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599章 忧虑

我的书架

第599章 忧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宝宝们都愣住了,墨小霄也问了:“二宝,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爸爸妈妈出什么事情了吗?还是怎么了?他们没回来?”

墨小夜也很紧张:“就是呀,我们准备了这么久,怎么说不办就不办了?”

墨晓莹和苏梓萌虽然没有说话,眼神里面也透露着不理解和担忧。

“爸爸和妈妈应该心情不太好,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墨小默这么说,宝宝们也一下子就惊讶了,墨小默努力控制场面,接着说,“所以我才说,先不要办了,免得让那让爸爸妈妈心里更难受。”

“我们正常迎接就好了,也不要表现出来自己知道了。”墨小默这么说,宝宝们都点了头,这件事情确实也没办法,他们现在也更关心,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让林小妍和墨景宸是这种状态?

墨小言在外面,一直在给林小妍和墨景宸介绍花园里面新开的花,或者是找话题,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给墨小默争取拖延的时间。

等到林小妍和墨景宸走到主宅的时候,宝宝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一进门,宝宝们就围了上去,都抱住他们,说:“欢迎回来!”

林小妍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脸上还是笑容满满的,但是墨晓莹这个时候的眼神更担忧了,根据她对林小妍的了解,林小妍现在应该是在强颜欢笑。

她的笑容并没有那么真心。

墨晓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把林小妍抱得更紧了,林小妍感觉到她的动作,心里也默默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变。

宝宝们和他们之间忽然气氛就尴尬起来了,旁边的林纪宁感觉到状况不对,也赶紧说:“我现在去叫先生下来。”

林纪宁说完就上楼了,宝宝们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有点小心翼翼的,生怕说什么刺激到林小妍。

直到林季书下楼之后,这种尴尬的氛围才被解开,林季书一下楼就说了一句:“厨房准备好了东西,我们先吃饭吧。”

佣人带着他们进了餐厅,他们都各自坐下,林季书才说:“这次你们过去,情况怎么样?”

林季书问的当然是墨以成,而林小妍和墨景宸相互看了一眼,更沉默了,佣人上菜,他们也没有说话,还是林季书咳嗽了一声,墨景宸才说:“我父亲已经过世了。”

林季书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一下,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宝宝们就更加惊讶了,明明前面还好好的人,现在突然就没了?

“你们不是前面才说,要把人带来洛城治疗的吗?我还联系好了医生。”林季书这么说,宝宝们也是这种想法,他们前一阵才听见林季书打电话,“是病情恶化得太快了吗?”

林季书的语气其实很沉痛,墨景宸的语气反而显得更加云淡风轻了:“我们本来是打算回洛城的。”

林小妍听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不想让墨景宸在所有人面前自揭伤疤,她就开口说道:“爸,我们先吃饭吧,这些事情后面再说,不着急。”

林季书明白她的意思,宝宝们也很想问,林小妍一回头,看见他们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等有机会了,妈妈再告诉你们,这段时间还是……”

墨小默表示明白,也说了出来,算是给其他宝宝们一个提醒:“现在爸爸和妈妈肯定也要调整自己适应一下,我们会乖乖听话的,爸爸和妈妈也要照顾好自己。”

墨小默说完之后,餐桌上就安静了下来,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这是林家有史以来吃得最沉默的一顿饭,连林纪宁脸上的神情都开始不太对了。

宝宝们吃完之后就上楼进房间,林季书在楼下,擦了擦嘴,墨景宸本来准备要走,又看了一眼林小妍,想要重新坐下来,就听见林小妍说:“这些事情我来和爸说,你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就好。”

墨景宸拗不过林小妍,只能先上楼,只剩下林纪宁和林季书还有林小妍的时候,林季书先开口:“小妍,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这个时候他还看不出来,墨以成去世这件事情有问题,那他这几十年就真的白活了。

“今天我说完之后,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林小妍叹了一口气,“景宸的父亲是为了救他死的。”

林季书皱着眉,像是没办法理解,什么叫为了救墨景宸,林小妍才接着说,她也有些不忍心了:“墨以鹃对我们两个意见很大,墨董临终之前就想要请君入瓮,我们也确实抓住了走投无路的墨以鹃,她是带了杀手过来的。”

“没想到她雇佣了两波杀手,用光了自己的积蓄,只是为了对付我们,在回洛城的机场里,有杀手对我们动手了,当时墨董为了救景宸,帮景宸挡了一刀,那个时候就已经不行了……”林小妍越说越觉得心里难受,她当时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也能够体会到墨景宸心里的感受,“医生来的时候已经停止呼吸了,最后也没救回来。”

“根据墨董的遗嘱,也是草草火化葬了,这个事情确实是没办法。”林小妍又叹了一口气,“现在墨以鹃已经被押回来了,处理的事情,我不想让景宸接手了。”

林季书明白林小妍的意思,现在再让墨景宸接手,他心里也肯定不会好受,还要被迫想起墨以成到底是怎么死的。

“墨以鹃这个人……确实是恶毒。”林季书对墨以鹃只有这两个字的评价,林小妍也只是叹息,林季书才说,“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吧,你们不用再担心了。”

林小妍点了点头,算是勉强认同了这个建议,而林季书也感叹了一句:“墨景宸确实是命苦。”

林纪宁在旁边,眼神转了一下,没有说话,林小妍心里倒是稍微高兴了一些,林季书会说这句话,就代表他已经把墨景宸当做是自己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