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436章 质疑

我的书架

第436章 质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景宸怎么不见了?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林小妍问出口,声音都说不出的颤抖,她急切地想要从墨以成嘴里知道这些消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墨以成才说:“小妍,你先不要激动,你找个地方坐一下,冷静下来,我们再慢慢说。”

林小妍虽然心里着急,这个时候也只能先听墨以成的话,回到房间里,还是感觉整个人都冷得可怕:“是不是景宸出什么事了?现在安全怎么样?要不要我让我父亲帮忙……”

“小妍。”墨以成的声音明显变了语气,林小妍心里也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就听见他说,“我下面要说的事情,你可能不一定能够接受……但景宸没有事情。”

林小妍听到墨景宸没有事,就放松了不少,但是为什么又说他不见了?

林小妍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墨以成也开口了:“其实景宸突然回来,和袁家也有关系。”

袁家?袁凝然?林小妍一听到这个信息就非常敏感,墨以成接着说:“是袁家出了一点小问题,景宸刚接到消息就马上回来了,他还见了一个叫袁凝然的女孩子,两个人……”

“景宸是我的孩子,我在这里要和你道个歉。”墨以成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我没有教好景宸,但是林家和墨家的婚事,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林小妍听到这几句话如遭雷劈,愣了好半天才说:“发生了什么?”

“小妍,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景宸和你大概还是没有什么缘分,你知道我们做家长的,也只能够孩子喜欢什么,那就让孩子自己选。”墨以成这两句话算得上是明示了,“景宸和袁凝然也一直都认识,我没有管过景宸的私生活,可能是他们在大学就有什么故事吧。”

“其实我也不应该给你打这一通电话的,这种事情让张秘书转告一下,对你的伤害会小一点。”墨以成的语气反倒是非常诚恳了,“我打电话亲自告诉你,也是为了和你告别。既然两家的婚约现在也不作数了,那我以后就不联系你了,希望你能够好好生活,找到新的人。”

墨以成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林小妍完全震惊了,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按墨以成的说法,也就是这一次墨景宸回国是为了袁凝然,并且最终选择了和袁凝然在一起?

这怎么可能!

林小妍还在自己的震惊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林纪宁就敲响了她的房门,等他走进来的时候,她还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林纪宁,也没有说话。

“小姐,墨家也已经给先生来过电话了。”林纪宁的语气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面对林小妍倒也非常坦诚,紧接着说,“墨先生发生的事情,先生已经知道了,并且很生气。不过……先生说,既然已经这样了,希望小姐能够放宽心,他会给小姐安排好。”

林小妍还是直接否认掉了这个事情:“这不可能,这不是景宸会做的事情,他之前明明和我说他和袁凝然没有什么关系的,而且他还当着我的面拒绝了袁凝然。”

“他绝对不可能现在做出这种事情来。”林小妍一直摇头,林纪宁的眼神依然很复杂,说道:“小姐,不管您相信不相信,现在情况确实是这个样子,不是吗?”

林小妍还想要反驳,林纪宁就说话了:“如果按您的设想,不管怎么说,墨先生都不会走得这么匆忙,还不告而别,张秘书现在也已经准备收拾回国了。”

“如果说是袁家的事情,那就合理了,墨先生要是和您打招呼,不仅过不去您这一关,也过不去自己这一关,索性就不告而别了。”林纪宁开始分析起来,“现在出面告诉您这个消息的也是墨董,而不是墨先生,以墨家利益考虑,墨家和林家的联姻只有利,没有害。墨董也从来没有拒绝过。”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华宸的股权应该都在墨先生手上吧。”林纪宁的话让林小妍的眼睛瞬间暗了不少,所以说,墨景宸真的是在欺骗她吗?

墨景宸真的最后选择了袁凝然,不告而别吗?

不管从哪方面说,林纪宁的猜想都是合情合理,但是她就是不相信!

墨景宸对她是真情实感,对袁凝然的讨厌也是真情实感,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就改变了态度,甚至选择了抛弃她和孩子?

“这件事情除非我听见墨景宸亲口告诉我,不然我绝对不会相信。”林小妍最后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想法,林纪宁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林小妍也收拾了一下,站起身,对林纪宁吩咐道:“这些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孩子们,他们知道了肯定会难受的。”

林纪宁对林小妍的话也只能听从,确实,对于孩子们来说,自己一直以来敬爱的亲生父亲抛弃了他们,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个不小的伤害。

林小妍没再说什么,只是起身自己准备去一趟华宸。

林纪宁回到书房的时候,林季书也是直接开口问道:“小妍的情况怎么样?”

“小姐还是不相信墨先生会做这样的事情。”林纪宁的回答也很简洁,“现在也让我不要和小少爷他们说。”

林季书本来想要反驳,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妍现在心里应该也不好受,算了,这些事情也不用再提了,说到底还是墨景宸的问题!”

“早知道当初,也不该顺着小妍的意思给他机会。”林季书对墨景宸简直是深恶痛绝,他原本的担心现在也是成了真,墨景宸比他当初和喻盈的事情还要过分!

“墨家的人果然没一个好种,都和墨以鹃一样,自私自利,无耻卑鄙!”林季书锤了一下桌子。

“先生,那您看现在应该怎么样?”林纪宁问道,林季书像是刚刚从情绪里脱身,陷入沉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