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428章 居心不良

我的书架

第428章 居心不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事。”墨景宸这个时候说话了,林小妍也愣了一下,墨小默和墨小霄却感觉到了他们两个想要独处的气息,墨小霄立马就开口了:“既然爸爸妈妈也没什么误会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墨小霄给墨小默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就一起走出去。

他们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宝宝们立马就围上来问情况怎么样,墨小霄耸了耸肩,说:“现在已经没事了,刚才吵得实在是太厉害了。”

“什么?吵架?因为什么事情?还是那个阿姨吗?”最关心的莫过于墨晓莹了,她被袁凝然直接气下了饭桌,对她半点好感也没有,“我就知道,她根本就是个惹事精!”

“好像涉及到外公外婆的事情,还有爸爸的姑姑,外公和袁阿姨的说法不一样,所以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墨小霄这么描述着,墨晓莹就更气愤了:“所以爸爸是相信那个袁阿姨了?”

“我一定要去找爸爸好好说道说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墨晓莹气鼓鼓的,跳下沙发就准备往外走,被五宝墨小寻拉住了,墨小寻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慢吞吞:“九宝,要是你现在去找爸爸,爸爸妈妈岂不是又要吵架了?”

“可是也不能让爸爸这么站在那个坏阿姨那一边啊!”墨晓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我看那个坏阿姨分明就是对爸爸居心不良,爸爸千万不能被迷惑了!”

“现在爸爸和妈妈已经决定一起调查这件事情了,他们不会听外公的也不会听袁阿姨的。”墨小默总算是说话了,给了所有人一个尘埃落定的结果,“我们只需要等结果就行了,现在爸爸应该也在哄妈妈吧。”

墨小默猜测的并没有错,另一边的房间里,墨景宸开始给林小妍好言好语道歉,两个人本来就像墨小霄说的一样,是相互关心的,话说开了也就没什么了。

墨景宸心里的疑问却一直没有消退,如果袁凝然说的是假话,那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墨景宸对袁凝然这个人其实印象并不深刻,她说是他的大学同学,他也是思索了很久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现在突然出现,还带起这么大的风波,一看就不简单。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袁凝然背后应该还有人。

墨景宸从林家离开之后,就授意张秘书开始调查当初的事情,结果确实是没有那么快出来的,张秘书也很明显对这件事情有些吃力,墨家在国外不比国内,多少是不顺利的。

张秘书拿来文件让他签名的时候,他在口袋里摸钢笔,却摸出了当初袁凝然给的名片,墨景宸稍微愣了一下。

“你先出去吧。”墨景宸摆了摆手,张秘书没有多嘴。

等到张秘书走开,他端详着手里的名片,最终拨通了上面的电话,接电话的就是袁凝然本人,墨景宸心里就更有了一层猜测。

这是袁凝然的私人名片,甚至可能只给了他一个人。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袁凝然的语气倒是很轻松,墨景宸沉默了一下,才说:“关于以鹃姑姑和林伯父的事情,我还是想要问问你。”

他又犹豫了一下,袁凝然像是也知道他有话要说,特意等他,墨景宸紧接着说道:“林伯父在这些事情应该是有说谎,我必须让小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电话另一边的袁凝然像是愣住了,好半天才说:“那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见一面?”

“我们见一面好好说吧。”墨景宸肯定了她的想法。

袁凝然压抑住内心的喜悦,说道:“那你到时候通知我时间地点,这件事情你还是先和林小姐商量一下吧,免得她误会。”

墨景宸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眼神却有些复杂,表面上看来,袁凝然的提议确实没有问题,但要是他真的说了……

林小妍又会不会听到风声?

袁凝然和墨景宸直接下午约在了咖啡厅,墨景宸一早就在咖啡厅里等着,袁凝然却是姗姗来迟,刚坐下就冲墨景宸抱歉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刚来洛城,要安排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先坐吧,麻烦你大老远来这么一趟。”墨景宸的语气淡淡的,袁凝然脸上的喜悦却压不住了,她和墨景宸这一次的独处,基本上就是意味着墨景宸和林小妍的破裂了!

“你和林小姐说了吗?”袁凝然问了一句,墨景宸反问:“你很在意这个?”

“我只是不想我们两个被人误会。”袁凝然一副体贴的样子,“尤其是你现在已经要订婚了,这些事情更是需要注意。”

墨景宸没有搭话,袁凝然又问了一句:“我听你电话里的意思是……你和林小姐因为那些事情产生争执了?”

墨景宸这个时候才点了一下头:“我们两个吵架了,所以我也没有和她说我今天来见你,我想拿到证据之后,和她好好说清楚,让她知道林伯父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

袁凝然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她做的事情果然成功了!现在林季书和墨以鹃的事情根本就是林小妍和墨景宸关系里的一颗隐藏炸弹,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引爆。

就算是和好了,恐怕这些事情也没那么容易就能够翻篇。

“这个也很正常的,毕竟林先生和以鹃姑姑的事情那么不光彩,不愉快,林先生面对自己的女儿当然是要隐瞒自己做过的事情的。”袁凝然这么说道,墨景宸也点了一下头。

“所以我想知道更多细节。”墨景宸这么说了一句,袁凝然的表情却好像有些为难:“不是我不愿意和你说,只是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都是过去的事情,我能够了解到这种程度也不容易,也下了一番功夫。”

“那就算了。”墨景宸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你也不在现场,怎么能说得清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