,但也完全说不出来,只能先压下心底的疑问不提。

另一边,宁家。

杨特助推门进了宁逸云的房间,脸上的表情还是如同机器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情绪,他看着眼前的宁逸云,他正在对着电脑处理工作。

“吩咐你办的事情办好了?”宁逸云头也没有抬,直接开口问,杨特助也是冷冰冰地回答,“都已经办好了,那边没有发现。”

宁逸云这下才松开自己手里的鼠标,往后面的椅子上一趟,说道:“尽量藏好自己,到最后我们只需要最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杨特助还是冷着一张脸,面对宁逸云的话突然有了一丝说不出来的怀疑,问道:“少爷,我们这样……就算是这样,喻小姐也不会有改变的,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宁逸云的脸色却冷了下来,和他平常的温和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他的声音甚至也像一条蛰伏已久的毒蛇:“如果是因为之前那件事情,那我就要让她知道,墨景宸根本就没有办法护住她。”

“墨景宸那边你也好好安排。”宁逸云说道,这个样子的他要是平常人见了肯定会脊背发凉,杨特助却完全没什么反应,因为他已经司空见惯,这就是宁逸云最真实也是最本来的面目。

杨特助现在只是抿了一下嘴,知道这件事情就算再劝也没什么用了,宁逸云心意已决,他只能先退了出去,什么也没有说,在出去的路上遇到了宁家老爷子,两个人无声的眼神交流,杨特助也只是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杨特助离开之后,就拨通了一个未知的号码,开口就说道:“林家医院那边,暂时先不用行动了,墨景宸那边的计划也完全取消。”

电话的另一边也完全是听吩咐办事,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杨特助这才松了一口气。

喻小妍这一边完全不知道两方因为她的事情进行了怎样的博弈和联合,她一直在尽心应付华宸的事情,没有精力去关注别的事情。

为了宝宝们和她一起回国的事情,她还特地吩咐张秘书订的是下午的机票,这样飞到国内就是晚上,宝宝们也能好好休息一会儿。

两天之内,乔纳森医生这边的消息也是墨景宸醒来不过就是这么几天的事情,但她急着要回国,也不能够再拖延了,只能先安排好人手照顾墨景宸。

喻小妍的东西也是交给雇佣的管家整理好,宝宝们的东西则是自己要求整理的,林季书来探望,看见他们都准备要走的样子,问了一嘴,喻小妍一五一十说出来,林季书坚持要送行,她还是婉拒了。

“妈妈!”大宝带着其他宝宝进了病房,说了一句,“我们都到齐了,八宝也在这里了。张叔叔还给我们安排了随行的医生,也不用担心八宝的问题。”

喻小妍当然知道,这个医生还是她特地向医院申请的,也提前跟航司报备过了,她上去就捏了捏八宝的小脸蛋:“八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现在感觉还不错,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八宝的声音就是甜甜糯糯的,现在虽然因为之前昏迷了很长时间,现在声音还是哑哑的,但听起来还是很可爱,喻小妍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那张秘书,麻烦你先把孩子们送去机场,我这边处理一下手续,马上就过去。”喻小妍吩咐着,张秘书就带着孩子们先出去了,她马上就去跑手续了。

等到她一出门,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就停在她的面前,喻小妍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车窗就摇了下来,露出了一个亚裔的面孔,用英文和她说道:“我是张秘书叫来的司机,现在来接您。”

喻小妍愣住了,有点想不清楚,她刚刚明明没有吩咐过张秘书叫车,怎么现在会过来这么一辆车?

但是这个司机偏偏又能够说出张秘书的名字,喻小妍就问了一句:“张秘书现在在哪里?他一个人去的吗?”

喻小妍这句话算得上是一句试探了,毕竟要是找来的是像之前那两个男人一样的人,恐怕这些事情就不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司机的英文还是相当流利的:“张先生带着一堆孩子在机场约的车,他和我说告诉您是张秘书约的,就可以了。还和我说您姓喻,穿了什么样的衣服,所以我刚才一直在医院门口等着,看见是您才敢上来问。”

喻小妍这下心算是稍微放下来一点,能说出在机场,又说出孩子们,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打开车门就上了车,司机也都是一脸正常的样子,喻小妍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紧接着,司机就开口说了一句:“喻小姐,刚才我从机场那边过来也是这样的,因为有条路出车祸了,所以只能换一条路走,张先生和我说告诉您不要担心。”

喻小妍点了一下头,打开自己手里的手机,准备开始给工作上的伙伴发消息,但是信号好像突然开始变差似的,喻小妍也习惯了,这边的信号确实不如国内覆盖得好。

她合上手机,面对司机的警惕还是让她没有直接躺下去,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象,但是她有些晕车,司机的车也开得很平稳,完全不说话,看见喻小妍似乎不太舒服,才说了一句:“喻小姐,背后有防吐的袋子,您要是不舒服可以拿一下。”

喻小妍点了一下头,就听见司机又说:“不过这个是要收费的,张先生也没有提前付过车费。”

因为这两句话,喻小妍的警惕是彻底放松了,要不是真的司机,也不会装得这么像,她就伸手去拿后面的防吐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