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723章 宣战

我的书架

第723章 宣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悦菲似乎对林小妍这种冷冷淡淡的态度并不怎么在意,林小妍继续说:“之前水先生和唐小姐的事情,恐怕是让整个洛城都在看你们的私事,也说不上看笑话,但是梁小姐倒是很喜欢把自己的私事放出来。”

“这一次也是。”林小妍的话不怎么客气,“我之前想的是,腿和嘴都长在梁小姐身上,走不走,说不说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多少是自作多情了。现在看来,梁小姐倒是很想让我发表一点看法。”

“原来梁小姐这么喜欢被别人评判,那我大概可以理解了。”林小妍这几句话直接把梁悦菲的脸都打烂了,梁悦菲也还是保持着微笑,说道:“也不是我想被别人评判,只不过梁家总是和林家不一样,林家是封上所有人的嘴,梁家是坦坦荡荡。”

梁悦菲看了一眼墨景宸,服务生这个时候开始上前菜,她招呼人给三个人都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酒才继续说:“梁家呢,也不怕被评判,并不心虚。”

“还有一点是,确实是很多人关心我的事情,很多人以我为榜样,所以林小姐是嫉妒吗?”梁悦菲这几句话就完全是在胡搅蛮缠,林小妍当然没有回答的欲望,只是说道:“梁小姐可以当我是嫉妒,这样也算是我给梁小姐面子。”

梁悦菲在这种事情上面完全没有占上风,面对林小妍说不过,她当然就把目标转移到了墨景宸身上:“林小姐这么利的一张嘴,墨先生压力应该很大吧?不过背靠林家,总是要忍耐的。”

这些话就越说越露骨了,林小妍也很清楚,现在梁悦菲要么是恼羞成怒,要么是黔驴技穷,墨景宸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也比不过梁小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上位了。”

梁悦菲的脸色僵硬了一下,林小妍就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还没有恭喜梁小姐,走马上任梁家总裁,只不过,不知道国内的丧事办好了没有?”

林小妍这句话也是相当于直接戳到了梁悦菲的肺管子,她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也完全没有一开始的轻松了,放下酒杯,还没有说话,就听见林小妍直接撕破了脸:“要是国内的丧事还没有办好,就想着邀请我和景宸来吃饭,办这场鸿门宴,那你的叔叔,可真是尸骨未寒啊。”

林小妍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她看起来非常轻松,确实,这一切事情尽在掌握,梁悦菲或许不知道,她已经把她这一次的回归都调查清楚了。

梁悦菲在水家的事情发生之后就开始从水家撤资,重新进行投资,梁悦菲的叔叔一直在总裁的位置上,和她产生了内斗,两个人之间的权力斗争其实是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在梁悦菲真正拥有实力之后,这些斗争彻底明朗了。

而这一次梁悦菲能够挤掉自己叔叔成功上任总裁的原因,就是梁悦菲的叔叔在权力斗争当中,过劳死猝死,梁悦菲也就顺理成章地继承了梁家。

梁悦菲盯着林小妍,脸上没有表现出生气,但眼神很明显就阴沉了,墨景宸这个时候也说话了:“恐怕是梁小姐忘了,当初你的父亲是怎么过世的,现在对父亲的兄弟,也这么怠慢。”

“墨景宸,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父亲?”梁悦菲像是一瞬间,情绪突然爆发了,对眼前的墨景宸和林小妍的一唱一和忍无可忍,“如果不是当初你们墨家一直在逼我父亲,我父亲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要不是你们……”梁悦菲的语气里面都带了说不出来的仇恨,但是林小妍却开口了:“梁小姐,你要这么说景宸,恐怕不太合适,当时景宸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更重要的是,是你们梁家先开始的,景宸只不过是正当防卫和反击而已。”

“既然技不如人,就不要在这里道德绑架别人。”林小妍的话冷冷的,但是非常有力量,梁悦菲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难道不是墨景宸在背后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这一次我回来,就是不想让你们墨家能够好过。”梁悦菲这么说出来,像是胸有成竹和胜券在握,林小妍看着她倒是觉得有些迷惑了,她是怎么这么自信的?

林小妍似乎还想开口,就被墨景宸拦住了,他开口说道:“我有没有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我自己心里清楚,只不过是既然决定了要开始商战,就要预料到,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够承受这么高的强度。”

墨景宸心里非常清楚,商战不仅是实力上的博弈,更是身体素质上的消耗,更多的是心理的负担,当时梁悦菲的父亲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周全到这些方面,所以才会过劳死,而且当时他得到的消息是,梁悦菲的父亲本来身体就不算很好。

“不过,梁小姐。”墨景宸这么说了一句,盯着梁悦菲,梁悦菲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似乎是相当警惕,她打量了一下墨景宸,他继续说,“难道你叔叔的死,就这么干净吗?”

梁悦菲愣了一下,墨景宸继续说:“比起你父亲来,你叔叔的身体可要好多了,就没有人为了自己的权力和一己私欲,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墨景宸的质问让梁悦菲说不出话来,她感觉到了眼前的墨景宸和林小妍这一次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止是为了应付她!

墨景宸只是往后靠了一下,淡淡地看着梁悦菲,没有说话,气场上就已经带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梁悦菲才说:“墨景宸,你这样是吓不到我的,也威胁不到我。”

“我没有想威胁你。”墨景宸早就已经让张秘书下去查清楚了,国内发生的事情,他都心里有数,“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关于你想做的事情,最好能够看清楚你自己几斤几两,够不够格来做这些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