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777章 感情

我的书架

第777章 感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舅舅和我说了,刚才苏梓萌也告诉我了,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洛汝蓝的语气非常诚恳,但是洛欢欢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洛汝蓝看到这个场面,也赶紧走过去,抱住洛欢欢,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才说:“欢欢,是不是妈妈哪句话说错了,你又不开心了?你告诉妈妈……都是妈妈不好。”

魏景谦在旁边看着这个场面,也没有要上去打扰他们两个母女团聚的意思,反倒是默默地站着,洛欢欢也抽抽噎噎地开口,说道:“妈妈,我不想你这样对我,我真的觉得很难过。”

“我也觉得很难受,我们原来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了,你好像做什么都是因为哥哥,可是哥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我也知道我比不过哥哥,我怎么能跟一个死人比?”洛欢欢这么说,就听见洛汝蓝开口了:“欢欢,你怎么会这么想?”

“妈妈爱的从来都是你,不关哥哥的事,我爱你们两个,对你们的爱都是平等的,也是独立的。”洛汝蓝现在觉得自己确实是鬼迷心窍了,伤了洛欢欢的心,“妈妈这段时间是糊涂了。”

“那欢欢希望妈妈以后怎么对你?”洛汝蓝问道,洛欢欢就说:“我希望以后妈妈都能够像以前一样对我,我也不想妈妈忘了哥哥,我也会一直记得哥哥,但是我希望妈妈不要因为哥哥怎么样才对我好。”

洛汝蓝哄着洛欢欢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按欢欢想的做的。”

最终母女两个还是在这样的感情交流下和解了,洛欢欢和洛汝蓝言和之后,洛欢欢还特地要对洛汝蓝说一句:“还有,妈妈你也不要怪舅舅了,舅舅对我们一直都很好,刚刚也是舅舅和我说了很多,我才知道,我要跟妈妈表达自己的感情,妈妈才知道我到底需要什么的。”

“也是舅舅一直告诉我,妈妈爱我。”洛欢欢的话让洛汝蓝有点惊讶,她确实是没有想到,魏景谦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但她对魏景谦一句“谢谢”怎么也说不出口。

洛欢欢感觉到了洛汝蓝的为难,才出面解围:“好啦,妈妈也不要想着跟舅舅道谢了,舅舅做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们是亲人,不是为了得到妈妈的感谢的。”

洛汝蓝点了一下头,看见魏景谦似乎也对洛欢欢的话赞同,她才开口说:“哥,欢欢,我们现在回去吧,总在林家打扰林小姐,也不是个事。”

说实话,她现在对林小妍的感觉倒是变复杂了很多。

他们三个人走出去,到了楼下,林小妍正在和孩子们说话,脸上的表情非常温柔,洛汝蓝正要走的时候,就看见魏景谦一直在盯着林小妍看,她咳嗽了一声,魏景谦才回神,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下去吧。”

洛汝蓝点了点头,三个人就走了下去,而林小妍也看见了他们,主动打招呼:“你们的事情已经说完了?也解决了?”

她看着三个人脸上的表情,这些事情的解决是应该没有什么意外的。

“我们已经和好了,也说清楚了,谢谢林阿姨,也谢谢梓萌。”洛欢欢冲所有人笑开了,林小妍对这些事情倒是不是非常介意,只是微笑回答了,洛汝蓝看了一眼魏景谦,魏景谦又好像在走神的样子。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改日请你们吃个饭,算是谢谢你们这两天帮我照顾欢欢,还有帮助我们母女两个解开心结。”洛汝蓝这种大大方方的态度,也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林小妍只是点了一下头。

魏景谦这个时候才说话:“林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这一次的事情也麻烦你了。”

林小妍对洛汝蓝和洛欢欢的态度本来就淡淡的,碰上魏景谦,好像就更冷淡了,连微笑都没有,只是点了一下头:“好的,我知道了。”

“纪宁,你把洛小姐和魏先生送出去吧。”林小妍这么吩咐林纪宁,还看了一眼洛欢欢,“欢欢,要是你下次想要过来的话,我也随时欢迎你来玩,不过记得要和妈妈还有舅舅打招呼,不要让他们担心了。”

洛欢欢点头答应了,林小妍也就没有再说话,宝宝们都依依不舍地跟洛欢欢道别。

林纪宁把他们三个送了出去,就在他们要上车的时候,魏景谦忽然问了林纪宁一句:“你们小姐最近都没有去公司上班吗?”

林纪宁面对魏景谦问的话倒是滴水不漏,回答了一句:“这是小姐个人的安排,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只有听吩咐的份,不能揣测上面的人怎么想。”

魏景谦知道也问不出什么,就直接上了车。

等到坐在车上之后,洛汝蓝好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魏景谦倒是不怎么在意,洛汝蓝好像是一直有话想要说,但是因为洛欢欢一直拉着她讲话,也就没有办法顾及魏景谦。

到了魏家,洛汝蓝才对洛欢欢说道:“妈妈有话想要和舅舅商量一下,欢欢先上去吧。”

洛欢欢非常听话,点点头就跟着佣人上楼了,魏景谦主动问道:“你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是关于欢欢的事情,还是什么?道谢就不用了。”

魏景谦的态度还是冷冷淡淡的,似乎在拒绝洛汝蓝的道谢,她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奇怪了,反倒是问了一句:“哥哥,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你问。”魏景谦对洛汝蓝这个称呼其实还没有完全习惯,他沉默了一下,就听见洛汝蓝说:“你是喜欢林小妍,没有错吧?”

魏景谦愣了一下,洛汝蓝就继续往下说了:“你看林小妍的眼神,还有你对她的关心,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要是其他人,你根本就不会去问,也不会专门跑到林家去一趟。”

“所以呢?”魏景谦对这个事情并不回避,只是看着洛汝蓝,“你想说什么?”
sitemap