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596章 劝慰

我的书架

第596章 劝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景宸看着林小妍的眼神似乎有些说不出的痛苦,林小妍一下子就松开了手,她没有坚持,但墨景宸似乎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只倒了半杯,他接着说:“只不过现在,谁的心愿都没有达成。”

林小妍沉默了,墨以成想要享受天伦之乐,却在墨以鹃一直以来的行动下,家庭支离破碎,最后还丢了命,墨以鹃想要墨家的权力,最后却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可墨景宸又做错了什么?

他从小,就要遭受那么黑暗的事情,甚至要等到长大才清楚,他只是想要平安成长,现在想有个完整的家庭,都看起来这么艰难。

林小妍看着眼前的墨景宸,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她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写着担忧,墨景宸像是喝醉了,对林小妍说:“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要回到小时候,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

林小妍只能说:“景宸,这不是你的错,你就算回去,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很多事情只是我们想或许回到过去能改变,实际上不是这样。”

“而且你父亲最后走的时候也不遗憾的,我相信他希望你能够好好活下去。”林小妍的话让墨景宸苦笑了一下:“他大概一直都希望我能够好好活下去,他应该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做一个父亲。”

墨景宸的话只是让林小妍叹息,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化解墨景宸心中的心结:“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你可以没有必要这么坚强,但是我想,你大概和你父亲很像吧。”

“为什么?”墨景宸的眼神有点迷茫,林小妍才说:“你们两个虽然关系不好,但其实都是闷声不说话,做实事的人。”

“而且都会为自己的家人遮风挡雨,不是吗?”林小妍的语气很温柔,墨景宸似乎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一直看着她的眼睛,像是想要一个解释,林小妍接着说,“墨以鹃做的这些事情,你父亲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为了公司也好,为了家庭也好,都选择了不说,他不想打破你唯一的寄托,所以选择自己承担误会。”

“之前对我有意见也是因为许文宁在其中捣乱,再加上他确实担心你,但是在误会解开之后,他对我还有孩子们一直都很好。”林小妍的话似乎触碰到了墨景宸心底柔软的地方,他沉默了,紧接着说了一句:“或许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是一个称职的爷爷。”

林小妍没有说话,突然就看见墨景宸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流下来,他小声说:“可是我现在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就算是想做一个称职的父亲,也没有机会了。”

墨景宸的话一下子让林小妍感觉到了一阵心酸,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墨景宸流眼泪,他总是冷漠的,高傲的,甚至可以说是运筹帷幄的,这让别人经常会忘记,他也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没有得到过多少爱的人。

林小妍走到墨景宸身边,墨景宸还没有睁开眼睛,她看着这一刻的墨景宸,觉得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脆弱了,就像一个随时会碎掉的瓷器一样。

这样的墨景宸,怎么能让人不心疼?

林小妍看着他,他眼角又有眼泪流下来,而他的脸因为喝了酒,变得红彤彤的。

林小妍忍不住,就伸手给墨景宸擦眼泪,墨景宸也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林小妍,眼神里的脆弱简直让林小妍要心碎了。

“外面风大,要是你觉得冷要及时回去,不要感冒了。”就算在这个时候,墨景宸也没有忘记要关心林小妍,他刚说完话,就感觉到嘴唇上有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了上来。

墨景宸愣了一下,看见近在眼前的林小妍的脸,才知道,原来是林小妍在吻他。

林小妍现在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感情了,她对墨景宸实在是太心疼了,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他,还能够像现在这样,太不容易了。

墨景宸也感觉到心里有什么感情因为林小妍的动作在不断滋生,他紧紧地抱住林小妍,两个人都沉默着。

这个时候张秘书本来打算要进来,但是打开门,看见在阳台的两个重叠的身影,也就自觉离开了,并且把门关上。

林小妍小声喊了一句墨景宸:“景宸。”

墨景宸听见,也是“嗯”了一句,林小妍没有说话,但是她面对这样的墨景宸,心里暗暗地想着,不管以后会有多少障碍,她都会和墨景宸携手走过余生,一直走下去。

他们还要看着孩子们长大,结婚,林小妍想着这些,忽然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想要努力给墨景宸带来一点光,他实在是活得太辛苦了。

“我们进去吧,你也不要继续喝酒了。”林小妍这么说,“要是真的喝醉了,你明天早上起来肯定会头痛。”

墨景宸看着怀里的林小妍,说道:“没关系,我可以。”

“可以也不行!”林小妍面对墨景宸,就露出了自己的小女人姿态,尤其是她现在又想要守护墨景宸,“你就听我一次,好不好?”

墨景宸面对林小妍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听你的。”

林小妍就起来,拉着墨景宸进了房间。

张秘书这个时候听见房间里面的动静,敲了敲门,林小妍才叫他:“进来。”

张秘书一进来看见他们两个都站在房间里,就问墨景宸:“墨总,您喝完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让人来把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墨景宸倒是看林小妍,林小妍为他这一眼觉得心里美滋滋的,说道:“你现在让人收拾掉吧,我们都不喝酒了。”

墨景宸的眼神很无奈,只能任由林小妍去,张秘书也问了一句:“那需不需要给墨总找一点解酒的东西?”

林小妍点头,张秘书出去,墨景宸才说:“我去洗澡,浑身都是酒气,闻了不舒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