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439章 恐惧

我的书架

第439章 恐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小妍看着眼前的林季书,他的表情十分小心翼翼,眼神里还有着说不出来的愧疚,她瞬间就有些心软了。

这件事情其实也不是林季书的问题,毕竟四五年前发生过的,他们没有人往外说,谁也不会知道。

而她也没有想到,魏景谦居然会追她到这种地步。

“我认识魏景谦是我刚刚来M国的时候。”林小妍开口说话了,而林季书这个时候也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安抚了她的情绪:“没事,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了,就不用继续往下说了。”

“没关系。”林小妍稍微叹了一口气,她紧接着叙述之前发生的事情,“您应该知道,我那个时候还怀着宝宝们,而且因为刚从喻家到国外,也花了不少功夫,我最开始是在魏景谦手底下的公司做事情的。”

“因为我情况实在是很特殊,所以魏景谦注意到了我。”林小妍一说起之前的事情就感觉浑身发抖,“其实大家那个时候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一是因为我是孕妇,孩子也不是魏景谦的,二是因为我初来乍到,一看就知道都不认识。”

“这份工作也是我求来的,不管是哪儿都不愿意雇佣孕妇的,他们也都很照顾我。”林小妍想到当时员工们对她的善意还是觉得很温暖,“只是……”

“魏景谦对你做了什么。”林季书听到这里,一方面是心疼林小妍之前的经历,另一方面也已经大概猜到了魏景谦做的事情。

林小妍点了一下头,才说:“他安排我当总裁助理,也帮助了我很多事情,什么找医院,做产检,其实都是他陪我去的,不过我们一开始就已经说明白了,只是当朋友而已。”

“我一直都当他是最好的朋友,人生地不熟的,也只有他能够信任,只是没想到,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止这样。”林小妍忍不住抖了一下,林季书看得心疼,走到林小妍旁边,在她身边坐下:“没事,我在这里,要是你不想继续说也就算了。”

林季书心里对魏景谦的评价也调到了最低,不管林小妍会不会继续说,他都已经明白了,这些东西一定给林小妍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创伤。

他对林小妍的愧疚就更强烈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本来是不需要加班的,我也被特批了,但是因为有个文件数据出了问题要加急处理,我只能这样。”林小妍脑子里又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来,强忍着恶心继续往下说,“我当时实在是太困了,就睡着了,又被弄醒了,我就看见魏景谦在准备脱我的衣服。”

“我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是很快我就知道不是,原来魏景谦早就已经看上我了,甚至还想要把我的孩子都打掉,他说已经不能容忍我为别人生孩子了。”林小妍皱着眉,继续说,“最后我用旁边的东西打伤了魏景谦,就跑了,第二天也是委托别人交的辞职信,没有再和魏景谦碰过面。”

“后来我特意换了一个城市,从此也再也没接触过他。”林小妍浑身都在发冷,“他实在是太恶心了!”

林季书听完,也对魏景谦算是刷新了认识,他对林小妍做的事情,他也不能容忍!

林季书并没有像年轻人一样的冲动,但这个时候也是紧紧皱着眉毛,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够让魏景谦遭到报应。

“所以我刚才见到他的时候才会那么失控。”林小妍低下头,“我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小妍,这一次的事情是我老糊涂了,没有调查清楚。”林季书也开始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像是希望林小妍能够宽心,“我也只是想着墨景宸那件事情……想让你开心一点,也找个合适的新人选。”

“魏景谦在我面前表现得一直都很好,我没有想到他背后竟然是这种人!”林季书握住林小妍的手,说道,“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和魏景谦有接触,魏家那边我亲自去说。”

林小妍本来不想让林季书这么大动干戈,更不用说他亲自出面,那就是代表着整个林家的态度,魏家的地位也不低于林家,两家交恶肯定是没什么好处的。

“小妍,你不用担心别的事情,在我眼里,你和孩子们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林季书这么一说,林小妍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她倒是没什么所谓,最重要的是孩子们。

魏景谦当时就已经想要把孩子们害死了,更不用说现在,他要是真的看见,还不知道要下什么毒手。

林小妍对他实在是担惊受怕,林季书看在眼里,也只想着要好好护着林小妍,这段时间喻盈的事情被重新翻出来说,他没有保护好喻盈,现在林小妍才是最重要的。

林季书说完,也想着要让林小妍先好好休息,就先出去了,她一个人在床上躺着,本来就疲惫,也直接睡了过去,梦里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晚上,她怎么赶魏景谦,魏景谦都不走的样子。

彻底的噩梦。

另一边的墨家,墨以成一直软禁着墨景宸,张秘书回到墨家之后,也发现了这一点。

墨以成却不以为然,甚至亲自带张秘书去见了正在软禁中的墨景宸,他依然是那副冷漠的样子,只不过因为连日的囚禁,似乎显得憔悴了不少。

张秘书看着眼前的墨景宸,没有说话,墨以成却开口了:“你是要选择和景宸待在一起,还是现在开始帮我做事?华宸也需要你来打理。”

墨以成心里实在是太清楚了,如果现在张秘书也消失了,林小妍绝对会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张秘书,你应该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墨以成也并没有避开墨景宸,“你应该以华宸的利益为重,不是个人利益,你服务的是华宸,不是墨家任何一个人。”

“墨董,我当然记得您的教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