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379章 紧逼

我的书架

第379章 紧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杜先生要我怎么正面回答?”墨景宸也是这么问了一句,他的声音本来就是冷冷淡淡的,这个时候也是直接在两个人之间就冲起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火药味,“还是说,杜先生要我一个什么样的答复?”

“墨先生,我只不过是想要知道华宸接下来的打算到底是什么。”杜成完全没有被墨景宸的气势震慑到,“华宸现在的局势也算得上是危在旦夕了,我们这群新股东现在入股华宸,肯定也不是为了做慈善,更不是想要看到自己的钱因为决策失误打水漂。”

墨景宸没有说话,杜成就接着开口了:“所以现在对我们而言,华宸下一步要怎么走,非常重要,墨总作为决策层之一,也应该要有一个表态,我们都洗耳恭听。”

杜成这句话说得虽然非常谦卑,但是态度却是要逼着墨景宸立刻发话。

墨景宸当然也不傻,面对杜成的逼问,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看杜先生倒是比我还着急,我们今天开这个会议,不就是来商量这件事情的吗?还是说杜先生现在就想要一个结果?那今天这个会议又有什么意义。”

杜成的脸色也因为这句话稍微有些尴尬,墨景宸却完全没有要照顾他的情绪的意思:“杜先生这么关心华宸,怎么没有早点入股华宸,我想杜先生要是早一点来,说不定就没有华宸现在的危机了。我这个总裁的位置,也完全可以让给杜先生坐了。”

墨景宸的话冷冰冰的,说得杜成更尴尬了,但墨景宸却完全不在意,只是继续问:“杜先生,我想你现在想要听到的应该不是我对华宸的前景怎么想,而是你对华宸的前景怎么想。”

“我说了我的想法,你也一样会反驳,只不过是想要先发制人罢了。”墨景宸看得很透彻,这个时候在场的股东似乎都因为他这份气势有些不太敢说话,“所以要不然杜先生先说自己的想法,我们再来讨论可行不可行。”

林小妍也一直在关注场中的局势,看见新股东默默地看着杜成,旁边的宁逸云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眼神和表情都看不清楚。

杜成虽然被落了面子,但也不松口,只是说:“墨总也说了,是商量,我确实是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我想先听听墨总的看法,毕竟墨总执掌华宸这么多年,肯定比我要了解情况。再加上,如果是交流,谁先谁后有什么关系?”

墨景宸的态度也很强硬,这个时候却只是轻描淡写了一句,把他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那我很明白地告诉杜先生,我没有什么想法。”

杜成的脸色瞬间让人感觉像吞了一只苍蝇似的,林小妍这个时候出来打圆场:“墨总的意思也是,这些东西他一个人也没有办法下定论和决定,还是要大家一起商量的好。”

“华宸目前的状况确实是很严峻。”林小妍冲着所有的股东微微一笑,非常有亲和力,她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从宁逸云的方向,有人正在凝视着她,“所以就更不能轻易下论断,不如还是杜先生说说自己的想法,我们都很愿意听。”

林小妍这招以柔克刚明显是奏效了,杜成脸上也不好看,现在更是不好说些什么了,只好说:“既然林小姐这么说了,那我也就跟大家说一下我的想法。”

“现在宁先生也在场,其实之前我们就已经听到了风声,有一个国外的大公司收购了华宸的一部分股份。”杜成先瞥了一眼宁逸云,林小妍听到这句话心里多少是有点奇怪的,这并不像是宁家的行事风格。

“也是今天宁先生来了,我才知道,原来是和林家并驾齐驱的宁家。”杜成这里还特意提了一下林家,林小妍却觉得有些好笑,说到底他们拿林家出来说事情,还是为了给宁家做铺垫。

“所以我想着,要不然……”杜成先是看了一眼林小妍,然后才看了一眼墨景宸,“华宸现在的危机也多多少少是和宁家的合作有关系,宁先生现在也是华宸的股东之一,都是自家人了,要不然华宸在洛城的部分就并入成为宁家的子产业,我们深度合作。”

“这一次的损失也由宁家出面承担。”杜成说完,看见墨景宸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马上就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各位的意见是什么?”

“这个决定不是应该先要问过我的意见吗?”宁逸云带着一点说不上来的笑意,看向场内的所有人,“这也关系到宁家到底愿意不愿意收下华宸。”

“华宸现在状况,要是真的并入成宁家的子产业,宁家也要出资不少,也不能保证华宸能不能够在后面给宁家回本,对不对?”宁逸云看了一眼旁边的邱律师,邱律师好像没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杜成这个时候就开口了:“之前华宸和宁家的合作状况一直都不错,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小问题,可以考虑的。”

“而且只是华宸在洛城的那部分而已,并不是整个华宸,相信华宸能够给宁家带来创收。”杜成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迫切,林小妍和墨景宸在旁边也是一言不发,他也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主动问道,“林副总和墨总说呢?对华宸应该是有信心的吧?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签订对赌协议,最重要的解决当下的问题。”

“你们说是吗?”杜成这么问了一句,除了墨以成和墨景宸以及林小妍,还有作为另一方的宁逸云,其他的股东居然都点了头。

还有的股东甚至反过来劝墨景宸和林小妍:“墨总,林副总,我们也知道,你们在洛城上面花了不少心思,林副总背后还有林家,但是林家现在不出面,我们也只能够自己救自己了。”

“把产业给宁家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另一个股东紧接着说了一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