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762章 追查

我的书架

第762章 追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纪宁才说:“姑爷还在楼下,说是暂时不想打扰您,在处理工作。”

“那就别让他特地上来一趟了。”林小妍的声音淡淡的,接着说,“我让你过来,是有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国内的事情。”

“酒店那边说要赔偿,我已经谈好条件了,你去找林姐,让她在国内找个人,监督一下这些事情的进程。”林小妍这么说,徐应明的事情,她暂时不打算让林家来插手,“然后代表林家发一份声明,说我们入住酒店的时候,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所以在走之后,酒店就开始装修了,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林纪宁脑子里大概转了一下,也就明白林小妍的意思了,说道:“是,小妍小姐。”

“第二件事情是,我现在要去见水千章一面,越快越好,你现在安排。”林小妍的语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最好是下午就能去,我不想等太久。”

林纪宁对这个事情似乎有一些犹豫:“小妍小姐,我听说水千章在看守所里过得并不是很如意,您要是过去,恐怕还是要做好安保。”

林小妍明白他的意思,也就说:“不是一直有狱警看着他吗?就是怕他自杀,现在我们过去,他们也一样可以做好安保工作。我要是怕他,也就不用接手林家了。”

林纪宁点了一下头,他只是要提前跟林小妍说明白这些事情的危险性,至于其他的,他只需要听吩咐就行了:“那我马上去安排。”

林纪宁正要离开,林小妍也在他转身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纪宁,等等。”

林纪宁听见她的声音,又转过身来,一副等待着吩咐的样子,林小妍继续说:“宁家那边,如果你现在能够约上人,大概明后天的样子,约上见一面,我有事情要和宁逸清谈。”

“逸清先生?”林纪宁听见这个名字似乎是有一些困惑,“不是逸林先生吗?”

“宁逸林现在不是宁家的掌权人,虽然事情可能是因他而起,但是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宁逸清手里。”林小妍解释道,之前她已经把这些事情都盘过一遍了,既然洛汝蓝当时是从英达里出来,也就代表着,和她交谈的,很大可能是宁逸清。

“好的。”林纪宁点了一下头。

墨景宸并不知道楼上发生的事情,他在看见林小妍出门的时候,还特地问了一句:“小妍,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守所看水千章,之前的事情,得找他问问。”林小妍的语气很淡,墨景宸立马就站了起来,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林小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

他们一路到了看守所,水千章住的地方,在看守所里已经算是不错了,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就看见狱警也是看管森严,狱警看着来的人,因为之前打过招呼,所以就直接让他们进去了。

林小妍看见房间里面的人之后,几乎也是吓了一跳,水千章已经不像个人样了,他看起来非常瘦削,和之前意气风发的总裁根本就联系不起来。

如果让她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面黄肌瘦。

林小妍和墨景宸走进去的时候,水千章一下子就抬起了头,看着他们,眼神还带了点不屑:“你们现在过来干什么?是看我的笑话吗?还是什么?”

墨景宸冲狱警看了一眼,就有人出去搬了两张凳子进来,他们坐在凳子上,张秘书在一边站着,林小妍才说话:“如果要看你的笑话,早就已经过来了,不会等到现在,我们只不过是有事情想要问一问你。”

水千章似乎是有些疑惑,但面对他们两夫妇,还是一点好话都没有:“你们当初说不会把我交给债主,原来还是要把我交给警察局,自己都说话不算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还是你们两个早就高高在上惯了,所以觉得谁都需要让你们几分?”水千章的话说不出来的嘲讽,林小妍也淡淡开口了:“你也可以选择不让我们。”

“我来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对进警察局这么抗拒?”林小妍问道,“你现在至少还是全须全尾,要是交给别的人,那些债主,你就未必能够还活着了。”

“可是你却表现得,进警察局比要了你的命还重要。”林小妍的话让水千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林小妍微微一笑,“还是说,你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案子,藏了这么多年,不想让警察局调查出来?”

水千章几乎是一瞬间要脱口而出了,可是还是死死压抑住自己的想法,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说一句话了。”

“原来如此。”林小妍拍了一下手,“看来确实是这样,景宸,要不然我们就让警察慢慢调查下去?水家应该不止是偷税漏税吧。”

“反应这么大,当然就不正常了。”墨景宸说道,“就是之前洛汝蓝那个孩子,到现在也还没下落,按失踪人口,也能给水先生记上一笔吧。”

他们两个之前没有交流过,可是在这些事情上非常默契,几乎是一唱一和,水千章看起来已经出了非常多的冷汗,额头上都是汗珠,他还是不说话,只是紧咬牙关,闭着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其实水先生会有这种反应也很正常,我们都理解。”林小妍站起来,在水千章的周围走了一圈,慢慢地走,水千章的面前又是墨景宸,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毕竟身上要是背着案子,谁能够愿意进警察局呢?”

“让我猜一猜,这个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该不会是被你藏在了哪里,或者是……一开始就不在了吧?”林小妍的声音慢慢的,像是在反复折磨水千章本来就脆弱的心理,他的精神几乎是绷成了一根弦,林小妍微微一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