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388章 压力

我的书架

第388章 压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季书在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外公还有事情要做,纪宁,你陪着孩子们继续,也找佣人来收拾一下这里,我先去书房了。”

林纪宁答应着,也没有多说其他的,宝宝们和林季书道过别,他也就直接往大宅里走了。

宝宝们这个时候也想着大概是已经没有什么其他好说的,林季书虽然因为说到墨景宸的事情还是不太高兴,但始终心里还是记挂着他们,他们也准备收拾收拾离开了。

二宝这个时候叫住了林纪宁:“纪宁叔叔。”

林纪宁当然也是站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二宝,鞠了一躬:“小少爷,请问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吗?”

“刚才你是不想让我们觉得你会去外公面前告密,是吗?”二宝开门见山地问,林纪宁这个时候也只是笑了一下,说道:“我也确实是应该要帮着小少爷和小小姐整理这些东西的,只不过是先生吩咐的罢了。而且先生又怎么会不知道小少爷和小小姐其实是有事情找他呢?”

一向以来,林纪宁在外面展露得要更多一些,所以他们都看不到林季书实际上心思是有多么缜密,更多的也是他年纪大了,不愿意去操心这些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

“其实小少爷和小小姐是小姐的孩子,先生也是疼爱你们的,你们大可不必像现在这样拐弯抹角,就像先生说的,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说,对于先生来说,这些小算计和小伎俩都是一眼可以识破的。”林纪宁这个时候也是直言不讳,因为林季书把他留在这里,必然就是希望他能够和孩子们说这些东西。

“还有墨先生的事情,先生自己心里面也是有主意的,他总是在纠结这些东西,你们还是错怪他了。”林纪宁其实心里是清楚的,“对墨先生的不放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先生好不容易才把小姐认回来,要是这样就又被墨先生带走了,先生心里也是难受的。先生也希望能够和小姐多生活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九宝就恍然大悟,一拍手:“原来是这样!”

她看着周围的宝宝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就开始给大家解释:“哎呀,你们都是男孩子,对这种感性的事情没有那么敏感。之前爸爸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不是也怕妈妈被抢走吗?外公和我们那个时候就是一样的感觉呀,而且怕爸爸对妈妈不好。”

九宝一举例子,宝宝们就瞬间明白了,还说:“原来是这样,难怪外公会不喜欢爸爸!”

“这些也是我自己的感受和猜测,小少爷和小小姐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不要和别人说。”林纪宁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宝宝们这个时候相互看了一眼,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往外说这些事情。

宁家。

宁逸云没有像林小妍和墨景宸一样,在国内停留,所以比他们两个要更早到宁家,到了宁家已经是早上了,宁家老爷子和宁逸林也坐在了宁家的大厅里。

宁逸云经过长途旅行已经是满身疲惫,一回到家里就看见宁家老爷子和宁逸林,就知道不用他说,邱律师应该是已经把在华宸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逸云。”宁老爷子先开口了,宁逸云向他鞠了一躬,这个时候他身后跟着的邱律师走了出来,对着宁老爷子鞠躬:“宁老先生。”

“事情怎么样了?”宁老爷子是明知故问,邱律师这个时候当然也是直接捡重要的来说:“问题并不是很大,我们手底下华宸的股份已经重新出售给了华宸,并且拿到了高于市场价百分之三十的价格,小赚一笔。”

这个小赚一笔,对于宁家来说,更是九牛一毛了。

“这个股份其实本可以不用卖出去的,我们看看,华宸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宁老爷子这么说了一句,宁逸云这个时候就开口了:“当时在华宸,我想的也是这件事情最后或许会有转机,而且协议是林小妍早就准备好的,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但是……”

“邱律师要求我把手里的股份出售,所以我只能签了转让合同,现在钱也已经到账了,华宸吞下去的股份,现在肯定不可能再让出来。”宁逸云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是有点愤慨的,他现在也是非常疲惫,在飞机上他反复想了这些事情,分明就是邱律师决策出了问题!

但偏偏邱律师又是宁老爷子手底下的人,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够到了宁老爷子面前再去说这些事情。

宁老爷子一皱眉,邱律师突然就开口了:“这不是小少爷的意思嘛?当时小少爷觉得这些股份已经没有必要了,也没有必要继续在华宸待下去了,所以才准备要把股份卖掉,我也是看小少爷有这个意思,才帮忙看合同的。”

宁逸云听到这句话,眉头一皱,心里也是直接向下一沉,他中计了!

宁逸云这个时候直接看向旁边坐着的宁逸林,他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这个时候更是冲他微微一笑,说道:“逸云,你看我做什么?现在是你和父亲在说话,这件事情本来不归我管,我也没有插手的资格。”

宁逸林这么一说,宁逸云也没想着要解释,结果邱律师继续开口了:“而且要是是我的意思,小少爷为什么不敢反驳我呢?难道我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吗?还是说小少爷本身就是这种想法,所以也就顺着我的意思做了?”

邱律师这些话直接让宁老爷子的眼神都变了,他直接打住:“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这些事情我也已经清楚了。”

宁逸林就在旁边添油加醋了一句:“父亲,其实逸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在我看来,这些东西也是无可厚非,没必要责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