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586章 来临

我的书架

第586章 来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小妍看了一眼病房的门,觉得这些事情根本就是说不出来的荒谬,要不是墨以成现在这么想,是不是他们永远也抓不到墨以鹃?

林小妍这么想着,也觉得这件事情大概还要墨以成出面才能解决,就算她担心墨以成的身体,也得尊重他自己的意愿。

在墨景宸的凝视下,林小妍最终还是点了头。

张秘书很快就去办了出院手续,但墨景宸和林小妍还是强烈要求要有一套医护人员陪同回庄园,医院当然也是特批了一队人员,毕竟谁也不想得罪林家。

墨以成回到庄园,才发现这边已经被封锁了很多地方,就连他住的地方都是临时打扫出来的,墨以成想要问,张秘书就先给他解释:“墨董,因为您病情突然恶化的事情,我们对庄园进行了调查,所以警察那边封锁了很多地方。”

墨以成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接着问:“那你们有调查到什么有用的事情吗?”

张秘书思考了一下,现在林小妍和墨景宸都还不在旁边,这些事情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只能先应付过去:“稍微有一点猜测,但是具体的事情还没有去落实。”

张秘书的话也让墨以成犹豫了,原来这些事情真的有问题?

林小妍和墨景宸在庄园里面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房间,并且吩咐佣人不要显示出有其他人在庄园里面住的痕迹,佣人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毕竟只是打工的,不好多说什么。

他们现在,就只等墨以鹃过来。

第二天墨以成还躺在病床上睡觉的时候,庄园的门铃就被按响了,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监控的林小妍和墨景宸早早就醒了,看见外面的人是墨以鹃,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这么快就过来了。

墨以鹃的神情是非常不耐烦,她长途跋涉来这里,结果庄园居然没有出来迎接的人?

不过她忘了,她现在是逃亡的人,根本就不是客人,没有拿捏的资本。

佣人很快就去给墨以鹃开门,得到的却是墨以鹃一个白眼:“怎么这么慢才来,你们都在干什么?这么怠慢,小心我去找我哥哥告状,你们都得丢工作。”

佣人心里对墨以鹃很是鄙夷,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变,反而说:“是我们的失职,不过最近因为老爷身体不好,人员也裁减了很多,很多地方照顾不周,希望您能谅解。”

墨以鹃听到这个解释,也是摆着架子说:“现在哥哥身体不好,人又少了,你们不是更应该好好伺候吗?也不知道天天养着你们是干什么的,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佣人只能说着“是”,也不敢反驳,等到墨以鹃进了庄园里面,才说:“我哥哥呢?人在哪里?”

佣人说了一句“在楼上”,墨以鹃直接说:“你也不用跟着我了,我自己上去,有话单独要和我哥哥说。”

林小妍看了一眼墨景宸,说道:“景宸,我们要不要现在上去?”

虽然墨以成房间里面装了监控,可是让他和墨以鹃单独见面,林小妍还是非常不放心。

谁知道墨以鹃会不会突然做出什么举动,到时候他们还来得及吗?

墨景宸像是思考了一下,才说:“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她应该不会只在房间里面。”

墨景宸的话也没能让林小妍安心,她还是一直紧紧盯着屏幕,她还想过了这件事情过之后带墨以成回洛城,让孩子们也和他见见面,要是这个时候墨以成就出事了,对他对孩子们来说都是遗憾。

墨以鹃走到墨以成的房间里,看见他还躺在床上,但是已经睁开眼睛,走过去看了一眼,又看见旁边的轮椅,就开口说:“哥哥,我来了。之前你说,想要让你改变主意,就亲自过来找你,我现在亲自来了,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墨以鹃根本不想和墨以成说太多废话,在她眼里,除了利用价值,没有半点亲情。

墨以成咳嗽了两声,旁边的佣人不知道是不是该出去,墨以成看了墨以鹃一眼,墨以鹃接着说:“要不然这样,我们出去说,也免得在这里一直待着,你也躺着。”

还没等墨以成说话,墨以鹃就先吩咐佣人:“你现在把老爷扶到轮椅上,我推他出去走走。”

佣人不敢动,看了一眼墨以成,像是在等墨以成说话,他只是点了一下头,说:“按她说的做吧。”

墨景宸的话说对了,林小妍有些疑惑,难道在房间里面这些事情不能说吗?偏偏要去外面说?

而且墨以成现在很明显就不适合吹风,林小妍还想动,旁边的墨景宸就开始给张秘书打电话:“你现在让我们提前安排好的人去外面等,暂时先不要动,只要情况一有变化,马上逮捕。”

等墨景宸挂断电话之后,林小妍才问:“那我们呢?”

“我们现在也跟在他们后面出去。”墨景宸这么说,林小妍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看着墨以成了。

他们做完这些事的时候,另一边墨以鹃也已经和佣人一起推着墨以成下楼了,他们出了主宅,直接往庄园的另一个方向走过去,墨景宸安排的人在暗中跟上,林小妍和墨景宸也躲在后面。

等到了庄园的花园靠墙的时候,墨以鹃才停下来,对佣人说:“现在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回去吧。”

墨以成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佣人似乎有些担忧,他也只是让她下去,墨以鹃这个时候说话了:“哥哥,你现在倒是很听话。为什么要做你电话里说的那些事情呢?”

墨以鹃微微一笑,墨以成穿得很厚,身上还盖着一层厚毯子,他只是说:“这是我的决定,我对不起景宸那么多年,不能临死了还这样。”

“所以你就选择对不起我?”墨以鹃冷笑,“哥哥,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你就算这么做了,也不会有好下场,景宸一样会恨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