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477章 抓获

我的书架

第477章 抓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手的脚步一步步进了,就是朝她藏身的地方走过来,她捏紧了手里的文件袋,差点要以为他就要找到这里,没想到杀手就在她的面前停下来,喊了一句:“你不用藏了,我已经看见你了,你要是现在自己出来,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林小妍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杀手根本没有发现他,就在他将要转身走的时候,林小妍也准备要起身冲出去了,没想到杀手刚走了两步,林小妍一站起来,要从他身后跑过去,就看见杀手一下子就回头了。

他在诈她!

林小妍心里瞬间知道完了,她的踪迹已经暴露了,这个时候杀手脸上也露出了得逞的笑容,看着眼前的林小妍,说道:“我就知道,你藏在这里,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你要是自己出来……”

林小妍整个人已经不敢动了,她现在在直面死亡的恐惧!

她只知道攥紧手里的文件袋,杀手已经要扑上来,林小妍看见了他袖子里的匕首已经在闪光了,她咽了一口口水,就在这个时候,酒窖的门被踹开了!

林小妍一下子往门口看过去,而杀手也没有想到会忽然发生这种变故,瞬间就想要劫持眼前的林小妍,却没有想到她直接把旁边一个酒桶推倒,杀手刚闪躲开,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瞪着林小妍,他立马就被按倒在了地上。

林小妍还惊魂未定,就看见墨景宸带着一堆警察冲了进来,他用眼神找到了林小妍的位置,立马上来说:“小妍,你现在怎么样?没有事情吧?”

“没事。”林小妍的声音都有点颤抖,还好这个时候墨景宸赶过来了,要不然她刚刚真的要直接交代在这个杀手手上。

墨景宸也暂时顾不上林小妍,警察刚抓住杀手,他就看见杀手有了一个咬舌头的动作,他赶紧上去掰开杀手的嘴,没有让他自尽成功。

警察也是经验丰富,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塞在了杀手嘴里,墨景宸的声音就冷冷的:“现在把他带走,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审问出来,到底是谁指使的。”

上次车祸一群杀手还不够,这次还要来一个?要不是墨小言和墨小默看见了林小妍来酒窖,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都不敢想!

除了魏景谦以外,到底还有谁在盯着林小妍不放?

墨景宸越想越生气,直接开口说:“任何方法都可以,只要他能够吐得出来字,他人废了也没关系。”

墨景宸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了一下,他们面面相觑,都感觉他这句话里的恨意简直像对着他们。

林小妍这个时候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把手里的文件袋卷了一下,藏在衣服里,虽然喻盈死亡的真相并不需要瞒着墨景宸,但是……

林小妍鬼使神差地这么做了,墨景宸的注意力在杀手身上,也没有发现。

等到杀手被警察带走之后,墨景宸才回过头来看林小妍,说道:“是孩子们说看见你走了,我才赶紧打电话叫警察,我知道事情肯定有蹊跷。”

“你为什么来这里?”墨景宸果然问到了关键的问题,林小妍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接到一个匿名短信,说是在酒窖,有事情要告诉我,我觉得事情不小,就直接过来了。”

“下次不许再这样冒险了,有什么事情找我先商量。”墨景宸也没有过分追究,他看见林小妍还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以为她是受到了惊吓,安抚了一句,“这些事情都没关系,现在有我在,我一定会让那个人吐出这些话来。”

林小妍稍微点了一下头,又听见墨景宸说:“宴会那一边,我也让林伯父和孩子们先撑着场面,你要是现在觉得累了,我们就直接宣布结束。”

林小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思考了一下,才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要自己出去给这场宴会做个结尾。”

墨景宸还没有问,她先解释了:“这个安排杀手的人,肯定是想要看见我落荒而逃,或者是出了事,如果我直接现身,就打乱了他的计划,说不定还会有下一步安排,我们也可以守株待兔。”

“但是这样太危险了。”墨景宸始终都在担心林小妍的安慰,林小妍才摇了摇头,说:“没有关系,都是小事情,在会场上有你和我父亲在,安保也严格,应该不会出事情。”

墨景宸在林小妍的坚持之下,也只能勉强同意了,他点了一下头,就牵着林小妍的手,带她回了休息室,这个时候会场里的林季书还在给宾客介绍孩子们,所以并没有什么人发现他们两个偷偷走了,又回来了。

林小妍在休息室里换了衣服之后,就把文件袋放在了自己的手提包里,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和墨景宸一起走回会场,宾客还以为是他们两个刚刚下去处理事情了,在听完孩子们的介绍之后,就开始祝贺墨景宸和林小妍的孩子健康成长。

墨景宸和林小妍并没有料到,一直关注他们的宁逸林和宁逸云其实看见了他们来回的过程,宁逸清多少有些神经大条,宁逸云却始终脸色凝重。

“怎么,逸云,还是对林小姐念念不舍?”宁逸林的脸上还带着笑容,这个时候看起来就有些嘲讽了,“现在可是在订婚典礼上,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自己行事。”

宁逸云看了一眼宁逸林,脸上的表情也并不怎么好看:“我知道了,多谢二哥提醒。”

宁逸林只是微微一笑,说:“林小姐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插手,我劝你最好收了这份心思,没有这个实力,就不要妄想什么东西。”

宁逸林的忠告听在宁逸云耳朵里却十分刺耳,他皱了一下眉毛,并不打算采纳,宁逸林脸上还是笑着的,心里却稍微叹了一口气。

现在魏景谦和墨景宸的斗法,他都不敢参与,更何况是宁逸云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